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咱家”这个自称眼下可不是人人用得的,它是高品宦官专用的。

    而这个自称“咱家”声音是从李清照背后传来的,女扮男装的李小娘子一头,看见个白发苍苍没有胡须的老者正在一大一小两个文士打扮得男子搀扶下走进了阁楼。

    李清照没有怎么见过“老公”,好奇地眨了眨眼睛问道:“老人家是中贵人么?”

    来的是刘有方、陈佑文和陈宝三人。刘有方的眼光何等老辣,一眼就看出李清照是个小姑娘了。不过他也没点破,而是朝李清照笑了笑道:“小郎君,咱家是入nei内侍省副都知刘有方,够资格评定优劣吗?”

    李清照吐了吐舌头:“这个我可不知道,得问赌斗之人。”

    “中贵人是画大家,自然可以评定。”米友仁马上表了态。

    陈佑文立即厉声问武好古,“武大郎,你说呢?”

    武好古望着刘有方,毫不示弱地道:“刘大官自然可以评定,不过今日我与小米官人之赌,必将名留画史,只有一人来评定,怕不合适吧?”

    陈佑文冷冷看着武好古,“那再加上本官呢?”

    武好古瞥了他一眼,“你不合适。”

    陈佑文冷哼一声:“为甚本官不合适?”

    武好古一指陈宝,“令郎既然到此,想来也是准备参加赌斗的吧?”

    听到这个理由,陈佑文和陈宝都是一愣。

    武好古笑了笑,“怎么?潘楼街上的陈大才子不敢和某一比高下么?”

    “你”陈宝本就瞧不起武好古,被他用言语一挑,如何能忍得住,“比就比”

    “二郎!”陈佑文忙开口道,“你怎是小米官人的对手?”

    “与某一比便可,”武好古摸出了属于武诚之的官牙身牌,“赌斗一把如何?”

    陈佑文多老的狐狸啊,看到武好古这等表现,就隐约觉得不对。可没等他开口拒绝,他儿子陈宝却大声应道:“赌就赌,某家胜不了小米官人,还胜不了你这丧家犬吗?”

    “赌多少?”

    陈宝这下不敢做主了,扭头看着父亲。

    “赌就赌,”陈佑文说,“本官押一万缗在小米官人身上,你接不接?”

    他现在不敢押自己的儿子赢,但是押米友仁还是有把些握的。

    “一万太少,”武好古哈哈一下,“押个三万缗如何?”

    陈佑文嘲讽地一笑:“三万缗?你有吗?”

    “有!”武好古指了指郭京搬进阁楼的一个箱子,“都带来了!”

    陈佑文脸色有些阴郁,“本官要验看。”

    武好古一笑,“验看也不该是陈大官人吧?这赌斗之举该有个中人,不知何人愿意替在下和陈大官人做个见证?”

    刘有方想开口接下这个中人,却有人抢了先,“老夫来做这个中人如何?”

    众人顺着声音看去,只见阁楼一角靠着窗户的一张玫瑰椅上坐着的正是老驸马王诜。

    “驸马自然做得中人。”陈佑文忙冲老驸马王诜拱了拱手。

    “高俅,”王诜对身边伺候着的高俅说,“去验看则个。”

    “诺。”

    趁着高俅验看的当口,武好古又冲着阁楼内的众人拱拱手,“小底今日和小米官人、陈宝赌斗画技,还缺两位评定,不知谁可相帮则个?”

    “算老夫一个吧。”武好古的话音刚落,和王诜并排坐着的一个五十岁上下,白面长髯的儒袍老者便应了一声。

    刘有方循声望去,见了那人,连忙行了一礼道:“原来是龙眠居士啊。”

    龙眠居士是李公麟的号,这位“画中第一”的李御史,果然被王诜请来了潘家园。

    “老夫也来评定一二。”王诜看到李公麟出了面,便也笑着开口道,“寅哥儿,由老夫、龙眠居士和刘大官来评,你可服气?”

    “服气,服气,”米友仁笑道,“看来今日这一比,便是画界佳话了。”

    这时,高俅已经验看过了武好古带来的赌注,向王诜报告道:“秉驸马,武好古带来的交引、身牌、地契、房契,约莫价值八万缗。”

    “呵呵,八万缗,好大的赌注啊!”王诜笑问道,“陈待诏,你押多少?”

