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又是一连三天的靡靡细雨,打湿了开封府。

    金水河畔的数行杨柳,在雨中摇曳。汴河、蔡河、五丈河上架着的座座飞桥,全都在雨中隐隐现现。延福宫东南潘楼街上的画斋、鹰店、香药铺子前都清清冷冷,少有过客旅人。

    几辆驴车从雨中驶来,宽大坚固的木轮压过积水的街面,溅起水花,哗啦啦地滚动向前,沿着潘楼街向东,走了一段之后便拐上了界身巷,然后在一处高大气派的门脸外停了下来。

    知客的小厮打着纸伞从门里面冲了出来,到了打头一辆驴车边上,问了一句,然后用宏亮的嗓门吼道:“小米官人里面请。”

    小厮的喊声传到了店铺三楼,一间做房布置的屋子里面。

    “师父,你说大武哥哥近来在忙些什么?”

    坐在一张圈椅中,看着窗外的密密的雨丝不住落下来,潘巧莲低声问道。

    这座楼高三层,正脸宽达八丈有余的店面属于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潘孝庵潘大官人今天又被唤去军营当值,不在铺子里面,潘巧莲便来这里替哥哥坐镇。

    不过她来铺子里坐着的真正原因,却是要候她那个两小无猜的大武哥哥,也就是武好古。

    她早知武好古家里遇上了过不去的坎,急需要现钱周转,典押店铺藏品是唯一的法子。

    而她能做的主,就是让武家的店铺、藏品多典些缗钱

    可是眼看时间一天天过去,武大郎却不曾上门。

    这下潘巧莲也有些着急了,日前还让教自己画的师父李唐去打听消息。

    结果却得知武大郎搬去了城南戴楼院,据说要工习儒业了。

    难不成这大武哥哥准备悬梁苦读,考个进士出身?

    巧莲心想:若他真有这本事,两年后怎么都要将他从那金榜之下给捉了来

    可是武家眼前的祸事,却是不可能拖到科举大比的那一天的。

    在潘巧莲所在的房里面,此时还坐着个文士打扮,耳鬓插着支铃兰花的男子,便是潘大官人的好友,替潘家质库掌眼的画师李唐,他同时也是教潘孝庵、潘巧莲兄妹绘画的老师。

    听见潘巧莲的提问,李唐只是笑笑,没有答,而是岔开话题道:“小米来了。”

    小米就是米友仁,他和他爹米芾都善于画,因而被并称为“大小米”。

    “小米?”潘巧莲蹙了下秀眉,伸出纤指点了下桌上的一幅画,“师父,赶紧把这幅武宗元的仙女图收起来,莫让小米看见。”

    米友仁和他老子一样,都是画大家,而且都善于临摹造假。常常向人借名画描摹,再把真本留下,将摹本还给别人。虽然在文士圈子中,这种做法不仅不是骗,还能显出才华。

    但是潘巧莲却有点看不上米友仁的这种“杀熟”的做派,不过米友仁却是潘大官人的朋友,仿佛还对潘巧莲有点意思。

    李唐听到潘巧莲的话,只是笑着摇头:“十八姐,这仙女图又不真,岂能入得了小米的法眼,想来也就只有你喜欢了。”

    这幅仙女图是武好古年少时摹得,被潘巧莲瞧见后索了来,便成了她的喜爱之物,时时把玩欣赏,还亲自动笔摹过几幅。

    潘巧莲红着俏脸儿瞪了李唐一眼,“便是大武哥哥摹的又如何?大武哥哥的画技出众,早晚能超过他家老公公的。”

    李唐连连摇头,武家大郎的画只能用“不错”来说,却远远称不上一个“好”。在潘楼街市集上,武好古摹的名家字画大概能值个几十缗,如是落“武好古”的款,大约也只有潘巧莲会买了

    倒是现在求见的米友仁有成为名家的潜力,不仅临摹的名家画足以乱真,而且自家的山水画也极为出色,和父亲米芾一起被称为米家山水。

    “十八姐可在么?在下米友仁求见。”

    李唐刚刚把武好古的摹的仙女图收好,房外面就传来了米友仁的声音。

    如今的北宋,理学尚未兴起,风气还是非常开放的,并没有什么大家闺秀不能见人的道理,况且潘巧莲现在算是半个寡妇。连婚嫁之事,都可以自己做主,何况见人呢?

