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天将隅中,刮起了东风,空中乌云翻卷,似乎有一场暴雨将至。

    武诚之此时的心情,也和这天气一样,狂暴的想要打人。

    从今天早上开始,他便枯坐在房之内,盯着武好古画得冯二娘写真图,目不转睛,动也不动。但是内心之中,却是一阵阵的狂风暴雨。

    因为他已经看出不对了!

    他在潘楼街上的名气,也不是浪得来的,如何看不出武好古的这幅冯二娘写真图所有的笔法,和醉罗汉图如出一辙。

    而且,冯二娘写真图在写实、写真方面的水准,略微还超过了醉罗汉图。用醉罗汉图上学来的笔法,是无论如何都画不出冯二娘写真图的,反过来倒是有可能

    另外,醉罗汉图出世才多少时日?有谁能在恁般短的时间里,便将此画所用的笔法全部习得,还融会贯通,并且再有所升华呢?

    也就是说,冯二娘写真图和醉罗汉图极有可能是一人所画!

    而这个人,就是他的儿子武好古!

    可是武好古在绘画上面有多少水准,武诚之又怎会不知?

    在武好古的印象中,他的长子顶天就是个二流画师,终其一生,也难入大雅之堂。潘楼街上的画官牙,大概就是他能达到的最终高度了。

    而现在武好古已然是一代画圣了!

    这是怎么事?

    难道祖宗保佑,让武好古这小子突然开了窍吗?祖宗也是的,那么大的事情,怎么就不托个梦说一声呢?

    就在武诚之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房的门忽然被人推开,进来的正是冯二娘。

    冯二娘一脸的忧愁,看着枯坐不动的丈夫,显得非常难过。

    “官人怎就坐了半日呢?”

    她今日上午去了开封府学看儿子武好文,来便听王婆婆说武诚之把自己关在了房里面。

    “哦,”武诚之应了一声,“看画呢。”

    冯二娘蹙了下秀眉,“看画看了一个晌午?”

    她轻移莲步,到了武诚之背后,看了一眼桌上的图,“这幅啊,不是大郎画得么?可真像啊,没想到大郎的画技,竟到了如此地步。”

    “别说你没想到,”武诚之苦苦一笑,“便是我这个一手教会他画画的爹爹,也没想到”

    “这总是好事吧?”冯二娘问,“这等画技,可称得当世第一人了。”

    “好,当然是好。”武诚之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可是他不该拿这画技去骗人钱财。”

    “怎么了?”冯二娘有些奇怪,造假画骗钱的事情,武诚之自己也干了不少啊。

    武诚之叹了口气,“娘子,明日便和我去把和离办了吧。”

    “还要和离?凭大郎的画技,难道就不能”

    “不好说,”武诚之叹了口气,“是福是祸,我也不知了我这儿子,现在也不听我的。便只能由着他去了,只盼着别累到二郎。

    对了,二郎怎么样了?家里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他还有心思读吗?”

    冯二娘闻言也是一叹,也不知该说什么好了。

    武好古想豪赌一把?

    而且,还有必胜的把握!

    对此,驸马王诜有点难以置信。

    “高大郎,那武大郎的人像写真在潘楼街上可有名吗?”

    “无甚名气,不过他的界画楼台之前一样无人知晓,便是现在也没几个人知道他的本领。”高俅一边答,一边将一幅刚刚裱好的桑家瓦子图挂在了另一幅桑家瓦子图旁。

    老驸马王诜抱起胳膊,端详着眼前的两幅画,总算有个七八成像了。他吐了口气,说:“临摹了不下三十纸,才堪堪入门若是要得其精髓,非穷十年之功不可。

    他的人像写真若有界画楼台的本事,那无疑便是当世画圣了!”

    “画圣也不过是个画画的,”高俅满脸堆笑着说,“若是无人庇护,明日之后,他父子兄弟便在开封府无立锥之地了。”

    王诜看了眼高俅。

    “你想让我收他入门下?”

    高俅笑道:“驸马,活的画圣,总比死的八十七神仙图好吧?”

    “好是好,”王诜摇摇头道,“可是我王诜只能留住死的八十七神仙图,却留不住活的画圣。而且我也老了,没有几个十年之功可以用在绘画一途上了。

    对了,那武大郎还说要给你写真?”

