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看见陈佑文、陈宝两父子朝自己这边走来,武好古便感到一阵急促的心跳。

    这是害怕了!

    不过这害怕不是发自灵魂的,而是来自武好古的躯体的自然反应。

    很显然,原来那个武好古不是个胆大之人,要不然也不会在开封府大牢里面给吓个魂飞魄散了。现在也不知道是魂没换干净还是别的原因,反正武大郎看着潘巧莲就忍不住喜欢,见了这两个姓陈的还是有点害怕。

    “这位大官人,”陈佑文这时已经站定了,冲着端坐不动的武好古一拱手,“在下是翰林院待诏直陈佑文,今日陪两位中贵人办事,还望行个方便!”

    行甚底方便?难不成别人都不叫价,便叫刘有方那个没卵子的腌渍货低价得了爷爷的醉罗汉图么?

    武好古一听这话脸都有点青了,看着陈佑文那张儒雅潇洒的生面孔气就不大一处来。

    自家的祸事,他们姓陈的也有一份!

    现在他们居然还要自己在待会儿唱卖的时候行个方便好方便他们快些逼死自家父子吗?

    真是岂有此理!

    “哼!”

    武好古的答,只有冷冷一哼。

    他这一哼,却把陈佑文陈大待诏直给镇住了。

    陈佑文已经自报家门了,而且还提了“两位中贵人”,虽然没有报上刘有方、刘瑷的大名。但是只要常在开封府画行走动的,谁不知他陈佑文是两位刘老公的人?

    不给翰林图画院待诏直的面子就罢了,居然连两位大貂珰的面子也不给

    “你这鸟厮别给脸不要脸”

    陈佑文还在瞎琢磨,他儿子陈宝却先怒了。

    陈宝今年才堪堪十六,模样和他爹一般的儒雅潇洒,只是没有胡子,瞧着也鲜嫩不少,按照后世的标准,就是一块小鲜肉。可是这小鲜肉脾气却不小,手上也有功夫,年纪轻轻就是翰林图画院的学生,成为待诏只是早晚之事。在潘楼街上勾当的人,见着他没有不头疼的,原来那个武好古也没少挨他欺负。

    不过现如今的武好古已经脱胎换魂了,真不怕他,而且现在也不能露怯,要不然待会儿还怎么做托抬价啊?

    再说了,刘有方、刘瑷都是在画史上留名的人,武好古知道他们没甚大前途的。

    而且在当下元符元年的东京开封府,能怼刘有方刘老公这个大貂珰的官实在太多了。凡是东华门外唱过名的好男儿,都不惧他的。

    “呯!”武好古猛一拍桌子,张口就骂,“哪儿来的腌渍货?敢如此放肆?”

    陈宝当时就蒙了,他哪儿叫人这么怼过?

    “你你可知我们是在陪入nei内侍省副都知办事?”

    入nei内侍省副都知啊!

    对于在潘楼街上勾当的人们而言,这简直就是天王老子。

    “办事?”武好古又是一声冷哼,打起了官腔,“是在替官家办事还是打着官家的名义办自家之事?”

    “你”

    陈宝想和武好古争论,却一时不知道该说什么。

    武好古的话听上去不像是潘楼街上勾当的人说的,倒像是官衙里的老爷在说话。

    “这位大官人,小儿年幼无知,如有得罪,请多包涵。”

    陈佑文被武好古一番虚张声势唬住了,连忙阻止儿子继续和其争论。

    开封府是天子脚下,那些东华门唱名后尾巴翘到天上去的愣头青文官太多了。这帮人发起疯来官家都不怕,他陈佑文别说还没出职,就是得了官,也不过是个“伎术官”,见着进士出身的文官照样抬不起头。

    现在这位帷帽遮面的爷那么横,可别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文官大老爷。若是被这种人寻了晦气,刘有方、刘瑷两个老公可保不住陈家

    “小儿无知,多有得罪,请大官人见谅。”陈佑文摸不清对方的底细,只得拱了拱手,拉着儿子陈宝去另一边找了张桌子坐下。但是两父子的目光,仍然死死盯着武好古。

    又过了一会儿,门外再次响起了车马声音。苏大郎飞也似的迎了出去,接着武好古就听见了高俅的声音。

    “可有雅座吗?”

