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你,你,你怎么敢和为父顶嘴”

    武诚之有点儿被儿子给气到了。

    武好古被换魂前是孝子,老子说东他不敢往西,老子说一他不敢言二的。

    顶嘴这等事情,自打武好古懂事开始,便从没发生过。

    可是在开封府大牢里面呆了几天,出来后武好古咋就那么不听话了呢?

    难道是在牢子里面跟人学坏了,变成逆子了,这可不行啊,得好好教训

    “阿爹,”武好古却是一脸正色地道,“吾家祖上可是出过皇帝的,如何能入阉宦门下?

    若如此,吾父子百年后,有何面目见则天大圣皇帝于九泉?”

    “你”

    这嘴顶得武诚之这个爹都没话说了。好吗,连武则天都搬出来了!

    现在是武则天不答应了,武诚之能比武则天还大吗?若是一定逼儿子去拜刘有方,那不孝的就是武诚之了,武则天的在天之灵是要生气的

    “官人,有王驸马府的高大官人来寻大郎,正在门外。”

    正在武好古不知道该怎么教训儿子的时候,冯二娘的声音从门外传来了。

    武好古连忙对父亲一拱手道:“阿爹,这位高大官人是孩儿的通天梯,孩儿可不能怠慢于他。”他又指指桌上的冯二娘写真图,“快快将这幅画收起来,在潘家园赌斗前莫叫人看见。”

    说完,武好古便一阵风似的出了房,又到了院子里面,看见冯二娘已经开了门,把高俅高大官人迎了进来。

    看见高俅,武好古便一拱手,叫道:“高俅哥哥,哪阵风把您给吹来了?”

    高俅晃了晃右手拎着的一个装着个“鞠”的书包网.bookbao2兜,笑道:“大郎,哥哥我方才在桑家瓦子外和人蹴鞠,现在顺道过来寻你则个。”

    武好古当然知道高俅为何而来,他笑眯眯看着蹴鞠归来的高俅,笑道:“小弟听闻高俅哥哥蹴鞠技法高超,在开封府显有对手啊。”

    “蹴几脚鞠而已,”高俅道,“不过是雕虫小技,哪里比得了崇道你的画技?”

    “高俅哥哥说笑了,蹴鞠若是小技,那绘画也是小道,我兄弟就都是精通小技小道。

    不若寻个日子,小弟便用绘画小道将哥哥的蹴鞠小技画到纸上如何?”

    “画个蹴鞠图么?”

    “对,就画个蹴鞠图。”武好古说着便拉高俅进了厅堂,武家的老女使王婆婆端上了两碗点茶,然后便出去了。

    厅堂里面,就是武好古和高俅二人,武诚之也不知去哪儿生闷气了。

    武好古接着说:“四月初一便约了小米官人在潘家园斗画儿,哥哥不如一起来看看。若比完了还早,便给哥哥也写个真吧。”

    “给我画写真?”

    “对,就是给哥哥画,”武好古笑着说,“便要将哥哥的蹴鞠技法留在纸上,将来还能将画刻印成,好叫别人一看见便知哥哥蹴鞠的厉害。”

    “大郎说笑了,哥哥我的那点本事可上不得台面,要是被印在上,岂不是要贻笑大方了?”

    武大郎并不是在和高俅说笑,漫画连环画和画报可是个不错的勾当,基本可以算得上是他前世的老本行。

    而且现在的开封府只有刊印邸报和广告的勾当,并没有漫画连环画、画报和真正新闻出版业。这几个勾当,按照后世的说法就是拥有未知的市场空间的蓝海!

    如今这个北宋末年的商业门类虽然包罗万象,但是在武好古看来,却还有许多没有被开拓出来的蓝海在等着自己去畅游呢。

    不过想要在蓝海中畅游,靠他一个人的力量也是不够的,要不然就算做成了,也是被权贵吃掉,所以他必须有最大的靠山才行!

    想到这里,武好古便起身对高俅道:“时候不早了,小弟约了两个朋友一起去烧猪院吃酒,哥哥若不嫌弃烧猪院粗鄙,便一起去如何?”

