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雨停了。

    夜色,笼罩开封城。

    又是一个热闹喧嚣的夜晚。

    马行街上,人来人往,潘楼街市集,更是摩肩接踵而位于两街相交之处的十字街口一侧的武家画斋,大门依旧紧闭。不过画斋二楼的窗户却敞开着,昏黄的烛光从屋内射出。

    武好古站在屋内,面对着刚刚完成画作桑家瓦子图,面露出满意的笑容。

    这幅超写实工笔画是他前世今生到现在为止,最出色的作品!两世的画技合一之后,似乎产生了一加一大于二的效应。桑家瓦子图别说在如今的北宋,就是拿到后世也堪称是超写实主义画中的上品。

    这幅画作要是能流传到新中国,那可是妥妥要摆进故宫博物院的国宝!

    要是拿去苏富比,估计能拍出两亿以上的天价!

    一想到自己即将要技惊汴梁画界并且名流画史,武好古就忍不住露出了笑容。

    若真是能用画技吸引住王诜甚至是赵佶,目前武家的窘境有算甚底?自家说不定还能在这北宋时代中得到大富大贵的机会

    就在武好古有些想入非非的时候,小楼之下突然传来了喊声。

    “武大郎还未歇息?”

    武好古听着声音有些耳熟,连忙探出脑袋张望,见楼下画斋门外立着的正是王驸马府的小吏高俅。

    “哦,是高大官人呐,小底这就来给您开门。”

    武大郎连忙一路小跑下去,给高俅打开了店门,将他迎请进来。

    “怎不开市啊?”高俅走进漆黑一片的店堂,皱着眉头问。

    “忙里偷闲而已,反正也没甚底生意。

    对了,前日答应的工笔楼台已经画好了,只是尚未装裱,若是大官人明日过来就能妥帖了。”

    “无妨,无妨。”高俅哈哈一笑,“驸马府上养着装裱的匠人,不劳大郎动手。这个是”

    高俅的话才说到一半,却硬生生止住了。原来他已随着武大郎上了二楼,借着昏黄的火烛,看见了刚刚完成的桑家瓦子图。

    高俅呆立在那里了。

    是被眼前这幅恍如把桑家瓦子的景色用法术收进画里的画作给惊呆了。

    他可是跟过苏轼和王诜这等画大行家的人物,见过的画文玩不计其数,早就养成了眼力。虽然比不了潘楼街上的官牙,但是画好不好,他还是一眼就能看出来的。

    而眼前这幅画儿,在高俅看来已经不能用好来形容了,而是可以和唐画之祖展子虔,画中之圣吴道子的真迹媲美的珍宝了。

    因为这幅画真正做到了栩栩如生,达到了写实的极致,和真实的景物几乎无二,而且高俅还不知道武好古是用什么办法把它画出来的?

    高俅虽然自己不怎么能画,但是对各种笔法画技的了解,绝不在寻常的画师之下。可是却没有一种高俅所知的笔法画技,可以画出眼前这幅大作!

    所以这幅画就是真正的珍宝,足以让王诜王驸马这样爱画如痴的贵人疯狂的珍宝。

    它对王诜等人的价值,绝不在吴道子的真迹之下

    “大郎,某家今天只带了一个银铤,怕买不了你这大作”

    高俅终于开口了。

    但没等他说完,武大郎就打断了他的话。

    “高大官人,小底可不能收您的钱,前日若无大官人仗义相救,小底的画斋怕就要被赵铁牛那泼皮夺去了。”

    高俅露出一抹愕然,看着武好古,突然不知道该说什么了。说起来,他和那个姓赵的也没甚底两样,只不过是一个唱红脸,一个唱白脸罢了。而武好古多半也知道其中的底细,他家毕竟是纵横开封画市场三代的老资格画商人。

    可是明知道自己为何而来,武好古还是奉上了一幅堪称珍宝的画作,而且不收分文。

    只要高俅将这幅画献给王驸马,一个大大的功劳是少不了的,而那王驸马也不是小家子气的人,日后必然会有好处落下

    而这好处归根结底,还是来自武好古!

