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天色,将明。

    随着天气日益变暖,白昼的时间也在延长,寅时才过了一半,天色变开始方亮了。

    苏家茶坊里面灯火通明,高高的房梁上,还挂着十几只灯笼,照得挑高的底层大厅一派光明。

    大厅里面,除了中间一张桌子是留给卖家的现在还空着,其他的桌子上都坐了人。还有些来晚的,没有占到桌子,只好立在厅内。

    苏家铺子之内,竟有了些人山人海的意思。

    郭京、刘无忌和傅和尚三人组到了,当他们走进苏家铺子大门的时候,迎面就是一阵热风扑来。

    郭京也是个见过世面的人,作为禁军骁骑,他可是在三衙管军和枢密院的大老爷跟前亮过相的,自然不会被铺子里人山人海的场面吓住。一开口,还是纯粹的关西口音:“嚯,这铺子里怎恁般热啊?”

    “好像还有一张桌子空着,是给我们留的吗?”刘无忌稍稍有点紧张,不过语气听着还是挺镇定的。

    “可把两位大官人给盼来了。”

    刘无忌的话音刚落,苏家铺子的苏大郎就快步上前,躬身行李。

    因为傅和尚还是仆童打扮,所以被苏大郎无视了,在他眼里只有两位大官人。

    “这边请。”苏大郎毕恭毕敬做了个肃客的手势。

    “哈哈,洒家谢了。”郭京一拱手,拎着“吓人剑”就大步向前,一看就是粗鄙武夫。

    刘无忌抱着个画卷,在后跟随,显得小心翼翼其实是有点害怕,应该是怀抱重宝。

    陈佑文、陈宝父子,这时候也到了那张空着的桌子旁边,看见郭京等三人走来,陈佑文便施了一礼。

    “在下翰林图画院待诏直陈佑文,见过二位大官人。”

    “机宜,”郭京装作不知,头问刘无忌,“翰林图画院待甚底直的,是个几品官啊?有没有你官大啊?”

    听到这话,陈佑文的眉毛就微微一挑,看着刘无忌的眼神,多了几分尊敬。

    “待诏直不是官,”刘无忌摇着纸扇子说,“得熬到出职才是个官。”

    “哦,那便和洒家一样了。”

    两人一唱一和,自然还是在讲故事。

    是在告诉众人,刘无忌这个机宜是个官!而且是文官写机宜文字、管勾机宜文字都是授予文官的差遣,很可能还在东华门前唱过名,你们是惹不起的!

    而郭京的身份也不难猜到,他是个很快就要授官的无品武臣,该是进武校尉、进义校尉一级。这个级别的武官在西军一般都给能征善战的厮杀汉在做,你们是打不过的!

    “待诏,你有甚事寻洒家啊?”

    郭京冲陈佑文拱拱手,大马金刀就往椅子上一坐,随后才是刘无忌坐下。

    好跋扈啊!

    众人看得直摇头,一个无品杂流的武官,居然不把管勾机宜文字因为知道刘无忌是官,所以大家都认为他是管勾,而不是写的文官放在眼里。

    不用说,这货一定是个只知道砍人的粗野武夫

    “在下想看一眼醉罗汉图的原本。”

    “机宜,能给他看吗?”郭京问刘无忌。

    “能啊,翰林图画院待诏直可是画大家。”刘无忌说着话,便双手奉上了手中的画卷。

    陈佑文接过画卷,轻轻展开,果然是醉罗汉图的绢本,绢色泛黄,显得古扑陈旧,但是保持得很好,没有发霉和虫蛀的极限考虑到此画出自气候干燥寒冷的西北,倒也是正常的。

    画上的墨色有点褪了,不过仍然非常清晰,一笔一画,都透着大家风范。

    罗汉的上半身没有穿衣服,肌肉、皮肤、五官、手掌都栩栩如生,身体各部的比例和结构也非常自然,看着就非常真实。罗汉的僧袍上半部扯了去,卷在腰间,因此腰部以下是有衣带的,典型的吴带当风,很有一些吴道子的味道。

    不过能画出罗汉下半身的“吴带当风”的画师,在眼下开封府就有好多,画卷做旧对大行家而言也不难。

    所以这画真正值钱的,还是罗汉的上半段身体部分。

    能把人的身体画得那么好,那么真的画师,陈佑文是想不出有谁的,就是吴道子也做不到!

    “画上没有跋,没有款,没有印,怎知道是画圣真迹?”陈佑文问。

    刘无忌笑道:“不瞒待诏,这画是不是吴道子的,没有人能说清楚。不过能把罗汉画到这种地步,可称画圣吗?”

    “倒也是。”陈佑文点了点头,说道,“这画从品相看,的确是古画,多半唐朝的东西,保存良好。

    不过不能确定是吴道子的真迹,而且无款、无跋、无印,在收藏价值上是要打折扣的。”

    陈佑文不愧是“老画”了,一番评论,不仅公正严谨,而且还不着痕迹地把醉罗汉图的两大卖点之一吴道子真迹给拿掉了!

    还点出了此画另一大缺陷:无款、无跋、无印!

    中国的画收藏,讲究传承有序,也就是要有作者的落款,作者和收藏者的题跋、押印。但是这本醉罗汉图绢本上是什么都没有。

    “陈待诏,让老夫也来掌一眼吧。”

    陈佑文刚刚说完,李唐已经到了他身旁。李唐是代表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来掌眼的。

    今天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是负责为画交易融资的,自然要看看东西好不好了。

    陈佑文没有把画给李唐,而是问刘无忌,“机宜,可以吗?”

    “可以。”

    李唐从陈佑文手中接过画卷,也仔细观看了起来。

    “这应该是个粉本,如果老夫没有猜错,应该是敦煌石窟壁画的粉本。”

    李唐继续发表评论道:“衣服的画风的确是吴道子的,但是罗汉的身体不是吴道子的吴道子画得没那么好,这罗汉画得太好了。”

    说完后,他就把画卷双手奉还给了陈佑文。

    “还有人要看吗?”刘无忌又喊了一声。

    “让老夫和小米也看看吧。”

    王诜和米友仁双双出现在了楼梯口,王老驸马又道:“高俅,去把画拿上来。”

    “喏。”高俅唱了个喏,便起身走到了刘无忌跟前,拱手道:“大官人,可否让驸马王刺史看看画?”

    “驸马要看,自然可以。”刘无忌对一边的郭京道,“三哥,你陪这位高大官人走一遭。”

    “好勒。”郭京应了一声,提着“吓人剑”就和高俅一起上了楼。

    王诜和米友仁一先一后看了画,都只是点点头,没有说话,就转身上楼,没有自己的包间,而是进了刘有方和刘瑷所在的雅间。

    很显然,他们和刘氏两父子的关系是很不错的!

    “既然都看完了,那就开始唱卖吧。”

    从高俅手中接过画卷,刘无忌便蹬着椅子站上了桌子,把画卷高举过头。

    “此画,唱价两万缗,可有人要吗?”

    两万缗不是小钱,不过对于“吴道子真迹”而言却是很便宜的。在唐朝后期的时候,吴道子的画就值这个价!

    而北宋末年的经济不知比唐朝后期好多少倍北宋末年什么的,也只有武好古知道,在别人看来,如今大宋内无藩镇外无强敌西夏早就不强了,辽国也和宋朝和好多年,真正是太平安乐之世啊!

    这古董字画能不贵吗?

    不过唱卖就是这规矩,开价不能一步到位,这样才能引人竞买。

    “这画,入**侍省的刘副都知要了,还望各位行个方便!”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