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王驸马临不出,还有他在画一途上的至交好友们都可以来试试。”

    武好古一边说话,一边仔细收拾清理画具,“等到他们都临不出了,我的画才会值钱,就是一纸万缗也是可能的。”

    “一纸万缗?”

    傅和尚惊道:“黄家富贵、徐熙野逸也不过如此吧?”

    黄家富贵多指黄筌、黄居寀父子黄居寀还有两个兄弟,也是黄家富贵一派,不过他们死得早,留下的作品不多的作品,而徐熙野逸则是指南唐大画家徐熙的作品。和喜欢花团锦簇的黄家父子不同,徐熙的画作注重墨骨勾勒,淡施色彩,流露潇洒的风格,在五代末期和大宋初年时是可以与黄家富贵并称的流派。而黄居寀和徐熙的真迹,如今在潘楼街市上也就卖个几千缗一万缗的。

    “这武家写实倒是不在富贵、野逸之下,只是一纸万缗除非”郭京看了看武好古,微笑不语了。

    万缗可不是小钱,对于活着的画师而言几乎是不可能达到的天价。

    当然了,画师拿不到的高价,换成王诜、蔡京、苏东坡、黄庭坚这样的大官僚就不是问题了。

    在宋朝的画行,画师的作品和精通绘画、法的士大夫官僚的作品可不是一个价钱。

    一方面画师的地位本就不能和贵族官僚相比,他们的作品自然要被低看;另一方面画师靠卖画写字为生,作品的供应量大,而贵族官僚不靠卖画写字吃饭,作品的供应量小,自然容易炒高了。

    郭京说的“除非”,就是说除非武好古去中个进士,否则他的画要在他活着的时候卖到一纸万缗是不大可能的。

    只是郭京还不知道眼前这幅桑家瓦子图所展示的还不是武好古全部的本事。

    武好古在另一世中真正拿手的超写实主义油画!虽然不是什么大师级的画家,但还是有些真功夫的。只要他能凑齐制作油画的材料画具好弄,困难的是颜料、油和合适的画布,他画出来的人像或是景物,就能让王诜等人摹都摹不出来!

    因为线条轮廓可以摹,但是西洋油画特有的丰富和逼真的色彩,是北宋的中国画家们无法模仿出来的这并不是说油画技艺就高于国画,而是双方处于不同的体系,因此很难模仿对方,就是摹都摹不出来。

    到了那时,武好古的画就会拥有足够的稀缺性和研究价值东西方绘画不是一个体系,但是却可以互相借鉴学习。对于赵佶、王诜、米芾这样的大家而言,万缗又算得了什么?

    而这些人一旦出高价求购,那么就一定会有人跟风,到时候武好古的画就能“炒”起来了。

    这艺术品的价值,很大程度上是“炒”出来的!来自后世的武好古,自然知道这个门道。

    所以他现在绝不能去大相国寺摆地摊卖画要是按照傅和尚的定价,一纸百缗往外卖,卖出一百纸才一万缗,而有了一百纸的超写实工笔或油画在市面上流通,武好古有生之年都卖不出一纸万缗的画了。

    而武好古正在创作的这幅桑家瓦子图也是不卖钱的,是要作为谢礼送给高俅。

    不是为了拍高俅的马屁,而是为了抬高身价如果要收钱,能要百缗就不错了,这无形中就给“超写实工笔”定了价。而且别人再要来买,武好古也不好拒绝,否则就太得罪人了。

    所以武好古会把画送给高俅,实际上就是送给了王诜,让王诜来替自己做宣传。

    而与此同时,他会告诉高俅自己要去城南的戴楼院“用功”实际上是去大相国寺眯着。这样他就不再是个卖画的商人,而是个士子了士子是清高的,不喜欢阿堵之物,不卖画是应该的。

    不过武好古不卖自己的“超写实画”,不等于不仿别人的画去骗钱哦,不能说骗,他现在是士子了,读人的事情,能算骗吗?

    武大郎走到窗前,往外看了一眼。见楼下没有什么闲汉地痞在游荡,于是就关了窗户,重座位。

    他压低声音道:“我的画虽早晚有一纸万缗的时候,但终究是远水。要想解近渴,也只有做假了。”

    屋子里的郭京、刘无忌和傅和尚闻言都的一阵心跳加速。武好古自己的画卖得再贵,和他们有甚底关系?可是武好古要造假画的话那可就得一个好汉三个帮了,毕竟制假之后还有贩假,武好古一个人是很难兼顾周全的。

    “大郎,”在这间屋子中年纪最大的郭京问,“你想做谁的画?”

