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开始设色了么?”

    潘巧莲的声音,轻轻地在武好古耳边响了起来。

    “是的。”正在用花青、藤黄、朱磦、墨汁、石绿、赭石等颜料配色的武好古柔声道,“十八姐,坐得久了,是吗?”

    “还好。”

    潘巧莲从榻上起身,莲步轻移,到了武好古身后,看了画板上刚刚勾完线条的画作一眼,“呀,画得真好。”

    她也是个行家,不仅懂画,而且自己也能来一点工笔丹青她那师父李唐,可是历史上的南宋四家,可谓一派宗师。在他的教导下,潘巧莲的眼力又岂能差了?故而她看到冯二娘写真图的时候,就知道武好古的画技之高,已经到了可当得起“画圣”二字的地步。

    而眼前这幅潘巧莲写真图的水准之高,更是超过了冯二娘写真图。

    “都把奴画活了,”潘巧莲喜滋滋地说,“郎君一定是闭上眼睛就在想奴吧?”

    武好古闻言真的闭上了眼睛,沉吟许久后才笑道:“好了,十八姐的样子现在便存在好古心中,便是离了开封府,也能天天相见了。”

    “那大武哥哥一定记得早些来。”

    武好古重重点头,“一定,最多半年,我便能风风光光到开封府,到时候再做一笔大买卖,就可八抬大轿把你给娶了。”

    “嗯。”

    郎情妾意,时间自是飞快流逝,转眼已是午时。

    潘家的女使们又一次盈盈而来,奉上了待客的点茶小食。潘大官人接过茶碗便喝了一大口,目光却仍旧盯着通往二楼的楼梯,眉头紧皱。

    武好古和潘巧莲两人其实还有一个小瓶儿在那里待得也忒久了。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而且两人还是青梅竹马,两情相悦这事儿怎么看都不对头啊!

    正在潘大官人急得有点耐不住的时候,刘有方突然发话了,“这也太慢了些吧?咱家宫里还有事儿,怎能一直等下去?”

    “是啊,”刘有方边上的陈佑文也帮腔道,“潘秉义,不如派人将武大郎唤下来他若还没画好,便是输了。”

    还没画好就是输了,而且一输可就是几万缗,这陈大官人真是好算盘!

    在场的众人听到陈佑文的话,不由得便低看了他几分。

    而潘孝庵潘大官人却是左右为难若是一个陈佑文押了赌注,他也不在乎了,一个将仕郎而已。

    可偏偏还有个刘有方,之前他可是画了五万缗买了武好古伪造的醉罗汉图,待会儿会不会看出来啊?

    到时候,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少不得被刘有方记恨上,说不定还会失了潘楼街上的不少大主顾

    可要是帮着刘有方、陈佑文,让武好古输光身家,他那个好妹子潘巧莲还不得跟着吵翻天?

    潘大官人的爹妈都死得早,他老爹临终的时候还再三关照他要顾好妹子的,所以潘孝庵一直都很疼潘巧莲,见不得她受一点委屈的

    而且他妹子是寡居多金,年轻貌美,还是个望门寡,又身名门这可是东华门外的好男儿们做梦都想得到的佳缘!

    将来说不定潘大官人还要靠妹妹、妹夫来撑腰呢!

    “腌渍货!”

    在心里面骂了一句后,潘大官人还是站起身,快步走向楼梯,才到楼梯口,却听见了脚步声传来。他忙抬头一瞧,便看见武好古和潘巧莲一块儿下楼来了。

    而且武好古仿佛还牵着潘巧莲的小手!

    这这这成何体统?

    “大郎,你总算是画得了!”

