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孟春时节的开封府,气候湿润温和,雨水丰沛,有点类似后世的江南。

    三月二十又下了一夜的雨,到了次日四更天时才渐渐止息。武好古走出大相国寺,呼吸着雨后格外清新的空气,心中的积郁被清扫一空。

    今日便是唱卖醉罗汉图“原本”的时候了。

    若能卖个好价钱,武家便能缓上一口气了,但若是卖不出价

    武好古的一双眉毛又渐渐拧了起来。

    郭京也看出了武好古的心思,只好在一旁低声打气,“大郎莫忧,五日前但是摹本就卖出去八千缗了,今日的原本怎么都卖出一万六吧?到时候我们兄弟把该得的钱都借你,便有两万四千,还怕还不上宫里和万家铺子的账?”

    “没错,若是卖得不好,我们就把该得的那份借给你。”

    “大郎,我等兄弟,总要助你渡了眼前的难关。”

    在郭京之后,刘无忌、傅和尚也纷纷表了态。

    很显然,他们事先已经商量过了,无论如何都要帮武好古渡了难关,这才是患难的好兄弟啊!

    武好古也不做作推辞,而是冲着三人一拱手,说:“好古谢过了这次只是个开头,这做画的勾当,日后还可以继续,总要让兄弟们都发了财。”

    “好,一言为定!”

    “就该如此。”

    “便一起发财吧。”

    郭、刘、傅四人也都是爽气的性格,纷纷大笑着答武好古。

    武好古点了点头,“不多说了,好古先去了,在万家铺子里面候着诸位到时,我等一起做个好局!”

    这一局和上一局不一样,武好古不扮仆童,而是要去打个前站顺便做个托毕竟在鬼市子上唱卖画的事情过去没有发生过,会发生甚底事情,武好古心里也没底,因而才决定先走一步去万家铺子里面坐着。

    而“做托”则是画行常用的炒作手段,在唱卖活动中,“托”更是必须要安排的,以免唱卖的场面冷清。

    由于武好古手头乏人可用,因此只能亲自上马做个托了。

    从大相国寺到东十字街鬼市子的距离不近,得沿着汴河大街向东走上好几里地,拐上第二甜水巷往北走直到上了马行街后再往北,到潘楼街再拐弯向东,再走上一段,才是大名鼎鼎的东十字街鬼市子。

    因为武好古今儿出门太早,天还没亮,街上也无甚底行人,仿佛只有他一个人提着灯笼急匆匆地在蒙头赶路。

    界身巷,三层楼高的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内,一间女儿家的闺房里面,天没亮便点上了灯。

    潘巧莲正在梳妆打扮,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女使在旁奉来了帷帽,还低声说:“李师父已经在大堂里面等着了,他说如果十八姐太乏起不来,他也能应付。”

    原来潘巧莲昨夜住在铺子上,今儿又起大早,也是拜武好古所赐的。不过她不是为了买画而去万家铺子的,而是去给几个大买家提供“金融服务”的。

    今天要做的买卖,金额很可能达到数万缗!

    便是用百缗面值的交引也得几百上千张,交易起来很不方便。因此在潘家铺子上存了钱的几个大主顾就要求派人过去负责结算了。

    这事儿本来应该潘孝庵来的,可是非常不巧,因为西边传来警讯,西夏小梁太后正在点集兵马,不知道什么时候便要打来了。所以潘孝庵再次接到军令,要去捧日军当值了。

    而潘巧莲就只能“代兄出征”,起个大早带着管事、伙计去万家铺子了。

    “他一老人家都能起大早,我才多大年岁,怎就起不来?小瓶儿,我们走吧。”

    潘巧莲淡淡一笑,便起身接过帷帽,向门外走去。她那个唤作“小瓶儿”的女使,也连忙拎上个可以单肩斜挎的布包,也跟着出去了。

    开封内城西北,金水河畔,金翠楼台,杨柳垂垂的保宁赐第之内,今年已经五十岁的老驸马王诜也难得起了个大早。这个时候正在一个打着连天哈欠的小妾的伺候下更衣。在他的卧室里面,赫然摆着一个三角画架,和武好古让人打造的画架,竟有七八分的相似。

    画架上面也摆着画板,板上也贴着生宣熟宣。而在宣纸之上,则是用炭条打得画稿,画稿上的内容,和武好古送给高俅的桑家瓦子图几乎完全一样,显然就是个摹本。

    在妻子蜀国公主早逝,几个爱妾被宋神宗下诏杖打并配给士兵,本人也被一再贬斥王诜虽然娶了公主,但是命运却有点坎坷,先是被好友苏东坡牵连被贬,然后又因为老婆早死再贬之后,画诗词就成了他的寄托。

    不过为了一幅好画,起这么一个大早,却是很多年未有了。

    门外传来了高俅的声音:“驸马爷,小米官人到了。”

    小米官人就是米友仁,他和王诜是望年之交,也是画一途上的知音,约了今日一起去苏家铺子见识一下醉罗汉图的原本。

    王诜打了个哈欠问:“马车备好了吗?”

    “备好了。”

    “那便就去吧。”王诜冲着身旁伺候的小妾招了下手,后者马上把他扶起来,一起向门外走去。

    “都有谁要去啊?”

    此时此刻,就在距离驸马王诜的保宁赐第不远,入**侍省副都知刘有方的府上。上了年纪,很有点鹤发童颜的锦袍老者正和勾当翰林图画院的刘瑷在说话。

    “阿爹,孩儿所知,去的人有驸马王晋卿、端王府知客吴公器吴元瑜、光州防御使赵大年赵令穰、米襄阳家的米友仁,还有京裁造院作监守蔡居安蔡攸和御史台检法官李伯时也会去。”

    刘瑷管这老者叫“爹”,看来这位老人家就是入**侍省副都知,中卫大夫,密州防御使,主管合同凭由司刘有方了。

    “端王去吗?”刘有方问。

    “不去。”刘瑷说,“不过端王说了,不管谁得了原本,都得借他观看上几日便可。”

    刘有方点点头,说:“端王是不合适去的卖画的是个西军的观察衙内,端王是大宋的亲王,如何能去?”

    亲王和边将接触,再发生几万缗的资金往来,赵佶就是跳进汴河也洗不干净了,所以他肯定不会去。

    “哦,对了。”刘瑷又说,“孩儿还听人说,端王日前从王驸马处得了一幅界画的摹本,喜欢的紧,天天在王府里面临摹,仿佛入了迷。”

    “界画?”刘有方一愣,“端王又喜欢上界画了?大郎,哪里有好的界画楼台?”

    “孩儿吩咐陈佑文去寻了。”

    “甚好。”刘有方站起身,“时候差不多了,便去吧对了,钱可带够了吗?”

    “不须带钱的,”刘瑷笑道,“孩儿让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派人去了,要花多少只管支取便是。”

    “好好,这样甚好。”刘有方往外门外走的时候,突然见刘瑷身边跟着的一个仆童手中拿着两顶帷帽,于是便道,“不必带帷帽了。”

    “不带帷帽?阿爹,那是鬼市子的规矩”

    刘有方一笑,“都是老相识了,有甚底不好商量的?难不成还真的把价钱抬到天上去便宜了那个西军观察?”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