    “有,有。”

    “一个雅座,再加一张桌子。”

    “好,好,里边请,里面请”

    跟着苏大郎进门的是几个华服锦袍,带着帷帽的男子,其中一人瞧见了没戴帽子气呼呼坐着的陈佑文。

    “咦,陈待诏今天可是君子坦荡荡啊。”

    上来就拿陈佑文开涮的,肯定不是一般人。

    陈佑文也不敢怠慢,忙起身施礼,“这位大官人说笑,在下今日是陪两位中贵人来此的。”

    “中贵人?”

    “是刘副都知和刘供奉。”陈佑文说,“他们就在楼上的雅座。”

    “是他们啊,倒要去相见的。”几个华服锦袍人中的一个说着话就摘下了头上的帷帽。

    武好古隔着薄纱看见那人上了些年纪,蓄着长髯,很有些气度。

    “小底拜见王刺史。”陈佑文认得那人是王诜,马上躬身行礼。

    “免了,免了。”王诜摆摆手,又对刚才就拿陈佑文开涮的人道,“寅哥儿,你也别遮着了,和我一块儿去见老刘、小刘吧。”

    “好啊。”

    被唤作“寅哥儿”的男子也拿下了帷帽,这个人武好古认得,就是那个辩出万寿宫内的八十七神仙图是临本的米芾米襄阳的儿子,人称小米的米友仁。寅哥儿是他的小名,只有亲近的长辈才叫的。

    王诜和米芾都是北宋开国勋臣的后代,同属于开封的世代将门。米家老祖是彰武军节度使米信,是赵匡胤的心腹。王家将门的老祖是武宁军节度使王全斌,带兵攻灭后蜀的就是他。

    所以王米两家算是世交,而王诜和米芾两人因为爱好相同,关系尤为密切。

    王诜和米友仁一起摘了帷帽,在苏大郎带领下上了二楼,先入了两位刘老公的包厢,接着米友仁独自出来,又进了潘巧莲所在的包厢。

    显然,米家将门的米友仁和潘家将门的潘巧莲也是熟识的苏家茶坊虽然有两层,不过从里面看却是“楼中楼”的布局,从底层的大厅可以看到二层的雅座。

    武好古把满是敌意的目光收了来,却看见高俅和几个大约是王、米两家仆童的人,都把遮住头脸的帷帽取了下来,在陈家父子旁边占了个桌子。

    客人还在陆续赶来,进来的时候照规矩戴着帷帽,有几个看见了没戴帽子的陈佑文,便主动上去招呼,聊了几句,便和王诜、米友仁一样,脱了帽子上楼去和两位刘老公说话了。

    武好古认得其中的三人,分别是端王府知客吴元瑜、光州防御使赵令穰和其弟隰州团练使赵令松。

    吴元瑜是个老者,而两位姓赵的都是中年人,是相貌堂堂的男儿,蓄着络腮大胡子,穿着红罗包腰肚袍,看着像是赳赳武夫。

    不过武好古知道两人的底细,他们俩是赵匡胤的五世孙,也是世戏台上赫赫有名的“八闲王”赵德芳的后人。两人现在虽然都当着大宋的高级武官,但实际上做的事情和武好古一样,都是画家,还是能把画摆进故宫博物院的大画家如今北宋东京开封的将军们,还真都挺值钱的!

    而如今这些在后世都赫赫有名的大画家,都为了武好古的一幅醉罗汉图大清老早就聚到了苏家茶坊。

    光是这一点,就足够让武好古得意了。

    可是此时此刻,他被帷帽遮挡住的脸孔,却是铁青似黑!

    因为来的那些大人物,全都被翰林院待诏直陈佑文请上了楼,去和刘有方、刘瑷两个老公相见了。

    看来待会儿唱卖开始的时候,没有多少人会开口喊价了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