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当店小二端了茶水和炊饼上来的时候,苏家铺子里的人已经多了不少,一楼大堂里几乎所有桌子都“租”了出去,每张桌子上都摆上了各种画文玩。还有不少戴着帷帽的客人在四下转悠,不时在各张桌子前面驻足,仔细观察摆在桌上的每一件物品,又时还会和卖家交谈上几句。

    翰林图画院待诏直陈佑文的大公子陈珍,过来一会儿也头戴着顶大帷帽走进了苏家铺子。他这段时间的心情非常不错,如果不是被帷帽帽檐垂下的薄纱遮了头脸,旁人就能看见他那张枣红色的长驴脸上都快笑开花了。

    潘楼街上的武家画斋,最多再过一个月就会变成他陈珍陈大郎的产业了,而且武诚之的那张官牙身牌多半也会归他所有!

    这可是他这个在画技上难有好前途的画世家子弟,能够谋到的最好的前途了。

    同时陈珍现在也不必担心自己会在将来变成第二个武诚之。因为他爹陈佑文很快就要出职为官了勾当翰林图画院的大貂珰刘瑷已经允了下来,图画院下一个出职的,就是陈佑文!

    虽然伎术官在大宋官场上没有什么好前程,多半就是挂个寄禄官然后继续干待诏直的差遣。不过有个官身和没有官身就是不一样!如果武诚之有个九品官职傍身,哪怕是武阶,也不会落到现在这等地步。

    而且陈佑文今年才四十出头,如果保养得当再活三十年都是可能的。到时候陈珍那个画技出众的弟弟陈宝,早就干上了翰林画院待诏,多半还在老头子陈佑文的安排下出职为官了

    而眼下正是陈佑文出职为官前最关键的时刻,只要陈家能找到一两件珍宝献上去,那出职的事情就是板上钉钉了!

    所以一向不大愿意早起的陈大郎,近一个月来每天都是天没亮就揣上一叠交引茶叶交引,最初是在江、淮间领取盐茶的凭证,后来发展成了一种有价证券,在开封的画交易中,交引起到了大额支付工具的作用,在东十字街口的茶坊里面转来转去。

    可是一月转悠下来,陈大郎也没觅到甚底能入眼的好宝贝。今天他已经逛了几家茶坊,同样没见到好东西。不过他也不着急,画文玩行最忌的就是一个“急”字,淘宝贝的不能急,有宝贝想要出手的同样急不得。

    这事儿,就得耐住性子慢悠悠的来

    慢悠悠走进苏家铺子陈珍突然觉得周围有些嚣杂,抬头一看,发现这间铺子里面的人明显比其他铺子要多,还有人小声的在互相交谈。

    “一本摹本就要300缗,还不是甚底名家摹的,这原本他们想要多少?”

    “可不是嘛,还不止一本,有20本”

    “那你买不买?”

    “呵呵,再说”

    陈珍听了一耳朵,马上就意识到可能有好东西出现了!

    光是摹本就敢要300缗!还不是名家临摹的,而且摹本数量还不少,足足有20本

    鬼市子上的勾当哪有这样做的?

    可问题是,虽然茶坊里面的人都议论纷纷,表示不满,可是却没有人扭头便走!

    如果不是好东西,人早走了。

    “小哥,有甚底宝贝啊?”陈珍摸出了几个铜板,塞在一个店小二手中。

    “画圣的摹本。”

    “甚底?”陈珍愣了愣,“只有摹本?”

    “说是有原本,但是今日只带了摹本过来,先卖摹本,等大行家们都见了,再来唱卖原本。”

    “还有这等事情?”陈珍愣了又愣。

    鬼市子上的交易都是偷偷摸摸的,哪有唱卖的?

