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陈宝走下楼梯的时候嘴角微微翘着,露出得意的颜色。

    因为第一个画完也是功力!

    人像写真和山水画、花鸟画、界画等等最大的不同,就是要讲究速度的。因为写真的对象都是大人物,不是官家、太后、亲王就是大官了,怎么可能一动不动坐上半天让你画?

    所以有志于入翰林图画院的画师们,在人像写真画的技艺练习上,都讲究“快、真、细”三字诀。

    而陈宝在“快”字诀上,已然胜了米友仁一筹至于那武好古,陈宝实在想不通有甚资格和米友仁一较高下?

    这人的画在潘楼街上的小字辈里面都只是二等的,是根本不能和自己相比的。

    此时在楼阁底层的中间,两张案已经拼在了一块儿,成了一张大桌子。陈宝知道是用来摆画的,便将自己的画作放了上去,没敢摆在中间,而是放在了一侧。

    这是一幅白描人像图,并未设色,线条简练,不取逼真,但是却别有风神气韵。画上的潘巧莲端庄秀丽,神态自若,似像而非真,却极为传神。

    刘有方第一个站起身,陈佑文忙上前去搀扶,两人一起走上前去看画。

    “不错,不错,”刘有方连声夸奖道,“此画已然有了李伯时的几分神韵。

    陈二郎,你的白描是师师用在这里是仿的意思龙眠居士的吧?”

    陈宝一拱手道:“都知真好眼力,小底便是师龙眠居士的。”

    “师龙眠居士”并不是一定是拜李公麟为师,临摹李公麟的画作,学习他的笔法和构图,也是“师”。

    刘有方笑着将画还给了陈宝,“去给龙眠居士看看,也叫他指点你一二,没准他一高兴,便收你做个门生。”

    李公麟接过陈宝的画,细细看了起来,这幅画果然是仿自己的笔法而作的,已经有了自己五六成的笔力。考虑到陈宝的年纪,也是颇为难得了。

    这孩子,果然是个可造之才!

    “不错,不错。”李公麟边说边把画还给了陈宝,“你这画不如寅哥儿是一定的,不过画得很不错,大有前途啊。若不是老夫性子孤僻,不喜收徒,便收了你啦。

    不过日后你在绘画一途上,有甚底不通的,可来问我。”

    陈宝闻言自是大喜,李公麟可是了不得的人物,能得到他的亲口指点,在画坛的地位立即就能蹿升上几个台阶!

    “小底多谢李御史。”陈宝拜了李公麟一礼,又喜气洋洋捧着画去寻王诜评定了。

    “好了。”

    此时在楼阁二层,米友仁也轻轻舒了口气,满意地看着自己刚刚完成的画作。

    同样是一幅白描,不过却比陈宝完成的那一幅要出色的多,不仅有“吴家样”和李公麟的路数,而且还用上了米友仁从醉罗汉图中体会出来的笔法和构图方法。特别是画中人物的手掌、眼眸和睫毛这等很难掌握的细节,都达到了醉罗汉图的六分功力。

    而画中人物的神韵和意境,更似乎不在醉罗汉图之下!除非画出那醉罗汉图的画师复生,否则真没有谁能胜过米友仁米大画家了。

    盯着这幅自己都觉得出色的画儿看了半天,米友仁才依依不舍得将目光移开,却看见潘巧莲还浓情蜜意地注视着武好古,武好古则手持一支细笔,在竖起来架在木架子上的画板上轻轻勾勒。

    “崇道兄,在下也画完了。”米友仁站起身,轻声对武好古说了一句,可是武好古却没有丝毫反应,显然是全身心投入进了绘画之中。

    米友仁无奈,只得对潘巧莲说道:“十八姐,我画完了。”

    可是潘巧莲一样不理他,似乎她的世界中此刻只剩下了她和武好古两人了。

    叹了口气,又狠狠瞪了武好古一眼,米友仁才拿着自己刚刚画好的大作气呼呼下了楼,然后也把自己的画作往一张临时拼起来的大桌子上一丢。

    “好!此画真是得了醉罗汉图的精髓了。”

    他的画刚刚落在桌上,便有人叫起了好。米友仁顺着声音看去,原来是太学上舍生纪易之在叫好。

    “忆之兄过奖了。”米友仁和这纪易之早就认识,“忆之”其实是个字号,纪忆之的单名是一个“忆”字。

    “不过奖,不过奖。”纪忆笑着摆摆手说,“元晖兄的画的确有了醉罗汉图的七八分神韵,醉罗汉图显示不到一月,能有此神韵着,全天下大约也不会有第二人了吧?”

    这番吹捧之词却是合情合理的,虽然米友仁并不是当世第一的大画家,但他肯定是最年轻的大家。

    年轻人学东西肯定比老人要快,而且米友仁素有“神童”之称,所以那些上了年纪的大家,即便同一时间拿到醉罗汉图,也不可能超过他。

    米友仁闻言却苦笑了一声,看了眼楼梯,淡淡地说:“若是没有第二人,某今日来这里作甚?”

    “难道那武好古真能和元晖兄一较高低?”

    米友仁点点头,“武家楼台本就不在我米家山水之下,若是他的写真也有界画楼台的本领”

    “那怎么可能?”刘有方打断了米友仁的话,“绘画一途,也是博大精深的。武大郎年纪轻轻,能通其一科便是奇才了。若是他的界画可称大家,那么写真人像必不能和元晖你相比。

    他这时也站起身,走到了摆着米友仁大作的桌子旁,只看了一眼,便道:“好画,真是好画今日的比斗,胜负应该是分了!”

    一旁的纪忆也轻轻点头,仿佛赞同刘有方的话,可是却不开口,然后便退了开去。

    刘有方又将目光投向了王诜和李公麟,他们两人也慢慢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上来看画了。

    王诜看了画,却轻轻摇了摇头,刘有方见了忙问,“怎的,这画不好么?”

    “画自是好的,只是”王诜扭头看了眼脸色不予的米友仁,便没在往下说。

    实际上,他是看见了画上面潘巧莲的神色风韵,觉得非常不妥。

    潘巧莲又不是个风尘女子,怎能画得这般风情万种?这画如何画得是镇安坊的那两位,便对了。

    李公麟上去一看,也大大皱眉,“画真是不错,论画技,不在老夫之下了。”他瞧了眼方才和自己斗嘴的小丫头李清照一眼,“看来今天这一局,是寅哥儿赢了。”

    李清照一听这话就急了,捏着粉拳便道:“武大郎还没画好,怎生就是小米官人赢?这可不公平啊。”

    “也对,”李公麟笑了笑,“便再等上片刻,也叫你输得心服。”

    “不会的,不会的,”李清照连忙摇着脑袋,“清照不会看错的,今次必是武大郎胜!”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