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雨夜,潘家园,西四房。

    很少住人的老宅中依稀亮起了灯火,潘孝庵和潘巧莲兄妹,在白天的时候就从开封府城外的庄园挪进了潘家园,还带来了好几十个仆役,将年久失修的院子好生打扫了一番。

    因为明日会有许多开封府中能算一号的人物大驾光临,看米友仁和武好古的那场赌斗。

    当然,同时也会一睹潘巧莲的绝色姿容

    不过潘孝庵却一点都不关心明天的这场必将震惊开封画坛的比试,他现在正冲着摊开在自己面前的一幅美人图发怔。

    图上的美人,是冯二娘!

    图是冯二娘的老女使王婆婆送到潘孝庵手上的,目的是为了武好文能顺利进入太学。

    入太学不像考科举,一纸定乾坤,那是需要拼爹的。可是武诚之这个爹现在坑了,所以冯二娘只能另外想辙。

    而潘孝庵,则是她唯一能指望得上的人了。

    不过她并没有把那幅武宗元的天女散花图献给潘孝庵,而是拿了武好古给她本人画的冯二娘写真图送来了

    灯光之下,图上的冯二娘仿佛活了过来,又到二十年前,和冯二娘在潘楼相见的那一刻。

    “啊呀,这是冯二娘,怎恁般像?要是给县主嫂嫂见了如何是好?”

    背后传来了潘巧莲大呼小叫的声音,潘十八姐不知甚时候进了房,就立在潘大官人背后。

    “十八,莫吓你十一哥了你嫂就是见了这画也不会说甚的,不过是一幅画罢了。”

    “县主嫂嫂”自然是赵家之人,不过却不是花了大价钱迎来的。潘家将门和赵家皇室结亲是天经地义的,不必“买婚”,而且嫁入潘家的县主也不是那种落魄了的赵家女儿。相应的,这位“县主嫂嫂”的脾气也有点大,早年一直不许潘孝庵纳妾和蓄养家伎。

    不过这几年,随着潘孝庵的几个儿女都是县主嫂嫂生的先后出生,县主嫂嫂对潘孝庵放松了不少。

    潘孝庵看着妹子发问:“十八,你知这画出自谁人之手吗?”

    “谁?”潘巧莲扬了下秀眉,“不会是大武哥哥吧?”

    “就是他。”

    “那明日的比斗,大武哥哥就赢定了。”

    “赢是赢定了,可是祸事恐怕也要跟着来了。”

    “祸事?”

    潘孝庵点点头,又取出一张李唐从苏家铺子买来的醉罗汉图摹本,放在了冯二娘写真图旁边。

    “怎么样?”潘孝庵问,“看着是不是一人所画?”

    “一人所画?”潘巧莲怔了怔,“十一哥,你莫不是眼花了吧?”

    “不是我看出来的,”潘孝庵摇了摇头,“是李晞古看出来的。”

    “李晞古?”潘巧莲愣了愣,“醉罗汉图原来一直在武家手中?”

    “呵呵,”潘孝庵冷笑了几声,“为何不是醉罗汉图本就是武大郎造的伪作?”

    “啊!那幅画可坑了刘有方和陈佑文五万缗啊!”

    “而且我家也难逃同谋的嫌疑!”潘孝庵冷冷地道。

    “哼!那又怎样?”潘巧莲挑了下秀眉,“我潘家人还惧他一个老公一个市侩?”

    潘孝庵看看妹子,摇了摇头,叹口气:“惧是不惧的,可是做买卖讲究和气生财,平白无故得罪刘有方和陈佑文,真也是的。他又这本事,早点显出了,早出人头地了,武家也不会有祸事。

    况且,武好古如今也用不着我们去救了,这等画技还怕没有贵人相助吗?和他们相比,我又算甚底?在我家也只有四哥潘孝严能收他入门了。

    只是不知道”

    “不知道甚么?”潘巧莲被他哥哥说得有些糊涂,追问道。

    “只是不知道你们俩的心思了!”潘孝庵看着妹子,呵呵一笑,“你和他,未必无缘啊!”

    “十一哥,你是说”潘巧莲讶异了则个,俏脸儿马上羞红起来,好似一个熟透的苹果一般。

    潘孝庵摇了摇头,低声道:“可他若是入了四哥门下,你们俩就无缘了!”

    当天光大亮时,武好古的两个好兄弟郭京和刘无忌就赶着一辆租来的马车到了第一甜水巷的“冯宅”就是武好古的家,因为昨天武诚之同冯二娘和离,宅子已经过户给了二娘。

    武好古因为今天有一场“大战”要打,所以早早起了,收拾好了画具画架。

    而武诚之和冯二娘两人,因为昨晚一夜难眠,到天将亮时才睡着,所以还没醒来。武好文则住在府学里用功。王婆婆则早早出门不知去哪儿了?

    所以武好古便一个人拿着画具画架出了门,上了郭京驾驭的马车,往潘家园而去了。

    潘家园位于开封府的右一厢,在金水河畔,从武家过去得走潘楼街,再从皇宫大内前穿过。在马车到达潘楼街的时候,正遇上百官上朝,军巡铺封了路。

    武好古便趁机下车去买炊饼包子,刚在街边一个摊子上买好了吃食,却听见有人在呼自己的名字。

    “武大郎,是武大郎么?”

    武好古头一瞧,便看见一个穿着月白色儒服,头上戴着东坡巾,耳鬓还插一支红花的大胖子在朝自己招手。

    “是苏大郎吧?”

    武好古认出来人正是苏家铺子的东家苏利达苏大郎。

    苏胖子一阵风似的走了过来,一抱拳道:“武大哥,是去潘家园吧?”

    “正是。”武好古问,“苏大郎你是去何处?”

    “也是潘家园,”苏胖子哈哈笑着,“去看你怎么赢米友仁,还特地换了一件读人的衣裳,免得看大门的不让进去。”

    “大郎你说笑了,”武好古当然知道开封苏家老醋的底,他指指自己乘坐的马车,“若不嫌弃,坐武某的马车一同去吧。”

    “好好好,求之不得。”胖子哈哈大笑,“潘家园可远得很,我苏胖子可走不动。”

    武好古点了点头,他现在真是需要朋友的时候,可没理由把苏大郎这样的眼看就要在潘楼街上红起来的人物往外推。

    郭京和刘无忌也是常在潘楼街上走动的人,自是去过几次苏家铺子,难得苏大郎的记性好,居然能叫出他们的名号。而且这胖子还是个自来熟的性子,很快就和武好古、郭京、刘无忌打成一片了。

    一路上,苏胖子都在吹嘘他的苏家铺子如今有多红火。因为上一场唱卖醉罗汉图的成功,现在苏家铺子俨然是东十字街上的头牌了。

    而且苏胖子还想再组织几次唱卖,看看能不能把他的铺子往“唱卖行”的路子上带

    他话里的意思武好古能听明白,是想在武家铺子倒闭后把武诚之、武好古两父子聘到自家铺子里去。

    对如今的武好古而言,苏胖子的这种想法,倒也算是雪中送炭。

    虽然武好古不会去给苏胖子掌眼,却还是挺感激这胖子的。

    几个人说了一路,终于在将近巳时三刻的时候到了潘家园的正门门口。

    武好古刚从车上下来,就看见一个十三四岁,女使打扮的少女在朝自己使劲在招手,这少女正是潘巧莲的贴身女使小瓶儿。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