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八十七神仙图的真迹,武好古是寻不来的,因为他根本不知道东西在哪儿,被老祖宗弄没有了都不一定,所以只能搞个假的去忽悠人。

    可是武好古手里没有八十七神仙图的精品摹本,这叫他如何生造出一卷吴道子的大作去蒙人?

    像醉罗汉图那样的做法是不成的,醉罗汉图是仿古做伪,实际上是一种创作。而八十七神仙图只能临摹,因为这幅图的摹本武宗元版还在万寿观里面藏着呢,见过的人可有不少,武好古画个不一样的怎么蒙人?

    可武好古偏偏没有资格去看画。

    连看都看不着,这让武好古怎么做画啊?

    好在他知道全天下还有一个地方一定有八十七神仙图的摹本,那就是米芾米襄阳家里了。

    因为但凡有好画到了米家,那肯定是摹了又摹,临了又临的。

    米友仁当然知道武好古在打甚主意,不过他也没点破,只是点点头说:“若真是家父看出了万寿观里的八十七神仙图不真,那我家该有摹本的,不过我真没见过怕是被家父带去了涟水军。”

    潘巧莲也明白武好古的想法,便吐了口气,嘲讽道:“寅哥儿怕胜不了直说便是,何必寻这等借口?若是东西在你爹爹那里,你偷也能偷来的。”

    “十八,你怎说话呢?”米友仁笑道,“儿子拿老子的东西怎能算偷?而且,只要我一封信过去,家父自会托人捎来的,只需费些时日。”

    米友仁可是人见人爱的好孩子,在国子监学生里面算得上品学兼优,除了喜欢临摹名家画蒙人之外就没甚毛病了。在历史上还官运亨通,做到了兵部侍郎、敷文阁直学士,比他爹厉害多了。

    所以他一封信,的确可以从米芾那里要到八十七神仙图的摹本。而米芾的摹本,就等于是真迹了!

    武好古暗暗舒了口气,笑道:“不需恁般麻烦,在下不日便要出京南下一趟,到时拿了信自去一趟涟水军便是。”

    他的确有出京一游的打算,主要是为“洗钱”,他和几个兄弟手中的几千张交引主要是茶引很难在开封府变现,但是却可以拿去设有榷货务这是个专卖衙门的名称的海州距离涟水不远换成茶叶,再运开封府贩卖。当然也可以直接在海州的市面上出售,眼下的海州可是个大埠,几万缗价值的交引还是很容易出手的。

    等到交引出手,再做几幅古画以武家画斋的名义在苏家铺子唱卖给自家的托子,便能将那几万缗“黑钱”洗白了。

    “大武哥哥要南下去?”潘巧莲先一怔,随即又想到了武家如今的处境,“南下去也好,只是得小心一些。”

    虽然出京有出京的风险开封府之外的地方可没那么守规矩!

    可是留在开封府却不是个办法,武家那点家业,早晚会被折腾干净的。

    不过,潘巧莲旋即想到今后怕是难以和大武哥哥相见,便蹙起眉头,一副闷闷不乐的样子。

    武好古见她不乐,心里也顿时难受起来。他和潘巧莲之间虽然没有私定过终身,更没有反抗封建包办婚姻的想法,但的确都在心里装着对方。

    说起来也是一对苦命的鸳鸯

    “那我若赢了,你的笔法如何传授?”米友仁这时插话问道。

    他对自己的画技极有信心,虽然承认在界画楼台这一科上不如武好古,但是在吴家样的人物画像上可自信不会输给武好古。

    该怎么传授呢?

    武好古一时也有点犯难,绘画透视学的课本也背不出啊,而且就算背默下来,也都是后世的语句用词,米友仁能看懂?

    “那寅哥儿想怎么学?”潘巧莲美目一转,笑道,“要不然便跟着大武哥哥,让他手把手教吧。”

    她其实还是在替武好古打算,米友仁是国子监生,出生开封勋贵将门,父亲还是涟水军使,祖母更是奶过大宋神宗皇帝。他要整天跟着武好古,别的贪图八十七神仙图的人也不好下狠手。

    另外,说不定还会让人误以为武家已经把八十七神仙图的真迹献给米芾了。

    “还真是个好姑娘啊”

    武好古如何不知道潘巧莲的那点心思,便感激地看了她一眼。谁料一眼望出去,只觉得潘巧莲美艳无双,这世间便没有比她更出色的美人儿了,一时便看得呆了。

    “行啊,就这样吧崇道,崇道兄,如何啊?”