    “有请。”潘巧莲不冷不热地说。

    然后就看见米友仁用一把纸扇撩开门帘,迈步走了进来。

    “十八姐,晞古兄。”米友仁朝着屋内的两人拱拱手,待潘巧莲和李唐见过礼后,他就大模大样寻了把玫瑰椅坐了下来。

    米友仁瞧了一眼潘巧莲那张冰霜一般的俏丽脸孔,心里就是一阵喜欢,不过他今天不是为这位美人而来的。

    “晞古兄,”他问,“你可是有个在潘楼街上勾当的画师名叫武好古的?”

    “知道,”潘巧莲没好气的接过问题,“他现在做不得画师了。”

    “做不得画师?”米友仁一愣,“是何缘由?”

    潘巧莲说:“须得问令尊了。”

    “啊?”米友仁顿感莫名其妙,“家父半月前就去涟水军任上了,叫我如何去问?”

    涟水军相当于县,隶属楚州,军使就相当于县令。米芾虽然是将门出身他是宋初勋臣米信之后,世代为将,是北宋将门培养出来的杰出大艺术家之一,但是却因为母亲当过宋神宗的乳娘,而恩赐了一个文资官身。不过由于米芾不是进士出身,因而做了三十年文官也只升到了军使。

    “那就是在令尊去涟水军前的事了,”潘巧莲说,“有传言说令尊在和刘副都知同游万寿观看八十七神仙图时鉴出其为赝品,还推测是武宗元在数十年前用摹本替下了真本”

    潘巧莲是从李唐那里得知此事的,而李唐则是日前去开封府大牢探望武诚之这个老朋友时得知的。

    而米友仁却被蒙在鼓里,不知道状况。

    潘巧莲美目一转,扫了米友仁一眼,“这武宗元也不好,只顾自己所好,却累了子孙后代。”

    “八十七神仙图在武家后人手中?”米友仁顿时两眼放光,来了兴趣。

    他也是个酷爱字画之人,据说他想换取一幅王羲之的真笔字帖被主人拒绝,竟要投水自尽。现在听闻吴道子的八十七神仙图真迹可能落在民间,自然想要据为己有。

    潘巧莲轻声一哼,刚想说话,就听见一阵急促的楼梯响动,然后便是一个潘家金银铺管事在门外报告:“十八姐,武家大郎来了,就在楼下大堂,说是要押了自家的店面。”

    听说武好古来了,潘巧莲吐了口气,可是随即又蹙起了秀眉,樱桃小嘴也撅了起来,显得很不开心:大武哥哥一定是在别处筹不到钱才来的。

    若是押了店面,一定赎不了,以后可怎么办呀?

    坐在她对面的米友仁却没有注意到潘巧莲的表情变化,只是笑道:“正说他,他就到了,还真是巧啊。”

    “你也要见奴的大武哥哥?”潘巧莲问。

    “不瞒十八,我此来就是想打听他的消息。”

    潘巧莲警惕地问:“也是为了八十七神仙图么?”

    “非也非也,”米友仁摇着纸扇子道,“八十七神仙图这样的至宝,轮不到我个国子监生来染指,我是为了桑家瓦子图而来的。”

    潘巧莲愣了愣,“桑桑家瓦子图?是界画吗?谁画的?”

    “武好古啊。”

    “大武哥哥?”潘巧莲道,“你莫不是搞错了吧?武好古的白描画和黄家富贵在潘楼街上数一数二潘巧莲的标准,可是他的界画却没见过。”

    “十八姐你不知道,他的界画堪称当世第一!”米友仁苦笑道,“以我的画技,连临一幅桑家瓦子图都做不到啊。”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