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不对啊,”武诚之这个时候突然觉察出了问题,愣愣看着儿子,低声问,“这等稀世珍品,如何在你手里?”

    “稀世珍品?”武好古笑了笑,压低声音说,“阿爹,应该是稀世赝品!”

    “赝品?”

    “没错,是赝品!”

    “谁做的?”

    “还有谁?”武好古一笑,“当然是孩儿做的!”

    武诚之一脸讶异,看着儿子半晌说不出话。

    他实在不敢相信这幅醉罗汉图是武好古做的。

    因为武好古的画技如何,他这当爹怎不知道?且不说那罗汉的身躯、四肢、五官了,就是那几笔吴家样的兰叶描也不是武好古能描出来的。

    他要有这本事,早就入翰林图画院了,说不定连待诏都做上了。

    可是这画若不是武好古做的,那又怎会在他手里?还有这画若是真迹,只要走潘大官人的路子献出去,武家眼下的灾祸立时可解,现在武诚之应该已经家眯着了。

    所以这画,的确是假的!

    “是摹的?”武诚之还是不相信这幅醉罗汉图是儿子画出来的,他想了想又问,“是不是在鬼市子寻到了半片老纸?”

    在鬼市子上发卖的画不一定是完整的,因为鬼市子上的东西很多都是土夫子从地里刨出来的。玉器、铜器、金器埋土里时间久一点还好说,可以说“老纸”、“老绢”就没那么容易保存了。从棺材板子里面摸出来的画,很多都不完整,而这种画就被称为“半片老纸”了。

    不过“半片老纸”不等于没有价值,关键得看这纸上是什么?如果是展子虔、吴道子这等大家的墨宝,那就想办法修复吧。哪怕是把“老纸”上的画摹下来,再用摹本“造”一幅老画,有时候也能蒙出个真迹的价。

    “对,对,是摹的。”武好古也不和老子多废话了,连连点头道,“阿爹,儿子的确在鬼市子得了半片老纸做了这画还能看得过眼吧?”

    “不错,做得不错。”武诚之满意地点点头,“这手艺连你爹我都蒙过去了,将来是不愁吃喝了。”

    他这是话中有话。

    武家的家产好几万缗,还在开封府最好的市口有店铺,就是武好古啥都不会也不愁吃喝啊。

    将来武好古要靠造假画的手艺才能吃口好饭,说明武家是难过此劫了。

    不过武好古可不信这个邪,他还有“高俅哥哥”,将来没准还有个“赵佶哥哥”,如何保不住家业?

    “阿爹,你莫着急,”武好古安慰他爹道,“等儿子把这纸画蒙出去了,就凑够钱把您赎出来。今后的事情,父子同心,总能扛过去的。”

    武诚之把手中的画卷收好,又递还给了武好古,点点头说:“眼下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大郎,为父还要和你说个事儿。”

    “甚底事情?”

    “为父打算从开封府大牢出去后,便同二娘和离了。”

    “和离?”武好古怔了怔,他知道自己这老爹是很喜欢冯二娘的,怎么说离就要离了呢?这宋朝人的婚姻看来也不是那么靠得住啊!

    武诚之看着儿子,说:“这是为父的意思,画行的祸事不能牵连到你二弟他是读种子,将来总有发达的一日。我父子只要能熬到那时,定能东山再起。”

    原来是这样啊,不过靠武好文真的能行吗?

    武好古想了想,可不记得宋朝历史上有这么一号大人物。靠他还不如靠“高俅哥哥”和“赵佶哥哥”呢!