    “摹本在哪儿?”陈珍又问。

    “就在那边。”

    陈珍顺着伙计手指的方向看去,就见在茶坊一角挤着不少戴着帷帽的人,人人手上都拿着个展开的画轴在看,有几个大概嫌薄纱隔着看不清,干脆把薄纱掀了起来。陈珍认出了其中的两人,是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的掌眼先生李唐和端王府知客吴元瑜。

    李唐肯定是来瞎逛的,他也没多少钱,根本买不起好东西,平日逛鬼市子就很少出手,哪怕出手买入的也是几十缗到二三百缗的东西。而他背后潘孝庵、潘巧莲两兄妹也不会在画文玩上花巨款,所以李唐也不怕别人知道身份。

    而端王府知客吴元瑜也是禁军将门出身,有个武臣阶官,本人却是画大家。不过他不是替自己来“淘宝”的,而是帮着端王赵佶来看东西的。

    在眼下的开封府,端王殿下还有谁敢招惹?所以他也不怕露出真面目。

    陈珍凑了上去,挤到了吴元瑜身边,低声笑道:“吴大官人,得了甚底好东西?”

    吴元瑜是个心宽体胖的中年人,乐呵呵的样子看着像个富员外。他也是画行里面出名的好脾气和没架子,听到有人发问,便笑着道:“东西好不好不知道,但是这画确实是好的!你来看”

    说着话,吴元瑜就把展开的画卷送到了陈珍眼前,“这画上的醉罗汉的肉身部分,是真正做到了栩栩如生。五官、须发、头颅、四肢、手掌、胸腹,都做到了形神皆似,无一不真。而这等画人的笔法,是我平生所未见的。

    至于罗汉的衣带,则是典型的吴带当风,是不是画圣的真迹还得看原本。”

    陈珍也是个画行家,用不着听吴元瑜介绍,就看出这纸醉罗汉图的绝妙之处了。且不说不知真假的“吴带当风”,单是这罗汉的肉身,便用了出生在画世家的陈珍没有见过的高明笔法。

    这时吴元瑜已经收起了画卷,然后走到郭京、刘无忌所在的那张桌子边上,将四十张十缗面值的茶叶交引递给了站在郭京身后的武大郎。

    茶叶交引类似于一种以茶叶为抵押的债券,在开封城内充当大额交易货币时是要在面值上打折的。

    通常十缗面值的交引在开封府的价值七缗至八缗之间,因而四十张十缗面值的交引,实际上的价值就在三百缗左右。

    武好古验过了交引干画行勾当不识交引、度牒真伪是不行的,确定是真的以后便收了起来。

    吴元瑜则冲着刘无忌一拱手道:“大官人,原本何时唱卖?”

    “五日后唱卖,还在苏家铺子。”

    “好,”吴元瑜点点头,“到时候我还会来捧场。”

    “那在下一定恭候大驾。”刘无忌站起身,像模像样地冲吴元瑜拱手行礼,然后目送对方离开。

    这时郭京突然爽朗的大笑起来,“呵呵,观察的小衙内还真了不得啊,摹的本子也能卖出300缗!”

    “三哥,”刘无忌厉声道,“你怎就管不住一张嘴呢?”

    “哦哦不说了,不说了。”郭京挨了训,却也没有真的闭嘴,而是马上嚷嚷起来,“时候不早了,诸位都看过了摹本。若是要买,那就拿钱过来,若不想买,便把画卷还来。”

    原来吴元瑜是第一个掏钱购买的,之前看得人倒是不少,但是三百缗的要价也的确狠了一点,所以还没人掏钱。

    不过看见吴元瑜这样的画大行家痛快地掏了钱,武好古他们几个原本悬着的心可算是放平了。

    因为他们知道,跟风的人很快就会出现!

    “买!”

    果然郭京的话音刚落,马上就有了第二个买家,原来是武诚之的老友,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的李唐。

    他虽然没有甚底大钱,但是三百缗还是拿得出来的。

    “我也买了!”

    “买了!”

    “买”

    吴元瑜和李唐不仅是画文玩行家,而且他们自己都是画师,能被他们看上的摹本肯定是好东西了。

    于是所有手里拿着画卷的人都不再犹豫,纷纷掏出了交引、度牒。

    而没有拿到摹本的人,包括陈珍在内,全都挤到了郭京、刘无忌的桌子前面,想要从剩下的摹本中拿到一本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