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规矩,还是有的!

    武好古是因为换了魂,两世人生的记忆混在一起,有些东西一下子便记不清了。

    所以一时忘记了规矩,也误会了刘有方、陈佑文这两个“守规矩”的恶人了。

    他们虽然在整治武家,站在武家的立场上看,这俩货都该天打五雷轰。

    但是站在开封府画行的角度,他们没有做错。

    错的是武家的老祖宗武宗元,他压根就不应该用摹本换了真迹,而且还换下了稀世珍宝八十七神仙图用画行的话说,干这种缺德事儿就是祸害子孙!

    武宗元自己当然不怕了,他是六品朝官,还娶了宰相的外孙女,还深得真宗、仁宗皇帝的喜爱。就算当时有人瞧出了八十七神仙图给换了,也不敢说啊。

    而且说了也没用,在真宗、仁宗两朝,武宗元就相当于米芾、王诜,他自己是最大的权威。

    他说是真,假的也真!

    他说是假,真的也假!

    这就是画行的规矩!

    可问题是,他的子孙没他那么牛逼啊,考不上进士,也当不了官,更不是画行的权威。

    所以武宗元当年等于给子孙后代留了个定时炸弹,到了武诚之、武好古这一辈,轰的一下给米芾弄炸了。

    站在画行的立场,这事儿错不在刘有方、陈佑文,当然也不是米芾的错,而是在武宗元这个祸害子孙的老祖宗的错。

    而祖宗的错,子孙就该担待在以孝治天下的大宋,这也是规矩!

    要不然开封府那么多富贵将门凭什么呀?还不是靠祖宗?而且大宋朝那么多官,凭本事考出来、打出来的其实是少数,靠祖荫当上的才是多呢!

    祖宗有功,子孙跟着享福。祖宗有错,子孙跟着倒霉。这个规矩便是到了九百多年后,也没甚底不对啊!

    老子英雄儿好汉,老子反动儿混蛋基本如此嘛!

    因而,武家倒霉是应该的!

    当然了,倒霉倒到什么程度,也是有规矩的。

    武宗元不过是弄了幅画玩玩,还不知丢在哪儿了

    又不是勾结番邦,图谋不轨。

    所以子孙破财是肯定的,人亡倒还不至于。

    而陈佑文拿出朝元仙仗图要退,其实是个索贿的潜规则不是真要退真要借着这事儿把真迹眯了,那就该陈家子孙倒霉了,而是要武家按照朝元仙仗图的价值送钱,其实是在替刘有方索贿。

    索贿这种勾当,谁也不能大明大方的要啊,大宋朝还是有王法的。所以画行里面就搞出这么个潜规则其实后世索贿也是这样,都是横挑毛病竖挑刺的,很少有人会公开说给多少钱的。

    而钱送到了,刘有方也就相信八十七神仙图不在武家了,宫里以后也不再追究。

    要钱不要命,这也是规矩,而刘有方,是守规矩的!

    当然了,王诜、米芾这些人,会怎么出招,刘有方也不会过问。谁让武家摊上那么个惹祸的祖宗呢?

    祖宗不好,能怪谁?

    “阿爹,他们要这个数?”

    第一甜水巷,武家宅邸,房之内,武好古一脸肉疼地伸出了巴掌,在老爹武诚之面前晃了晃。

    武诚之点点头,“起码给五万说不定得给八万!”

    “八万能了吗?”武好古问。

    八万缗武诚之是没有的,不过武好古觉得自己本事很大,总有办法的。不过这事儿也不能没完没了啊

    “宫中那边可了,给了钱,他们就不能再追究,要不然便是坏规矩。”武诚之想了想,又说:“但是宫外”

    宫外还有许多权贵也在觊觎那张真该烧掉的八十七神仙图!

    “宫外怎么办?”武好古一边在心里面埋怨祖宗,一边和老爹商量对策。

    “宫外”武诚之想了想,“宫外就得入亲贵门下了!若如此,便是给祖宗丢人了!”