    “啊,”武好古这才反应过来,将目光从潘巧莲身上挪开,“便如此了不过再下今日来的匆忙,没有带画架、笔墨和颜料,不如另选个日子如何?”

    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里面当然有笔墨纸砚和各色颜料,不过却不是武好古用顺手的东西,而且也没有画架子。

    “颜料?”李唐却是一愣,“还要设色吗?”

    设色就是涂色、着色的意思。而武好古家传的“吴家样”是白描,也就是不设色的黑半图。

    “对,设色,绢本!”武好古肯定地说。

    绢本比纸本容易保持,所以传个几百上千年的老画多是绢本的。武好古觉得自己的潘巧莲写真集一定是神作,日后怎么也得放进故宫博物院吧?

    “好好好,设色绢本写真图,太好了!”米友仁抚掌笑道,“便约个时间、地点吧。十八姐,你来说。”

    潘巧莲想了想,道:“那就四月初一,潘家园见面吧。”

    潘家园是潘巧莲的老祖宗潘美的赐第,正式名称叫保忠坊赐第,位于开封府内城西北角,金水河畔。

    不过这所老宅年久失修,早就没有潘家人常住了,变成了开封将门世家子弟聚会游玩的去处。

    “一言为定。”米友仁瞧了眼武大郎,拱拱手道,“崇道兄,小弟在国子监还有些俗务,先走一步了。”

    “大武哥哥,这八十七神仙图上人物众多,都画得非常传神。便是米襄阳所摹,也难保不被识破”

    米友仁一走,李唐和潘巧莲就变得忧心忡忡了。

    他们的担心不是没道理的,八十七神仙图可不是醉罗汉图可比的。醉罗汉图上的罗汉虽然真,但终究只有一个人物,而八十七神仙图上画了八十七个神仙,个个都姿态优美,表情生动,而且给人一种神仙列队而下的意趣和动感。

    这幅画的真迹如果拿出来唱卖,可不是几万缗能拿下的,起码乘个十!

    如果武好古造个假的蒙人,然后又被识破了,那可就真的要大祸临头了因为,没有原本,何来摹本?

    若是武好古拿出了摹本,再说自己没有原本,还有人相信吗?

    “识破了也有办法应付!”武好古淡淡一笑,取出了一份折叠起来的地契,摊开在潘巧莲面前。

    潘巧莲扫了一眼,轻轻叹口气,“大武哥哥,想押多少?”

    “一万五千缗。”

    武好古不想押太多,因为宋朝的贷款利息是超高的,年率百分之二十起,上到百分百的利都是稀松平常的。

    “给三万缗吧。”潘巧莲却道,“你爹爹的身牌也拿来,奴给一万缗。”

    武好古心中苦笑,自己遇上的大约是最好说话的“信贷部经理”了。

    “十八姐,这个不合适吧”

    “有甚不合适?”潘巧莲秀眉一剔,恨恨地道,“便和大武哥哥你说了,那姓陈的待诏早看上你家的店铺和身牌了,还和界身巷的各家管事打了招呼。

    奴现在用四万缗拿下你家的铺子和身牌,转手就八万缗卖他了,中间还有四万缗可以赚呢。”

    “八万缗?他舍得吗?”

    潘巧莲冷笑道:“他敢不舍得吗?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只是由我们这一房在经营,潘家各房各派都有股份的。”

    潘孝庵、潘巧莲兄妹是庶出,又出自潘家各房中的分支,自然不可能拿着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的大股。

    而和潘楼街上的画文玩行生意相比,界身巷才是真正的大买卖,能在这里立起买卖的金银绢帛交引铺背后都是一个个的勋臣将门,有不少铺子背后干脆是赵家之人。根本不是陈佑文可以招惹的庞然大物!

    所以陈佑文到时候只能忍气吞声被潘家勒索,这也是他在“食物链”上的位置所决定的。

    不过武好古的武家在这条“食物链”上的位置却比陈家更低一等。

    因而武好古和潘巧莲之间,更是存在着难以逾越的鸿沟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