    “是啊,他要画个蹴鞠图。”

    “画蹴鞠图?”

    王诜想了想,“如果真画得好,倒是个机会啊。”

    “是武大郎的机会吗?”高俅问。

    “也是你高大郎的。”王诜瞅了一眼自己的这个亲随,“机会只有一次,你好好把握吧。”

    高俅不知道王诜要给自己和武大郎甚底机会,但是他本能感到,这次机会如果抓住了,是能改变命运的。

    想到这里,高俅忙一揖到地,“驸马厚恩,高俅没齿不忘。”

    王诜闻听,顿时笑了,“便这样吧。高大郎,去给老夫备车,老夫要去镇安坊会个老友,听说她最近得了个宝贝,甚是美艳啊!”

    “喏。”

    此时在陈佑文的宅邸当中,几名如今在开封画文玩行中大名鼎鼎的人物,都在他那宅院中济济一堂。

    米友仁也在其间。虽然他是国子监生,又出身勋臣之家,属于前途无量的士大夫。但是他也知道,自己真正安身立命的本钱还是画。

    大宋开国以来,除了初年,绝大部分时间中勋臣亲贵都是富贵闲人。要得个官不难,但是要做大却是非常困难的,除非能凭本事考个进士。

    如果走国子监的后门当个官,那就甭想政事堂、枢密院这等地方了,恐怕连知一府一州都很难轮上。多半就是在京当个闲官,或者出京做个知县百里侯罢了。

    不过米友仁对外放做官也没甚兴趣,在开封府当个掌画翰林艺局和画院是文官中官共管的的官儿才是他的理想。不仅逍遥自在,而且油水也不差。

    而要坐上这种位子,便要和画院、院的待诏,还有潘楼街上勾当的头面人物搞好关系。

    所以今天恭贺陈佑文出职为官的人中,就有米友仁的身影。

    陈佑文出职在潘楼街市上是件大事儿,酒宴摆在了王楼,包下了王楼四塔中的一塔,摆了流水席,还请了当红的行首歌伎献艺。

    不过现在还没到饭点儿,因此只是几个有头有脸的人物聚集在陈佑文的宅子里面,一点果子,几壶点茶,聊着事情。而穿上了绿色公服的陈大官人,则是一脸的志得意满的模样。

    他现在不再是吏员身份,而是真正的官人了!

    虽然为了这个官,他着实下了血本,可是这本钱下得却值。因为有多大的官,才能发多大的财现在陈佑文不仅有了官,而且待诏直的差遣也还抓在手中,是有官又有权。

    这钱,还怕捞不来吗?

    不过终于如愿披上官袍的陈佑文心里总还是有那么一丁点的不痛快,就是武诚之那个本来不怎么中用的儿子武好古,不知怎的就涨了本事!

    居然有了一手能让王诜和米友仁都侧目的界画楼台而更让他感到不安的是,他陈佑文陈大待诏,潘楼街上的巨头,竟对武好古的本事一无所知。如果不是前来道贺的米友仁亲口告诉他,他到现在还被蒙在鼓里呢。

    难道这武好古竟是深藏不露?

    可是他为什么要怎么做?有甚底好处?

    还有,他用言语激米友仁在潘家园赌斗,分明就是想出名啊!

    在眼下这个武家已经变成一盘菜的时候显露真本事求名分明就是不甘心被画行的劫数给勒索一大票。

    这不合规矩啊!

    “元晖,你和他赌斗了甚底物件?”陈佑文轻轻放下茶碗,低声问米友仁。

    米友仁的目光四下一扫,笑吟吟道:“待诏该可猜到的如今武家因何遭难啊?”

    陈佑文按了下额头,“糊涂了,竟没想到。”他笑了笑,“如此说来,那武大郎是急病乱投医吧?”

    “不好说,不好说。”米友仁只是摇头,“若是比山水,他当不如我,若是比界画,我自不如他。但是写真人像他们武家可是传承了吴家样的。”

    “他的吴家样可不如你啊”陈佑文说了一半,又忽然摇了摇头,“除非是过去没有显出真本事!”

    “过去没显出真本事是甚意思?”

    陈佑文眼珠子一转,淡淡地道:“便是要寻个一鸣惊人的机会!”

    “一鸣惊人的机会?”米友仁眉头皱了皱,“那岂不是把我当垫脚石了?”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