    高俅哈哈一笑道:“去甚烧猪院啊,一起去我家里吃酒吧,我那浑家烧得猪肉可不比烧猪院的和尚差。”

    榆林巷是靠近潘楼街的一条街巷,也是极为繁华,街巷之上店铺林立,布幌飘扬。

    在街巷东面,靠近观音院的地方,开了一座画斋,取名陈记画斋。画斋是前店后庭院的布局,三进三出,面积虽不算大,却极为精致。

    这座画斋,便是翰林院待诏直陈佑文祖传的产业了。

    在后院中一座小小的阁楼内,穿着身宽松的长袍的陈佑文,正盘腿坐在一张平榻上,手中捧着幅展开的画卷。那张颇为儒雅的面孔上,此时正流露出一抹淡淡笑容。

    “三哥儿,今日怎地有闲暇,来老夫这边?”

    在堂下,站立一个壮汉,神情显得有些局促不安,正是潘楼街上的泼皮首领赵铁牛。

    “大官人小底先给您道喜。”

    陈佑文有喜了,而且还是双喜临门。一喜是他马上就要出职为官了,勾当翰林图画院的刘瑷已经呈文上报,就等吏部核准便能赏他一个将仕郎了。

    虽然只是个从九品下的将仕郎,属于最小的文官。

    可是官就是官!

    二喜则是武家画斋马上就要改姓陈了。虽然武家还有三个月的活当期,若是能凑出三万三千缗钱便能赎了当。

    不过武家怎么可能拿得出恁般多的铜钱?他家可还“欠着”刘大貂珰五六万缗和万大官人的七千二百缗呢。

    如果拿不出这两笔铜钱,武家父子早晚得被刘有方折腾得滚出开封府!

    所以武家画斋,现在已经是陈佑文的囊中之物了。

    虽然贵了一点,需得花上六万缗,不过也是值得的。因为开封府画文玩行从来就是潘楼街、东十字街口和大相国寺集市三处勾当。

    其中东十字街口还是潘楼街的附属,而大相国寺集市一个月才开张八天。

    因而开封府画文玩行就向以潘楼街市为尊。只有把买卖开在潘楼街市上,才有可能拿到画官牙身牌,只有拿到了画官牙身牌或成为待诏直,才有资格成为画文玩行的行首。

    陈佑文自己马上就是官了,而且还是翰林图画院待诏直,是众待诏、艺学、袛候之首。如果他儿子陈珍再能杀入潘楼街,拿下官牙身牌,那就毫无疑问也会成为画行会的行首了。

    这样父子二人,两大行首,便可在开封府的画文玩行中呼风唤雨。

    区区六万缗钱,真个不算甚底啊。

    “三哥儿,这次你也帮了不少忙,待老夫拿下了武家的店铺,少不了你的好处。”

    赵铁牛拱拱手,“小底多谢大官人。”他顿了顿,又道,“大官人,小底还打听到个事儿,是和武家大郎有关系的。”

    “武家大郎?”陈佑文嗤的一笑,“那个鸟厮啊,除了张小白脸能讨潘家那小寡妇的喜欢,他还能有甚事情?”

    赵铁牛道:“有消息说四月初一,他要和米家的小米官人在潘家园赌斗画技。”

    “你说甚?”

    赵铁牛这话一出口,陈佑文马上瞪大眼睛,吃惊地看着他。

    “武大郎要和米友仁赌斗画技。”

    陈佑文噗哧一声笑了出来,“武大郎莫不是得了失心疯吧?”

    赵铁牛一脸堆笑,“可不是吗,小底也觉得他是得了失心疯。”

    陈佑文放下手中的画卷,看着赵铁牛问:“赵三郎,你的消息可准?”

    “准。”赵铁牛笑道,“小底还去米大官人府上寻了小米官人的贴身女使打听,消息是千真万确的。”

    陈佑文点了点头,没有追问赵铁牛怎么认得米友仁的女使,而是转了个话题道:“王驸马府上的高俅这些日子可寻过武大郎。”

    “寻过,今日还去了武大郎家里。”

    “今日?”陈佑文挥挥手,“知道了,继续盯着姓武的便是最多再过一个月,便可大功告成。到时候老夫做主,在潘楼街上给你寻十个吃食摊位。”

    “多谢陈大官人。”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