    潘大官人旋即开口,把沉浸在浓情蜜意中的二人给惊了一下,武好古这才依依不舍地送开了那只又白又嫩的纤纤玉手。

    “潘大官人,”武好古有些尴尬地将才画完的画递了过去,“在下才画完,是有些慢了。”

    “何止是慢?”潘大官人顺手接过画,看了眼武大郎和妹子,摇了摇头,又是一叹,无话可说,便转过身快步走到那张摆了两幅画的桌子旁,将武好古的画也摆了上去。

    “武大郎画完了,便是这幅了。”潘大官人摆好了画,才扫了一眼,心里便是咯噔一下。

    这画,比冯二娘写真图还要好!

    画上的十八姐简直活了只要真懂绘画大行家,谁见了都会怀疑此画和醉罗汉图是出自一人之手的。

    那幅醉罗汉图可是坑了刘有方和陈佑文五万缗的,现在又是三万缗的赌注!

    前前后后坑了人家八万缗,而且还狠狠耍了刘有方一把那刘老公脾气再好也得发狂啊!

    “画得再好又如何?”陈佑文没看画就抢先发表评论了,“武大郎这图画了快一个晌午了,哪里是写真?明明是界画写生了。

    这死物和活物,可不是一样的画法。”

    武好古也不示弱,马上怼了陈佑文一句道:“陈将仕,今日可不是你们翰林图画院的比试,还轮不到你来定规矩吧?”

    “便是潘楼街上,本官也能说得上话!”

    “可这里是潘家园!“

    两人居然就要吵起来,真是有失体统。

    “老夫来瞧瞧吧。”王诜从椅子上立了起来,一步三摇走了上前,只是扫了武好古的潘巧莲写真图一眼,便立时愣住了。

    这画上的潘巧莲和真人,简直一模一样!

    那种神形兼备的人像画,王诜也算见多了,便是李公麟的西园雅集图的原本画的是苏东坡、黄庭坚、米芾、蔡襄、秦观等人在王诜府中作客聚会的情景,他也亲眼见过,当时还惊为神作。

    可是和眼前这幅潘巧莲写真图一比,西园雅集图在人像写真方面,实在是差得太远了。

    而且,李公麟的西园雅集图是白描,米友仁所做的潘巧莲写真图也是白描,而武好古的潘巧莲写真图是设色,难度又大了不少

    另外,武好古画得潘巧莲,仿佛和醉罗汉图上的罗汉是一个画风啊。

    而且,武好古的潘巧莲写真图比那醉罗汉图还胜了不止一筹。

    所以今天的比斗,武好古其实是用实力碾压了米友仁。

    不对啊,这幅潘巧莲写真图所用的笔法不可能来源于醉罗汉图,反过来或许还差不多!

    王诜想到这里,脸色就是一变,随即嘴角又微微翘起,露出了笑颜,却没有说话。

    其实他和刘有方一样,都想得到可能在武宗元后人手中的八十七神仙图,不过刘有方有权,因而扮了恶人,而他只是个过气的驸马爷,只有几分薄面,所以就让高俅出面做好人。

    可是没想到,死的宝贝没得到,却结交上了武好古这么一个绘画界的不世奇才。若是真能借他的一幅画把高俅送去端王门下,自己往后的日子,可就舒心了。

    龙眠居士李公麟也凑上来了,他其实已经认定了米友仁获胜。虽然米友仁画得潘巧莲有点那个但是就画论画,绝对是好的。

    这米友仁在绘画一途上,果然不可限量啊!

    不过武好古的画,他还是应该看一看的。

    而这一看之下,龙眠居士李公麟立时也是脸色微变,“刘副都知,今日的赌斗,看来是武大郎赢了我朝画界,是后继有人来,老夫这画中第一人的虚名,看来也该让给这位武小哥了。”

    什么?

    这下刘有方有点不相信自己的耳朵了,武大郎赢了米友仁?开玩笑吧?那是米友仁啊!米芾的儿子,公认的画界神童,未来的天下画第一,他怎么可能输给武大郎!?

    而且听李公麟的话,他是自认在画技上不如武大郎了!

    那可是李公麟啊!若是论眼力,他或许比不上米芾、王诜,可是论画中的技艺,天下还有人比他更强的?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