    想到这里,高俅一拱手,“大郎,莫再叫我甚底大官人,但叫哥哥便可。之前的事情,哥哥也不瞒你,都是奉命而为,算不了恩义。不过你这幅图画,哥哥还是拿了去,算是你献给王驸马的。

    王驸马是爱画之人,定会看得上大郎你的本事。

    别的不敢保,大郎你的周全,王驸马是定然能保下来的。若是寻得机会,说不定还能保你个绘画称旨。”

    王驸马是亲贵,又是画大家,照例是可以推荐翰林图画院待诏和艺学的。可高俅现在只提“绘画称旨”而不提画院待诏,实际上是在暗示武大郎不可入画院。

    另外,绘画称旨的地位也略高于画院待诏。因为待诏是画院的“吏人”,守勾当图画院的中贵人节制。而称旨则是受宫廷庇护的自由画师,只需要在皇帝、太后需要的时候入宫绘画即可。

    而且,绘画称旨一般都是皇帝、太后看重的画师,得官要比翰林待诏容易多了。而待诏出职转官参考吏人,得要慢慢熬资历。

    根据宋真宗天禧十年的诏谕:御院图画院翰林待诏、艺艺学、袛候等入仕十年以上,无犯过者,与出职。

    也就是说,武好古如果入画院,跳过学生这一级,直接做上待诏、艺学或袛候,起码也得熬十年才有机会出职。如果在这期间被勾当画院的中官捉个把柄,那要想得个官身真不知要到甚底时候了。

    可要是当称旨,只有把皇帝、太后哄高兴了,或者有亲贵的推荐,立即就能当官

    “多谢哥哥提携。”

    武好古神情自若,不卑不亢,向高俅轻轻拱手:“好古如今打算苦修一下儒业,明日便要搬去城南戴楼院,不在潘楼街上勾当了。”

    高俅眼睛一眯,看着武好古。

    而武好古也正看着他,脸上透出一抹淡淡的笑容。

    “对,还是读好,且不说高中进士,就算能入了太学,也是前途无量。”

    大宋官家最重读人,进士出身前途自是光明。以武好古的年纪、长相和家财,若是能中进士,少不了有榜下捉婿的好事落下。到时候不是亲贵家的佳婿,就是和高官联姻,还有谁能动得了他家?

    不过武好古并没有中进士的本事,他也不是真的要搬去戴楼院居住,他其实是要去大相国寺居住。

    之所以这么说,除了摆摆读人的谱,也是因为他不希望王诜、高俅派人去大相国寺盯着,这样可不方便伪造假画。

    武好古笑着一拱手道:“那就借哥哥的吉言,好古从明日起便要用功读了。”

    高俅哈哈大笑,抚掌对武好古道:“那哥哥便等着大郎你高中,若在有甚底不开眼的敢到院寻事,只管着人到驸马府找你高俅哥哥我便是。”

    第二天一早,又下起了雨。

    武大郎没有开店,而是将店里面值钱的画都装了箱子,又雇辆驴车,一并了甜水巷的家中。武好文不在,只见到了冯二娘和王婆婆。两个女人都没闲着,而是在厨房里忙进忙出,给还被押在开封府大牢里面的武诚准备饭食。

    “小娘。”

    武好古站在厨房门外,唤了一声。

    冯二娘正在和王婆婆一起烙饼,听到武好古的声音一愣,忙身过来,露出吃惊的表情。

    “大郎怎么这时候来?”

    “我想把画斋典押出去,所以就先把画斋里面的好东西拿家来了。”

    “嗯?”

    武好古叹了口气,迈步走进厨房,轻声道:“有陈待诏和赵铁牛那两个鸟厮做怪,画斋没甚底进项。我这几日一直在想,只有把画斋先典押出去筹钱了。”

    冯二娘轻轻点头,然后有些忧心地说:“典押了画斋也好,只是画斋能值多少?如今我们欠了宫里面一万八千缗,还欠万家铺子的大官人七千二百缗。

    便是将甜水巷的宅子典出去”

    说到要典宅子,冯二娘的眼圈就是一红,两行泪珠子仿佛断线的珍珠似的滚了下来,瞧着都让人怜惜。

    武好古连忙摆手,“小娘莫担心,宅子不必典出去,老公公指武宗元的那幅天女散花图也不必拿出来。”

    武诚之虽然只有四十来岁,但是他早就安排好身后事了。画斋和大部分的藏品以及画官牙身牌都归长子武好古继承画官牙身牌是在开封府押了大笔保证金的,所以可以继承或转让。

    而甜水巷的宅子和一幅武宗元的真迹天女散花图则归武好文所有。

    另外,如果武诚之在武好文得官立业前就过世了,武好古还需赡养冯二娘并且负担起弟弟读求学生活的开销对于拿着画官牙身牌,在潘楼街上有自家店铺的大商人而言,这点开销真不算甚底的

    冯二娘一边抹眼泪一边问道:“若不拿出宅子和天女散花图,又要何处去筹钱?”

    “儿自有办法,”武好古有些同情地看着自己的后妈,“店铺典给潘家金银铺,总能抵个一万缗,官牙身牌也值个几千,把买给万家铺子的护法善神图赎来也能再卖个八九千缗这样也就差不多了。”

    “这样就好。”冯二娘眉头蹙得紧紧,“那纸护法善神图若是拿来了,我倒是有门路可以把它出手了。九千不一定能卖,八千还是有把握的。”

    “那就劳烦小娘了。”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