    看到武好古的气势和决心,陈佑文一时竟落了下风,不知道该不该加码了。

    “驸马,某家可能跟一把吗?”

    这时突然站起个人想要跟风下注,是个二十多岁的男子,生得相貌堂堂,一表人才。

    刘有方和王诜都不认得他,正想开口询问,潘大官人却先开了口道:“驸马,副都知,这位是纪忆之纪大官人,乃是太学上舍生,也是我家的世交,对画之学颇有见地。”

    太学上舍生,距离做官只有半步之遥了。而潘家的世交,不是将门就是巨贾。王诜和刘有方都不记得开封府有姓纪的将门,一时也想不起开封府哪家豪商是姓纪的。

    “你要下注,老夫这个中人还能拦着?”王诜哈哈一笑,“说吧,想下多少注?押谁赢啊?”

    “下个一万缗,”纪忆之伸出一根手指晃了晃,“押米元晖赢。”

    “你可带着现钱?”王诜笑问。

    “没有现钱,立个契约便是。”纪忆之轻描淡写地道,“不过一万缗,还能赖了不成。”

    “高俅,你可带着赌斗的契约?”

    “带了。”高俅笑道,“小底好赌,随身都带着契约,方便与人赌斗。”

    这完全是瞎话,不过也没人计较。

    当下高俅便取出契约,交给了纪忆之填了数字,签字画押。

    “陈大官人,你可押注吗?”接着高俅又问陈佑文。

    “押!”陈佑文咬咬牙,“押三万缗,赌小米官人胜。”

    他可不敢赌自己的儿子赢,便押了米友仁。

    “我押一千缗,赌小米官人胜。”

    “押五百,小米官人。”

    “我押三百,赌小米官人胜。”

    宋人果然好赌,跟着下注的人真有不少。虽然没有谁和陈佑文还有那位纪大官人一样玩那么大,不过架不住人多啊。不一会儿,下注押米友仁胜的赌资便接近了七万,而押武好古赢的却只有区区一千缗,是和武大郎一起过来的苏家铺子的苏大郎押的。

    “我也押!”就大部分人都下完了注以后,突然响起一个听着有点稚嫩的声音,众人循声看去,原来是个粉粉嫩嫩的小官人,正是女扮男装的李清照。

    “你这小娃娃怎也学人赌钱啊。”李公麟认得李清照,有些哭笑不得。

    李清照吐了吐小粉舌,“可是小娃娃也见钱眼开啊,明明有钱可捡,怎能无动于衷?”

    这丫头也忒古灵精怪了。

    李公麟苦苦一笑,“那么你个小娃娃想押多少?”

    “一缗,”李清照笑着一指武好古,“押他胜。”

    “押他?”李公麟看了眼武好古,又问李清照,“可有把握?若是输了,可别哭鼻子。”

    “输不了。”李清照笑道。

    “何以见得?”

    李清照指着武好古说:“他连赌本都带了了,显然早有准备,难不成是为了送钱吗?

    还有,我看见押小米官人赢得人越多,他便越高兴,看来是胸有成竹的。”

    这话还真是有理啊!

    武好古瞧了眼李清照,心说:这丫头真是赌神啊,不过就是忒多嘴了,这下可得少赚许多了

    想到这里,他叹口气,冲着满脸都是惊诧表情的潘大官人拱拱手,“潘大官人,可能安排一间静室与我和小米官人、陈二郎吗?”

    作画不是唱曲,是不需要恁般多观众的。

    潘大官人眉头皱皱,“早就备好了十八姐,你带他们去吧。”

    一旁,武好古也从刘无忌手中接过了画架和一个存放各种画具的箱笼。

    “还请三哥和小乙稍候。”

    “知道了。”刘无忌一笑,低声说,“我和三哥便在这里等你旗开得胜。”

    “等着数钱便是。”

    武好古哈哈一笑,又看了被潘大官人请到座椅上的陈佑文一眼,见他一张原本白净的面孔正泛着青光,心中好不畅快。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