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开封内城西北隅,金水河两岸,高门大宅成群成片地排列与此。从延福宫大内西墙直到内城西北角的天波门间,楼阁亭台便连绵不绝。聚集此地的,便是亲贵门第,宰相府邸,偶尔也有一二显得简朴低调些的宅院是属于执掌内侍省和入N内侍省的大貂珰的。

    翰林图画院待诏陈佑文骑着一头毛驴,跟着名叫刘福的刘副都知府上的管家,借着夜色从内城东南的观音院宅邸一路走来,到将近午夜时才到了入N内侍省副都知,中卫大夫,密州防御使,主管合同凭由司刘有方,刘大貂珰的宅邸。

    此时的宋朝的宦官人数虽然不多,只有一百多人,但是内侍省却有两个,分别是掌管宫掖中的内侍省和掌管机要事宜的入N内侍省。

    刘有方现在就是入N内侍省的副都知,还兼主管合同凭由司。入N内侍省下有几个相当重要的属司:御药院、内东门司、国信所、军头引见司、合同凭由司等等。

    其中以御药院权力最大,该司不仅负责宫廷药品和补品,祭祀大礼上的食品,科举考试、重大典礼及外交方面的宴会活动。

    而且还兼管祭祀文字、宗教活动、制造管理皇帝服饰等等和御药一点儿边都不搭的事情,甚至还可以接受各式奏章!被称为“内制”的翰林学士院与皇帝之间的章奏传递就通过御药院进行。

    另外,御药院还负责引导大臣觐见皇帝,并对其班次和顺序加以规范。而且,御药院的内侍还负责在君臣问对时侍立殿角皇帝和大臣间的对话,都瞒不过他们的耳朵。

    除了御药院干着和名目不符的事情之外,内东门司同样不是看大门的机构,该司是皇帝和外界联系的一个秘密通道。特别是在太后临朝的时期,该司事权更重,因为皇太后和执政大臣议政的地点通常就在内东门。

    国信所又称往来国信所,这是一个外交机构,负责和契丹辽、高丽等国使节交聘之事,也负责搜集情报。

    军头引见司顾名思义,就是受理军队人员的升迁改官等需要面见皇帝或相关机构的申请和引见事宜的,同时还参与管理武举考试和军法审判,一度还兼管马步两直皇帝亲兵,直到熙宁变法才废引见司兵,不过军头引见司的权力依旧很大。

    而刘有方主管的合同凭由司在事权上虽不如御药院、东门司、国信司和引见司,但是也是个极为重要的司属。其主管的是禁中财物,负责赐下或宣索物品,包括主管军队功勋赏赐,也可以管到禁中所藏的画文玩。从刘有方在宫外置下的宅院看,就可知主管合同凭由司是个油水非常丰厚的差遣。

    这宅院,背靠金水河。面积虽不算大,却极其精致,亭台楼阁都打造得美轮美奂,还随处可见惟妙惟肖的壁画。

    在院中一座名为物华阁的小阁楼里,陈佑武见到了自己的顶头上司,刘有方的养子,勾当翰林图画院的供奉官内侍阶官刘瑷。

    刘瑷约莫三十多岁年纪,保养得极好,眉目清秀,肌肤细腻,一身文士打扮,鬓后插着一朵刚刚摘下的玫瑰花,显得有些妖娆。

    “陈待诏,神仙图可在武家人手中么?”

    站立在堂下的陈佑武神情显得有些局促不安,听到刘瑷的提问,忙答道:“大官宦官的尊称,那武诚之并不承认手里有八十七神仙图”

    “哦,”刘瑷一笑,“也许真没有。不过咱家也不能就这么算了,陈待诏,你觉得呢?”

    “当然不能了,”陈佑文笑着说,“这是武诚之的劫数,即便中贵人饶了他,别家也饶不了他而且姓武的也没有一点悔意,要不然今天他就该把珍藏的名家画和潘楼街的店铺献给大官您。”

    “哈哈,咱家可不要他的店铺,不过他家的那些珍藏还是能看一眼的”

    “大官放心,在下一定让姓武的将珍藏双手奉上。”

    刘瑷瞧了眼陈佑文,接着就话锋一转道:“陈待诏,你今日去寻武诚之应该还有别的事情吧?”

    陈佑文闻言马上取出了一个画轴,双手递了上去。刘瑷拿过画轴,轻轻展开,正是武好古摹的一幅醉罗汉图。

    “这罗汉画得太好了,咱家勾管翰林图画院那么多年,也没见过再好的了”刘瑷看着画上的罗汉像,吸了口气,“武宗元怎么说?”

    “他说这画的原本多半出自画圣的弟子。”

    “画圣弟子?”刘瑷想了想,“是哪一位?”

    “这他也不知道。”陈佑文说,“也许是某位不为人知的弟子。”

    刘瑷又问:“可查明真迹在谁手中么?”

    “并不知道,”陈佑文答,“只晓得是西军某位观察的衙内。”

    “西军的观察”刘瑷摇摇头。

    他和他养父刘有方都是“文艺宦官”,可不敢去惹西军的观察。而且如今横山大战在即,便是朝中的章相公也得宠着那帮骄兵悍将。

    “大官,”陈佑文顿了顿又道,“小儿今日在鬼市子上见到了吴元瑜他第一个买了摹本。”

    “吴元瑜?”刘瑷拧起眉头,“你说端王他会不会”

    陈佑文点点头,“多半会的,端王最喜画。”

    “那咱家可就得把这原本拿到手中,”刘瑷自言自语,“再寻个机会献给端王殿下了。”

    “大官,小儿说西军的那些人准备在四日后在鬼市子唱卖原本,到时候小底就把画买了来孝敬给副都知吧。”

    “唱卖?”刘瑷愣了愣,“鬼市子甚底时候有这规矩了?”

    刘瑷笑了笑说:“那些西军的厮杀汉哪懂鬼市子的规矩?”

    刘瑷摇摇头,“那些厮杀汉却晓得怎么把东西卖个大价钱也罢,四天后还是咱家父子亲自去一趟鬼市子吧。”

    细雨靡靡,如轻纱,笼罩了开封府。

    汴河大街上,冷冷清清。

    不过武好古的好心情丝毫没有被这清冷的雨天给坏了。他现在正和自己的“小妈”冯二娘各骑着一头毛驴,沿着汴河大街往开封府而去。

    他是去开封府探望被押的父亲武诚之的。这些日子,他一直忙于伪造和出卖假画,所以没有去探望过落难的老爹。不过今日他却得了空闲,也有心情去看武诚之了。

    四日前在鬼市子上,他和郭京、刘无忌等四人大获成功,二十本由武好古临摹的醉罗汉图就换来了价值大约八千缗的交引。

    因为醉罗汉图原本出自武好古之手,所以在当晚的“分赃宴”上,武好古独得了四千缗,再有一千缗作为“继续作案”的本钱,由傅和尚保管。另外三千缗则由郭京、刘无忌和傅和尚均分。

    现在只待做旧的醉罗汉图的绢本也是武好古亲自做的在明日的唱卖中卖出个好价钱,武家便能凑够钱退给宫中和万家铺子了。

    这样武诚之很快就能从开封府大牢里面出来,而武家退给宫中和万家铺子的钱也不是白退的,还可以拿八纸画。这些可都是精品啊,起码还能卖个两三万缗,如果再加上武家画斋和其他不大值钱的画,将来可以由武好古继承的财产,怎么都不会少于五六万缗。

    有了这份家当,武好古不能说一定能办成甚底大事儿,至少能在二十多年后那场大难来临之前做一些准备了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