    “明明是祖宗惹得祸,怎么”

    “说甚呢?”武诚之脸一沉,“有你这么说话的吗?我白波武家祖上是出过皇帝的,是你能非议的?”

    白波武家是武士彟,就是武则天他爹的后人!武士彟在武周时候的封号是太祖无上孝明高皇帝,武则天也做过女皇帝。

    所以白波武家祖上是出过皇帝的!现在去给人做门客,的确是丢了祖宗的人

    可是现在又不是武则天在当女官家,这个牛逼的祖宗也不顶事儿啊。

    训斥了儿子一句后,武诚之又道:“要入亲贵门下也不容易毕竟有八十七神仙图这事儿,总还得去求潘大官人了。”

    潘大官人自己是罩不住,但是潘家嫡流之长的潘孝严却可以收武好古入门为客。因为潘孝严的儿子已经和德国公主定亲,马上就是堂堂驸马都尉了。

    而且他这个驸马都尉比王诜靠谱多了,因为王诜的公主老婆早死了,自己又是旧党人物,神宗、哲宗两位皇帝都不喜欢他。

    可一听要入潘孝严门下,武好古便脱口而道:“不可!”

    “为何?”武诚之被儿子的反应惊了一下,愣愣看儿子。

    是啊?

    为什么不可?

    武好古自己也不明白,只是武诚之一提出来,他潜意识便是万分抵触。

    他琢磨了一会儿,脑海中却浮现出一个美艳如花的倩影。

    是潘巧莲!

    原来是为了她,武好古才不能入潘孝严门下。

    因为门客是不可能娶主公家的闺女的如今的大宋虽然早就不是门阀掌控了。但是门阀的遗风尚在,门客和主宫之间的阶级差距,几乎是不可逾越的。

    潘家将门的女儿,无论如何都不会嫁给一个门客不仅是潘家门客娶不了,便是王家、曹家、米家这等将门之客,同样不能娶潘巧莲。

    除非武好古入了端王门下!因为端王将来便是宋徽宗,武好古是端王门客,便是潜邸旧人,天子家臣这满朝亲贵,谁不是天子家臣?因而大家便是肩碰肩的人物了。

    到时候,潘家将门一定会风风光光把潘巧莲嫁给武好古,而且还会有一笔丰厚的嫁妆奉上。

    那便是财色兼收,人生赢家了

    “不入潘家门下。”武好古下了决心。

    武好古心想:潘巧莲是个好女子,对我有情有义,决不能让她嫁给那些满脑子封建思想的老顽固要嫁也只能嫁给我这样有21世纪进步思想的新青年了!

    “那你想入谁的门下?”

    武诚之又问,他不明白儿子的心思,他其实知道武好古和潘巧莲是两小无猜的,可是将潘巧莲娶进门当儿媳是想都不敢想的

    “入入端王门下!”武好古知道历史。哲宗皇帝在元符三年春就崩了,然后便是端王赵佶做官家了。

    也就是说,只要能入端王门下,再熬一年多就能把潘巧莲“救出封建主义的无边苦海”了

    “端王?”武诚之愣了又愣,“官家的十一弟?”

    “对,就是他!”武好古点了点头。

    “你能够得着他?”

    这是个问题,端王府门口也没挂着招聘门客的牌子。而且现在也不是战国,也没毛遂自荐去给人当门客的。

    这事儿必须要有门路!

    而端王府的门槛太高,武好古理论上是够不着的

    “够得着!”

    有高太尉和王驸马,怎会够不着赵佶?

    武好古寻思着,赵佶一定得到桑家瓦子图了,不过他怎么还不派人来请自己呢?

    没想到这赵佶,居然是个慢性子

    不行,还得再整点事情出来!

    想到这里,武好古信心十足地道:“阿爹放心,儿子的画技现在突飞猛进,已经是天下第一了!而端王酷爱画,凭儿的画技,只要再出点名,便会被端王请去了。”

    “你要怎么出名?”

    “我要和米友仁赌斗画技!”

    “啊!”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