    “画圣的画。”

    “吴道子的画?”

    郭京、刘无忌和傅和尚不由得互相看了看,都暗自感到心惊。他们本来以为武大郎会临摹几幅黄家富贵去卖钱。

    黄家富贵是标准的院体画,市场是很大的,而且武好古家还藏了两幅真迹。有了真迹,临、摹都比较容易。以武好古的本事,应该能做出七八分“真”的画儿出来。

    “大郎,你手里有原本吗?”刘无忌突然想起个事儿。

    画造假是分成“添改名款”、“割裂分装”、“临摹”和“模仿”等四个大类的。

    其中“添改名款”是指在原有画作品上动手脚,比如将“无名”无款变“有名”落名家之款,或将“无名之款”非名家改为“有名之款”名家。

    “割裂分装”则是将原画分割为数段,分装成数件独立作品。

    临摹,则是用“临”或者“摹”的技法复制一幅作品,然后再做旧、添名款,有时候还要添题跋写在籍,碑帖,字画等前面的文字叫做“题”;写在后面的,叫做“跋”,总称“题跋”。题跋还分为三类:作者的题跋,同时人的题跋,后人的题跋。题跋和款一样,都是鉴别画真伪的依据。

    而添改名款”、“割裂分装”和“临摹”三类伪造手法,都是少不了原本的。

    只有“模仿”是不需要原本的,因为“模仿”实际上是一种创造,是用名家的笔法和画风,创造一幅新的作品,然后再做旧、添上名款和题跋,变成一幅古画。

    而在这四大类画造假方法中,难度最高的毫无疑问就是“模仿”了。

    “没有原本,”武大郎的答再次让郭京、刘无忌和傅和尚吃惊,“我打算模仿出吴道子的真迹!”

    “甚底!?”

    “模仿画圣?”

    “大郎你说真的?”

    “对,模仿画圣画人像。”

    郭京、刘无忌和傅和尚同声惊呼,虽然武大郎展示出来的“界画楼台”已经有宗师风范,但是吴道子善长的却是人物,由其善长佛道人物。

    “大郎,你真能画人?”郭京有些怀疑地问。

    人物也是中国古代绘画的一个重点,在所谓的“画家十三科”中,就有佛菩萨相、玉帝君王道相、金刚鬼神罗汉和宿世人物等四科是画人的。不过真正擅长人物的画家却不是很多,从北宋初年至今,也就是赵光辅、武宗元、王诜、李公麟、李唐等为数不多的大家。

    而唐朝的吴道子一手白描人物画,几乎就是一个难以超越的高峰!以武大郎的曾祖父武宗元模仿吴道子数十年才练就的一手吴家样白描,也不一定能模仿出画圣的人物,何况功力尚浅的武大郎?

    “不瞒三哥,”武大郎笑了起来,“好古拿手的就是画人像!”

    武好古在另一世的艺术学院专修的是油画,而且还跟随过超写实油画的大师修过超写实主义油画,而人体绘画则是油画的重点之一。

    虽然另一世的武好古因为某些原因,没有在油画这条路上走出太远,而是改行当了原画师,然而他的人体绘画的功底却打得非常扎实。

    如果要比“写实”,也就是画得像,便是吴道子也比不上后世的超写实主义风格。

    此外,武大郎的这一生又苦练过源于吴道子的白描,这是他们武家祖传的绝活,武大郎被换魂前已经有了武宗元的五成功力。现在更是结合了两世绘画技艺,在白描人体这方面,已经丝毫不弱于吴道子和武宗元了呃,不是人像,而是人体。

    吴道子所画人物的衣带如被风吹拂,具有迎风起舞的动势,故有“吴带当风”之称。现在的武好古在这方面仍然功力不足,不过要把模特的衣服扒光了画人体,那吴道子肯定是比不上武好古的

    “不信是吗?”武好古望满脸疑惑表情的三人一笑,“那我就先画上一纸给三位鉴赏则个。”

    “可是画什么呢?”武好古瞅着屋子里眉目清秀的小和尚道,“不如就先画个傅和尚看看吧!”

    傅和尚一愣,“画贫僧?”

    “对,快快脱了僧袍,某家要写真!”

    和尚一惊,“啊,还要脱衣服?”

    武好古认真地点点头,“不须脱光,只脱个僧袍便可。”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