<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入夜后,一场突如其来的小雨,驱散了下午时才聚集起一些的热气。

    雨后的潘家园,空气非常清新,弥漫着一丝甜美的芬芳。雨水顺着残破的房檐,嘀嗒而下,落在青石铺就的走道上,旋即溅起点点水星。再远一些,古树、怪石、水池,全都笼罩在雨丝之下,恍若披上了一层薄纱。

    “大郎,雨恁般大,别了,便在西四房歇一晚吧。”

    还在那个楼阁之中,二楼之上,方才给潘巧莲写真的所在,现在摆上了一桌酒席。中间摆了个涮锅,涮锅周围放满了各色肉片牛羊兔肉、蔬菜、切脍生鱼片和一大盘子东坡肉,以及几盘子酱料。热气腾腾的,很有些后世吃火锅的味道。

    正在用饭的是潘孝庵、潘巧莲、李唐、武好古、郭京和刘无忌等六位。

    这已经是武好古等人在潘家园里吃的第二餐了,中午赌斗结束之后,潘孝庵做东,便在潘家园中饮宴,还有家伎歌舞助兴,一直持续到将近申时才散去,好不快活。

    在酒席上,武好古还和刘有方、米友仁把酒言欢,仿佛真的冰释前嫌了。

    酒席之后,武好古又替高俅画了一幅蹴鞠写真图,也是工笔写真,不过并没有完成,只是勾完了线条,便入了夜,还下起了小雨。

    在送高俅离开后,潘大官人就留武好古等人用饭,还让他们留宿在潘家园中。

    “那便恭敬不如从命了。”武好古没有拒绝潘大官人的好意,他也想能多点时间和潘巧莲相处。

    哪怕不在一间屋子里面,能在一个院子里面也是好的。

    “大郎啊,”潘孝庵看了眼脸上溢满幸福表情的潘巧莲,叹了口气,“你今后有何打算?”

    “原打算出开封府避上一年半载,等高大哥攀上了端王再来”

    武好古将自己的打算一五一十全告诉了潘大官人,他现在已经准备娶潘巧莲当老婆了,潘大官人就是他的大舅哥,不是外人了。

    “高师严能攀上端王?”潘大官人问。

    “师严”是高俅的字号,潘大官人交友广泛,和高俅也有些交情,因此称其字号。

    “能。”武好古一笑,“高大哥言端王好蹴鞠、画,我为高大哥所画的蹴鞠写真图必然可助他成为端王府门人。”

    “若如此倒是一条活路。”潘孝庵轻轻点头。

    “不过如今看来用不着离开东京了。”武好古喝了口酒,笑着说,“今日似与刘大貂珰冰释前嫌看来之前,有些误会于他了。”

    “冰释前嫌?”潘孝庵哼了一声,“若是今日你答应入翰林图画院,便可冰释前嫌了。”

    “入图画院?”武好古摇摇头,“这不就落在他手中了吗?”

    “落在他手又如何?”潘孝庵说,“只要你可以为他所用,他便能容你几万缗钱对他而言不是大数,能买来你这样的画师,还有甚不满意的?”

    还有这么一说?

    武好古想了想,还是觉得跟刘有方这个中贵人混吃亏了顺着高俅的梯子,他有七八成把握可以直接攀上宋徽宗。

    宋徽宗是皇帝,刘有方不过是个阉人。而且徽宗还年轻,至少可以保自己二十六七年,而刘有方看着都不长命了。

    而且攀不上宋徽宗,就娶不到潘巧莲这个美娇娘了,没有潘金莲,哦,是潘巧莲,叫武大郎怎么活啊?

    潘孝庵仿佛看出了武好古的想法,却摇摇头说:“虽说官家身子骨孱弱,然毕竟只有二十几岁,这端王的逍遥王还有得做呢。

    一个逍遥王,比副都知也强不了多少。本朝的王爷,有几个能掌点儿权的?

    而且,你甚时候能入端王门下?六个月?还是一年?”

    潘大官人的问题,武好古自然都想过了。哲宗皇帝还有一年多好活,然后就是赵佶的天下了。而高俅,便没有自己相助,也很快就要攀上端王这个高枝了。

    自己最多在外面晃荡到元符三年初,便能风风光光开封府,潘巧莲也是转眼就能娶到手的,何必去捧一个阉人的臭脚?

    “最晚元符三年初便能来了,”武好古笑着对潘大官人说。“不过现在看来,也不必出去了”

    “不出去?”潘大官人看着已经有了几分醉意的武好古,“大郎,你既然不投效刘副都知,还想在开封府安稳下去?”

    “不能安稳么?”武好古摇摇头,有些不解。

    其实他也知道留在开封府不安全,可留开封府能常常和潘巧莲见面啊!

    潘大官人嗤地一笑,“还以为你忽然精明起来了,不想还是个呆子。”他摇摇头道,“做人永远须记得防人之心不可无!

    况且你这次得罪的还不是寻常人物,而是个大貂珰。虽然本朝内臣收敛,不似汉唐恁般嚣张。但是你也没有一官傍身,也非是入了太学的‘无官御史’,真当他动你不得?

    依我看,大郎你还是早些离京为好,还得多带护卫,以防不测。”

    “大郎,某看潘大官人言之有理,”郭京显然赞同潘孝庵的意见,他说,“某已经找好了三个能充护卫厮杀汉,都是西军出身的好汉,总能保你到海州的。”

    “还是郭兄弟周到。”潘大官人连连点头,“去海州暂避也不错,我在那边有个分号,也是金银绢帛交引铺,还有个庄子。你便去了,也可有个照应。”

    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的主营是交引,而交引则是商人向边军缴纳粮草后,再从开封府领取的可兑付盐、茶的凭证。

    不过取得交引的都是粮商,并不会去贩卖盐、茶,便将交引在开封府卖给金银绢帛交引铺。而金银绢帛交引铺在设有榷货务和盐场的城市都有分号,在开封府收购的交引,便会运去那边销售给盐商、茶商。

    另外,金银绢帛交引铺还会在这些城市以及开封府之间,进行“飞钱”,也就是汇款业务。武好古只需要在开封府的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开据“飞钱交子”,便能将钱款“飞”去海州,十分方便。通过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的“飞钱系统”,武好古还能同潘巧莲保持通信。

    为了自己的妹子,潘大官人考虑得还是非常周详的。

    “十一哥,”潘巧莲却在替武好古着想,她蹙着秀眉问,“若是真如你所言,刘老公没有那么好相与,那他寻不到大郎,会不会寻武大官人和武二郎的晦气?”

    “会,多半是会的,”潘大官人看了眼武好古,“得让武向道寻个地方避则个,大郎,你可有安排么?”

    “可去大相国寺暂避。”武好古言道,“我与大相国寺的烧猪院和尚有交情,可让我爹去依附则个,只要不出大相国寺,应当可保无虞。”

    “和烧猪院有交情?”潘大官人突然道,“对了,你那个醉罗汉瞅着有点像烧猪院,该不是照着他画的吧?

    武好古笑了笑,“还是十一哥好眼力。”

    潘大官人点点头,“若是有他保着,便是皇城司也寻不到你爹爹。”

    潘大官人说得是寻不到,意思是武诚之最好藏在大相国寺里面别露面。大相国寺是开封府最大的房东,用于出租的房屋比开封府的店楼务还多几倍,在那里藏个人自然是很难找到。如果还有个大和尚保着,刘大貂珰应该是够不着的。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