    “一切全凭爹爹做主。”武好古也不好干涉父亲和小妈的婚姻啊,只能顺着老爹的意思说。

    武诚之的心情仿佛好了一点,虽然家里的祸事总躲不过去,但是有了武好古做的那幅画,多少能再支撑一阵子。

    “大郎,”武好古说,“一定要小心行事。”

    “孩儿明白了,孩儿一定小心。”武好古点了点头。

    他现在做的事情风险极大,是要把一群爱画如痴的权贵当成“好事家”来骗。

    一旦泄了汤,还不被那些人往死里整?到时候便是高俅哥哥,也保不了武好古了。

    在开封外城西北,金耀门外十余里的地方,有一处不是太大的庄园。这庄子规模虽然不大,但是修建得非常雅致,一砖一瓦还有后花园中小小的水池,明显都花了大心思。一看就知道是开封城内某家亲贵的修身养性的别墅。

    大宋官家仁厚,虽然在开国之初释了功臣勋贵们的兵权,但是却保了他们子孙后代的平安富贵。如汉唐那样血洗勋臣豪门的事情,在本朝是从没有发生过的。

    因而在大宋立国一百多年后,汴梁内外,稍微秀丽一些的所在,便都能看见这等精致秀雅的别墅庄园了。

    就在这所别墅的后花园里面,一座四面张挂起薄纱帘幕的小亭子里面,坐着不多几人,居中的就是一老一少两个文士,都带着软帽幞头,一身便装,既潇洒又清爽。年老的白面长髯,气度雍容,一看就是养尊处优大半辈子的亲贵。年少的也儒雅英俊,谈笑之时,一双黑瞋瞋的眼睛不时转动,看起来就是一个精明人物。

    打横陪着两位的是一个三十来岁,白色锦襴衫,体型高大魁梧,面容同样清秀俊朗的男子,正是武好古的“高俅哥哥”。

    在三人中间一张又大又矮的茶案上,摊开了一幅“界画楼台”,正是日前武好古交给高俅的桑家瓦子图。

    年长一些的文士指着宛如真实场景一样的图画,“寅哥儿,人人都说你善于临画,技艺精湛,足可乱真。老夫却是不信的,除非你能当着老夫的面把这幅画给临下来。”

    被称为寅哥儿的青年闻言眉头微蹙,双目凝视着桑家瓦子图,过了好半晌才道:“这画我还真临不了,只能摹驸马,您从何处寻来的这幅界画?”

    被称为驸马的老者就是驸马都尉,登州刺史王诜,他用手中的折扇指了指画作一角,“上面不是有款吗?”

    “哦,”青年文士仔细一看,“武好古没听说过啊。”

    王诜看了高俅一眼,高俅道:“他是武宗元的曾孙,在潘楼街上勾当,武家画斋便是他家的。”

    青年文士点点头,若有所思地说:“不想潘楼街上竟有如此人物,我米友仁一定得会上一会。”

    王诜笑道:“老夫和你一样,也想见见这位界画高手。

    对了,寅哥儿,你方才也说得了幅奇画,不如拿出来给老夫看看?”

    “哦,险些忘记了。”米友仁笑了笑,便摸出个画轴,在茶案上摊了开来,正是张择端所摹的二十本醉罗汉图之一。

    原来四日前在鬼市子上卖出的二十本醉罗汉图中,便有一本到了米芾之子米友仁手中。

    “这个是摹吴道子醉罗汉图?”王诜先看见了画上的跋,然后才见到那个栩栩如生的醉罗汉。

    “是摹本,”米友仁说,“据说明日会在鬼市子的苏家铺子唱卖原本。”

    “唱卖原本?”王诜死死盯着图上罗汉在看,“寅哥儿,你怎么看这原本?”

    “应该不是画圣的真迹,画圣的人身可没那么像

    我看这画,兴许是后假托画圣之名做的。”

    米芾的儿子和米芾一样,都是画大家,同时也都精通造假作伪,这眼力可不比武诚之差多少!

    “是赝品?”王诜问。

    其实他也一样看出问题了。

    米友仁摇了摇头,“是不是赝品,得看了原本才知道画的确是好的,不在桑家瓦子图之下。能画到这个程度,也可当得画圣之名了。

    现在就看这原本是何年月,品相如何了?”

    王诜点点头,笑道:“也对,若是唐朝的画,便不是出自画圣之手,也是一件难得的好东西了。”

    米友仁笑道:“驸马,此画明日便在鬼市子唱卖,不如我二人一起去看看如何?”

    “唱卖?好,便一起去吧。”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