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将“价值四五万缗”的画卷小心收藏好了之后,武好古感到腹中有些饥饿,便吩咐刘无忌寻郭京去“烧猪院”一起吃饭,自己则先去刷牙洗脸。

    没错,是去刷牙,用牙刷来刷!

    北宋不仅有牙刷而且还有牙膏!牙刷称为“刷牙子”,是用马尾和打了孔的小木棒扎成的。而牙膏则是一种用中药熬成的药膏。另外还有牙粉,是用中药捣成末,再筛出细粉来装袋。

    在开封市面上出售的牙粉主要有“苏氏牙粉”和“沈氏牙粉”两种,前者据说是苏东坡的发明苏东坡是发明家啊,后者是沈括的发明,而武大郎现在使用的就是“沈氏牙粉”。

    除了牙刷、牙膏和牙粉之外,武好古还在自家画斋中找到一只水晶磨制的“放大镜”,另外在他在潘楼街市上还见过有人戴眼镜的。

    洗漱完毕,换上了件月白色的儒服,又戴上一方白色士子巾,拿上把折扇,又取了一缗钱后,武好古便出了僧房往外走去。

    到了僧房外面,武好古才发现今天是相国寺开放给万姓交易的日子。僧房之外,到处都是临时搭起来的彩幕、露屋和义铺,贩卖着各种武好古想得到或想不到的物件。各种叫卖、吆喝的声音不绝于耳。在靠近中殿的地方,武好古还看到不少卖冷饮的摊子。

    宋朝商业发达,各种各样能想到也能做到的买卖,都是有人在做的,其中就有冷饮这一行。

    现在的天气虽然还不很炎热,但是在日头底下呆久了还是能沾上不少暑气,解渴降温的冷饮自然就有了市场。

    摆在大相国寺内贩卖的冷饮还不止一种,单是武好古瞧见的就有类似后世“冰沙”或“刨冰”的“冰雪类”冷饮,以及被称为“渴水”和“熟水”的果汁或凉茶。

    武好古从昨天深夜开始就滴水未进,看到渴水顿时觉得口干,便花了一个铜板买了碗杨梅渴水杨梅汁,纯天然,无任何化学添加剂喝了,感觉酸酸甜甜的,非常解渴。喝完后他才大步流星赶去了大相国寺外面的“烧猪院”酒楼。

    “大郎,这边,在这边。”

    刚一走进“烧猪院”后,就听见了傅和尚的声音。武好古循着声音看去,发现在“烧猪院”酒楼二楼的楼梯口,傅和尚一手捧着个蒸笼,一手正在向自己这边招着。

    武大郎连忙上了二楼,见傅和尚满脸堆笑,手上又拿着个蒸包子的笼屉,马上就明白怎么事了。

    “和尚,是不是灌浆包子做成了?”

    “成了,成了!”傅和尚笑道,“师父刚才还在念叨你呢若是真有甚底过不去的关,尽管来投大相国寺。实在不行就把头发一剃,便不用怕了。凭着大郎的本事,将来总有出头的一天。”

    把头发剃了自然是要当和尚了!而大宋的和尚也是有官的,最高的僧官机构称“左右街僧录司”,司中设左右街僧录、僧正、副僧路、讲经首座、讲论首座、鉴义等僧职。

    而大相国寺因为是开封府头一号的皇家寺院,因而历代方丈都有僧正的官衔,还经常有方丈出任僧录。所以在东京开封府,大相国寺的和尚也算是有点地位的人了。

    如果武大郎在大相国寺落发,那么整治武家的那些人,的确会有所顾忌

    “那真是多谢你师父了。”武大郎连声道谢。

    在宋朝当剃头落发容易,当一个有编制有靠山的和尚却不大容易。且不说度牒得花多少钱买度牒的钱武好古是有的单是大相国寺的山门便是打破头也难入的。

    这大相国寺,可是如今全天下头一号有钱的寺庙!

