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这是一个乌樟木雕制而成的木箱,静静地摆放在了桌面上。

    温润的黄色,在油灯下更显柔和,一点也不显眼。箱子表面也没有什么雕花,而是保持着天然的木纹,还能看见几个木结疤。

    这只箱子的外形,真是普通到了不能再普通的地步,但是这只箱子里面装着的东西,却是一点要不普通。

    郭京、刘无忌和傅和尚,此刻都拢着手站在箱子旁边,三人脸上的笑容,自是掩饰都掩饰不了啦。

    郭京笑道:“大郎,何不打开来看?”

    武好古凝视着这个樟木箱子,片刻后迈步上前,打开锁扣,把箱子掀开。

    里面堆满了用红丝带捆成一叠一叠的盐茶交引!

    大宋货币以铜本制为主,白银亦可流通。但是铜和银对于动辄数千上万缗交易金额的开封府画行而言,都太重太麻烦了。所以开封府画行的大额交易,多半是用盐茶交引,通常都是十缗面值的交引按照七八缗折算成铜钱进行支付的。

    “一共六千六百六十六张,全都是十缗面值的,已经点验过了。

    大郎,这下发财了!发大财了!”

    饶是见过大世面的郭京郭三郎,现在说话的声音都有些颤抖了。六千六百六十六十缗交引,折合成铜钱正好是五万缗。按照画行里面通行的分赃比例,其中的三千三百三十三张交引归武好古所有,余下的由郭京、刘无忌和傅和尚均分,每人可得一千一百一十一张,相当于八千三四百缗。

    这笔巨款,足够让郭京、刘无忌、傅和尚三人一夜脱贫,在寸土寸金的北宋东京开封府城外买上一座大大的田庄,从此过上地主阶级的腐朽生活了。

    若是在开封府外城内,八千三四百缗也足够买上一所很不错的宅子了开封府的房价和后世的北上广深一样,都是贵到天上去的。置一所普普通通的住宅就得花上八千九千的,稍微好一点就得上万缗了。

    而开封府城内普通劳动人民的工价工资收入,通常就在每月两到五缗之间。往多了算,一年不过六十缗,得不吃不喝一百五十年才能买得起一处房产!

    所以对郭京、刘无忌和傅和尚而言,原本在东京开封府买房就是个不切实际的梦想。

    可是现在,仅仅是一次画赝品买卖,便让他们三人一步登天,成了有实力在开封府买房的一族了。

    而且还可以做到有房无贷!

    武好古看了眼前三个脸上快要乐开花的兄弟,也笑了起来:“的确是发财了,不过我们暂时还不能花用这些交引。

    今天在苏家铺子里面,姓刘的大貂珰和陈佑文恐怕已经生了疑心,若去再想想就能知道事情蹊跷了。

    所以他们一定会四下查找我们如果我们马上把这些交引花出去,那可就逃不过他们的眼线耳目了。”

    这便是用交引进行结算的不便之处了,交引在开封府内相当于一种用盐和茶作为担保的大额票据,是“银行”间结算和大额买卖的支付工具。

    而且,每一单使用交引的大额交易,通常都会有界身巷“金银绢帛交引铺”参与并提供“做市”服务交引和铜钱的汇兑价格都是由界身巷控制的,一般是由界身巷的行首们行业之首的意思商量出一个统一的买入和卖出价,通常卖出价会比买入价贵个百分之五左右,这便是界身巷的重要利润来源了。

    而界身巷和潘楼街之间的关系又实在太过密切,如果刘有方、陈佑文存心要打听,恐怕武好古等人一旦大量动用手里的交引,就会被他们发现了。

    到时候可就有天大的祸事了!

    所以武好古等人这次得到的六千六百六十六张交引和之前卖摹本得到的一千多张交引,现在都有个安全变现的难题。

    “这可如何是好?”

    “他们要一直盯着,这交引甚底时候才能花出去?”

    郭京和刘无忌都有些着急了,郭京是凡人,刘无忌是个假道士,都想着攒钱买房娶婆娘过日子呢。

    傅和尚倒是不急,只是笑盈盈不说话。

    “有办法的,”武好古一笑,“只需把这些交引‘洗一洗’,就能变成铜钱和银铤了。”

    交引扎眼,而且还是有期限的,过期就只能折价换成新一届的交引,因此不能长期拿在手里。而铜钱和银铤就不同了,它们到处都能流通,根本无法追查。

    “洗?”

    “怎么个洗法?”

    郭京和刘无忌都没有洗钱的概念,因而有此一问。

    武好古笑了笑说:“莫着急,大郎我有的是办法把交引变成黄铜白银的。

    不过今日,我等还是收好了交引,再去烧猪院一醉方休!”

    “好!一醉方休!”

    “便去烧猪院!”

    “一起吃酒去。”

    武大郎这显出了大本事,让跟随的兄弟都发了横财,大家自然以他为首,他要去喝酒,郭京、刘无忌和傅和尚三人便都随着一起去了。

    金水河畔,刘有方宅邸。

    美轮美奂的物化阁上,看上去闷闷不乐的刘有方正坐在一张玫瑰椅上,手里拿着醉罗汉图的“原本”在细细观看,越看眉头却是拧得越紧了,看到后来还轻轻摇了摇头。

    “阿爹,这幅画”

    刘瑷站在养父身后,也在看画,却没瞧出不妥。

    “这画和先前看见的摹本,几乎一模一样啊。”

    刘有方淡淡地说着,语气中带着几分疑虑。

    刘瑷道:“摹本和原本自然是一样的若是出自高手,完全可以乱真。”

    “是啊,”刘有方点点头,“完全可以乱真都真到了为父都分不清原本、摹本的地步了。”

    实际上,刘有方手中的画也是个摹本!

    真正的原本是画在一张熟宣上的,现在还藏在武好古在大相国寺租住的僧房里面呢。

    因为所有的摹本、原本都出自一人之手,自然也就难分仲伯了。

    刘有方又摇摇头,“摹得太好了,儿啊,你自己也临摹过,觉得这幅画容易临摹吗?”

    “不易。”刘瑷摇摇头,“很难临,这画上的罗汉上半身孩儿临不了。摹倒是能摹出来,不过”

    “不过摹得不好?”刘有方问。

    “爹爹说的对,孩儿还摹不好,需多试几次。”刘瑷看着养父,“爹爹,您怀疑”

    “不怀疑,我不怀疑,”刘有方轻轻卷起了醉罗汉图原本的画卷,“五万缗买下的东西,还怀疑个甚?寻个机会,便把图送去端王那边吧。”

    “那界身巷要不要盯着?”

    刘有方哼了一声:“自是要盯着老夫倒要看看,这幅醉罗汉图到底是哪个惹不起的西军观察?”

    他原来没有怎么怀疑醉罗汉图的真伪,也不想深究下去。但是却知道今天的唱卖是有人在设局那个和陈佑文叫价的人,多半是个托!

    在开封府东十字街的鬼市子耍弄刘有方这样的人物,实在是有点活生生打脸了。

    刘有方脾气再好,也很难咽下气去。

    “好的,孩儿这就让人去盯严一些。”

    “还有八十七神仙图也得尽快弄到手里。”刘有方看了一眼养子,“端王殿下多半知道万寿观的那幅是临本了,以他的性子,准保想得到真迹此事若是成了,你这辈子就不愁了,知道吗?”

    刘瑷一怔,“孩儿这辈子,难道官家他”

    刘有方压低了声音:“官家命中无子了!”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