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佳人有约。

    武好古跟着名叫小瓶儿的女使进了潘家园,七拐八弯后到了个破旧的小亭子里,见到了穿着一身月白衣裳,亭亭玉立的潘巧莲。

    不过今天美人脸上却满是冰霜,见着武好古也不叫“大武哥哥”了,而是劈头盖脸便问:“醉罗汉图是不是你做的?”

    “醉醉罗汉图?”

    一听这问题,武好古的脸色立时大变,“十八姐,你,你都知道了?”

    “奴被你瞒得好苦!”潘巧莲的贝齿轻噬着红唇,轻轻跺脚,“为甚不早和奴说清楚?”

    “十八姐,你是怎知道的?”武好古紧张兮兮的追问。

    潘巧莲轻轻瞪了武好古一眼,“奴见了你给你那小娘画的图了画得可真好!”

    “我给”武好古愣了又愣,“那图怎在你手中?”

    “不是在奴手中,”潘巧莲说,“是在我哥手中”

    什么?这是怎么事?自己给冯二娘画得写真怎么就落到潘大官人手中?

    这事儿听着好像有奸情啊!

    武好古愣愣看着潘巧莲,潘巧莲也觉出不妥,蹙起秀眉,有些幽怨地说:“大武哥哥,不说这个还是说说你今天的打算,可不能再瞒着奴了。”

    “好吧。”武好古也知道这个潘巧莲是向着自己的,咬咬牙便把自己准备在潘家园设个局骗点钱,再出个大名的计划一五一十都说了。

    “赌局完以后呢?”潘巧莲看着武好古,“你真以为刘有方和陈佑文是瞎子,看不出醉罗汉图是你做的?”

    武好古其实没想那么多他两世为人都是画家,又不是军师,怎么可能算无遗策?

    不过事到如今,他也不能退了。

    再说了,又高俅哥哥和赵佶哥哥,怕个鸟!

    “看出来我也不怕他们!”武好古说,“此事过后我就尽快离开开封府。

    郭三郎和刘无忌同我一起走,而且三哥还会联络几个西军来的教头护送我离开。”

    潘巧莲突然拧紧眉头望着武好古,“大武哥哥,你甚时候恁般胆大心细了?”

    在她的印象中武好古有点胆小,而且也没那么多心思。

    武好古被她问得一愣,好一会儿才说:“十八,在开封府大牢的那些日子,我想清楚了许多。男子汉大丈夫立于世,不是畏首畏尾,该放手一搏就得放手一搏!”

    “说的也是。”潘巧莲看着武好古,无比认真地问,“那么搏完以后呢?

    离开开封府,远走高飞,再不来了?”

    “不,”武好古摇了摇头,“要来的,而且还要风风光光来,叫那些人知道一下我的厉害。”

    “怎么才能风风光光来?”

    武好古一笑:“端王!”

    “端王?”潘巧莲摇摇头,“大武哥哥,你怎够得着端王?”

    “我够不着,但是有人能够得着。”

    “谁?”

    “高俅,此人亦非池中之物,只欠一把登天之梯。”武好古说,“临走我要送他一笔钱,再给他一把登天梯,只要他搭上端王的线。我便能风风光光开封了,到时候就”

    武好古为高俅准备的登天梯便是蹴鞠写真图,只要今天他能在赌斗中赢了米友仁,必然会名扬开封府。哪怕是深居王府的赵佶,也一定会知道武好古的大名。

    而这幅蹴鞠写真图到那时,一定会被驸马王诜送给端王。以赵佶对绘画和蹴鞠的喜爱,肯定会一眼相中高俅赵佶和高俅可是有缘人呢!

    “就怎么样?”潘巧莲接着武好古的话头追问,一对美目灼灼看着武好古,显然是在期待着什么。

    武好古看着眼前娇媚动人的潘巧莲,一股浓情又从心底喷涌而出,再也抑制不住了。

    他的灵魂虽然来自九百多年后,但是却继承了原来那个武好古的记忆和情感,尤其是对潘巧莲的情感。

    从两人年幼时的青梅竹马,到日渐长成后的两情相悦,点点滴滴,皆在心头,怎么也挥不去。

    一开始,武好古对这段不属于自己的感情总有一点排斥。可是和潘巧莲接触了几次后,却让他从心底里接受了这段感情。甚至还有些鄙视原先的那个武好古。

    不就是门第上有点距离么?其实也不差太多,虽然潘巧莲是将门女,可武大郎也不是卖炊饼的,而是家资十万缗的画斋少东家。

    如何就不能高攀一下?

    武大郎配潘金莲哦,配潘巧莲,那简直是天作之合啊!

    还犹豫什么?

    “就娶你!”他突然大声喊道,“就娶你!我武大郎非你莫娶!”

    潘巧莲胸脯快速起伏着,望着武好古的眼神顿时有些迷离,脸颊也越来越红。她和武好古青梅竹马,两情相悦,可是潘巧莲不是武好古能高攀上的。

    潘家将门不但门第高武家一等,而且潘家十八姐还是富豪,不是那等落魄的将门女和赵家女可比。

    潘巧莲若是出嫁,陪嫁少不得价值几十万缗的美宅良田!

    这份嫁资,在潘巧莲守了望门寡后,便是状元也能“捉”来了。潘家将门怎么会允许武好古平白无故占了这份便宜?

    不过,这些并不是挡在武大郎和潘巧莲之间最大的障碍。阻止两人走到一起的,其实是武大郎的懦弱。

    过去的武大郎,就是有点胆小,有些懦弱。虽然很能讨潘巧莲的喜欢,可是在面对仿佛高山一样的潘家将门时,却少了一些勇气。

    这也是让潘巧莲稍微有些看不上武大郎的地方。

    可是现在的武大郎却不知从哪儿得了一副好胆,居然敢诈骗刘有方这等人物!

    而且不仅有了好胆,还有了个好心思,似乎想通过高俅那厮搭上端王的线也不知他从哪儿得来的消息,知道了端王好画,喜蹴鞠。

    若能投了端王所好,一个没卵子的腌渍货算个甚?

    “好!一言为定!”潘巧莲被武好古的话羞的满脸通红,却还是一口应了下来。

    破旧的亭子之中,两双充满情爱的眼眸互相看着,眨也不眨一下。这一刻他们能看到的,只有对方。周围的花草树木和整个潘家园林,此刻都不存在于两人的世界当中了。

    也不知过了多久,武好古才听见小瓶儿在大喊:“十八姐,十八姐,有贵客到了”

    潘巧莲这才依依不舍的将目光从武好古身上挪开,扫了眼自己的小女使,“小瓶儿,谁来了?”

    “是小米官人到了,同来的还有李员外家的小郎君和赵侍郎家的三衙内。”

    来的都是平素里面和潘巧莲交往的官二代,潘巧莲朝着武大郎浅浅一笑:“大郎,奴信你,奴便在开封府等你用八抬大轿来娶。不过今天的赌局你莫出面,奴出面来和他们赌大武哥哥你若赢了,他们没一定就耍赖了。若是奴赢了,看他们谁敢赖账?”

    武大郎一脸喜欢地看着潘巧莲,低声道:“十八姐莫担心,我也不怕他们耍赖,便是他们能赖一时,也赖不了一世!”

    “那便好。”潘巧莲点了点头,“待会儿可一定要好好画,也叫小米官人知道奴的大武哥哥才是天下绘画第一人!”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