    跟着傅和尚,武大郎走进了一个位于二楼的包间,他的两个好兄弟,郭京和刘无忌都已经坐在里面了,不过并没有叫酒菜,只有几碗点茶摆在桌子上。

    “先来几个灌汤包子吃吃。”傅和尚进了门,就将手里的笼屉摆在了桌上,又掀开了笼盖。里面是四个又白又胖,热气腾腾的大包子。不像是后世的小笼包、灌汤包,倒像是早饭摊上卖的没甚底肉的大肉包子。

    武好古正好饿极了,也顾不得包子烫手,便捏起一个,不敢大口咬,只是咬了一小口,然后轻轻允吸里面的汤汁。

    汤汁很鲜,混合着猪肉和羊肉味道。因为这是个掺了猪皮猪骨熬制的肉冻的羊肉包子,口味有点奇怪,不过还是非常好吃的。唯一的缺点就是做得太大,一个包子啃下去,胃口小点的就撑了。

    “包子挺好,”武好古评论道,“就是太大了如果能做小些。”他用手比划了一下,大约是后世小笼包子的大小。“一口一个,那可就更好了。”

    “恁般小?”傅和尚摇摇头,“不好做啊。”

    “怎不好做?”武大郎看看手中啃了一半的包子,笑道,“这是个发面包子啊要是做小了,未必要发面,薄薄一层皮子,里面都是汤汁和肉丸便可以了。”

    傅和尚想了想,突然拍了下手,“大郎,真有你的这包子竟然还可以这样做!若是师父知道了,大概真的想收你做个徒弟了。”

    武好古笑道:“若真有那么一日,和尚便是师兄,可一定要好生关照我这个小师弟啊。”

    “哈哈哈”包间里的人都笑了起来。

    “莫说笑话了。”武好古吃完了包子,轻轻打了个饱嗝,开始说正事了。

    包间里面围着方桌子坐着的三个人都望着他,武好古说:“粉本指昨天晚上完成的作品已经有了,绢本几日内便能做出来,现在就是怎的卖出个高价了。”

    “高价得有好事家,”常在潘楼街上勾当的刘无忌接过问题说,“可那些好事家都在潘楼街上买东西,很少会去鬼市子那里都行家在做。”

    郭京也道:“在行家眼里,大郎做的画能有几分真?”

    武好古说:“八分总有。”

    刘无忌皱着眉头道:“莫不如多做几幅吧?”

    “多做几幅?”武好古一拍桌子道,“对,得多做几幅才是!”他看了看郭京和刘无忌,“摹上十,不,摹上二十本!”

    “摹醉罗汉图?”郭京问

    “对!”武好古点点头,“摹上二十卷纸本,也不需要做旧,直接在画卷上写‘摹唐吴道子醉罗汉图’便可。”

    刘无忌问:“有甚底用处?”

    “自是发卖。”武大郎说。

    “去何处发卖?”

    “鬼市子!”武好古道,“开封府的各个大行家都派了人在鬼市子盯着三五百缗的东西他们可以做主。不如先让他们把小乙的摹本买去,好让那些大行家们先过过眼。再定下日子,就在鬼市子上唱卖原本。”

    “唱卖”就是拍卖,也是开封画行中常用的买卖方式,不过鬼市子上发卖的东西大多见不得光,所以极少有用唱卖的。

    “唱卖?”郭京皱起眉头,“若是让大行家们先看了摹本,该会来看看的只是在鬼市子上唱卖怕不合规矩吧?”

    “鬼市子有甚底规矩?”武好古笑了笑,看着郭京和刘无忌,“三哥、小乙,有甚底主意?”

    以武好古为首的制假团伙是有一定分工的,做画的是武好古,看家的是傅和尚,而在鬼市子上做局的则是郭京和刘无忌为主。

    郭京和刘无忌互相看了对方一眼,都同时点点头说:“有!”

    郭京道:“洒家和刘五早就商量过了,便要在鬼市子设下一局!”

    “好!”武好古拍了拍桌子,“便要设一个大局,把那些大行家都变成好事家!”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