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低垂的柳条风中摇晃,孟春的阳光暖暖洒在身上,和风拂过,将竹帘边缘吹得一动一动。时值正午,正是潘楼街和马行街相交的十字路口最热闹的时候,从武好古所在的小楼透过窗户往外看去,大街两侧都是密密麻麻的吃食铺子,一家挨着一家,飘着诱人的香气,各种叫卖的声音交杂在一起。

    武家画斋的大门,此时却紧紧闭着,只有二楼沿街的窗户向外推开,竹子窗帘也拉起了一多半。

    如果从窗外往里面看去,就能见到武好古正端坐在竖起放在木架上的大木板后面,面对着窗口,手中握着毛笔,不时在木板的另一面轻轻勾画。

    木板的另一面铺着一幅三尺全开的熟绢,熟绢下面还有一张同样大小的生宣就是没有刷过胶矾水的宣纸做衬。衬纸用浆糊粘在木板上,熟绢的四周也涂上了浆糊,贴在了衬纸上面。

    熟绢上画得是距离武家画斋不远的桑家瓦子的建筑,还用上了后世的透视法。所谓的透视法就是将几何学和光学的知识用于绘画,包括纵透视、斜透视、重叠法、近大远小法、近缩法、空气透视法、色彩透视法等等。

    其实在中国传统的画技中也有类似的方法,比如高远法、平远法和深远法三远法是由北宋画家郭熙1090年去世在他的著名山水画论著林泉高致中提出的。不过三远法主要是用在山水画上的特殊透视法,并不是写实画的技巧。

    除了透视技法的运用,武好古正在创造的这幅工笔建筑画还用上了超级写实主义的画风。超级写实主义又称照相写实主义,画家通常不直接写生,而是先用照相机摄取所需的形象,再对着照片亦步亦趋地把形象复制到画布上,追求的就是巨细无遗的精确画面。如果用一个字概括,就是:像!

    现在武好古当然没有照相机可用,甚至没有创作油画的工具和颜料。不过他还是可以将今世掌握的工笔技巧和后世的某些写实类工笔画的小技巧武好古的前生也学过工笔,不过并不精深,比如喷洒法、立粉法等等,以及超写实主义的绘画技巧融合起来,尽可能做到丝毫毕现、精致入微。

    这幅被武好古命名为桑家瓦子图的超写实工笔画,是从两天前,也就是武好古在自家画斋前被赵铁牛勒索七千二百缗钱的次日开始起稿的。因为画得太仔细,所以到现在还没有完成。

    而为了可以专心致志地绘画,武好古这两天连画斋都没有开,除了吃喝拉撒,就是在闭门作画了。

    之所以画得那么认真,一来是他前世今生养成的习惯在这两世中他都算不上大画家至少到目前为止还不是,但是他一直都是尽心尽力在创作,没有一幅画是马马虎虎画成的。

    二来则是为了亮瞎“高太尉”和“王驸马”的眼珠子!现在武好古可以倚仗的只有自己的画技,不仅要靠着绘画技巧造假赚钱,还得靠它技惊汴梁。

    只有技惊汴梁,达到了“宋四家”那样的高度,武好古才不用担心那些躲在暗处的“大恶人”为了“并不存在”的名画继续折腾自己。

    当然了,成为“宋四家”这样的大画家,也是他两世人生的梦想。

    轻轻的楼梯响动声传来了,然后就是一个有些尖细的声音:“大郎,是你让人送了画具纸墨到我那里么?郭三哥和刘小乙他说你要搬到大相国寺来住”

    那声音说了一半,突然就停止了,脚步声也没了。武大郎轻轻放下手中的毛笔,就看见郭京、刘无忌和一个眉眼中透着些许灵气,身材有些矮小的青年和尚并肩站在自己背后,三个人都张大着嘴,一副目瞪口呆的样子,愣愣地盯着武好古的画架在看。

    “三哥,小乙、和尚,你们怎么来了?”

    武大郎连忙站起身,从屋子里搬过三把交杌折叠椅,请三人坐下。

    “大郎,你这幅界画楼台简直绝了,是怎么画出来的?”

    “是啊,大郎,你在开封府大牢里走了一糟,这画技竟突飞猛进了!”

    “阿弥陀佛,大郎你莫不是画仙菩萨附体了吧?”

    郭京、刘无忌和傅和尚在交杌上坐下,眼珠子却不转睛地看着武大郎的画。他们知道武好古的黄家富贵在潘楼街上小有名气,吴家样白描的本事更是祖传的武宗元是北宋白描大师,已经有了武宗元至少五成的功力,不过却称不得前途无量。

    这是因为武好古的画还停留在“临”和“仿”的阶段,他临的黄家富贵和武宗元的白描可以乱真,但是“仿”的作品仿就是没有摹本,自行发挥却还抹不去刻意的成分,而且匠气太过,意境不足。

    因此,武诚之也不大看好武好古的绘画一途上的前路,认为他不过是个画官牙的前途,和自己一样。而郭京、刘无忌作为替武家画斋跑腿的小私牙,自然知道武诚之的这番评价。

    可是现在摆在他们面前的这幅“界画楼台”,却分明是大家,不,应该是一代宗师的大作了!

    虽然此画谈不上什么意境,但是却把工笔写实发挥到了极致,仿佛是把真实的景物缩小后搬到了熟绢布上。

    郭京和刘无忌也算在潘楼街上摸爬滚打多年的私牙,傅和尚在大相国寺也见多识广,是见识过不少好的“界画”的,其中不乏名家之作包括临本、摹本,可是竟没有一幅能与之相比。

    此外,知道不少绘画笔法的郭京和刘无忌他们毕竟是画私牙,虽然不能画,但眼力还是有一点的,还看出武好古的这幅画已经用上了一些他并不掌握的技巧。

    譬如这建筑物的“近大远小”和远处背景的“虚实、深浅、繁简变化”,全都处理得恰到好处多一分、少一分,都不会有这样的效果。

    光是这一手,就已经能让武大郎成为当世第一等的画师!

    而且武大郎在图画细节和色彩上的处理手法,也显得极其高明,因此画出来的画就和真东西一模一样了。

    这等写实到极致的画技,据郭京等人所知,并不是以往任何一位大家所创很可能就是武好古开创的技法!

    而能够开创出一种高明画技的画师,毫无疑问就是一代宗师!

    “大郎,你这画拿到大相国寺市集上去,上百缗都卖得出去啊!”

    和郭京、刘无忌一块儿到来的青年和尚马上给尚未完成的画作估了价,他就是在大相国寺出家的傅和尚。这和尚虽然出了家,但是并未看破红尘,依旧和在潘楼街厮混时一样,兼职当画文玩私牙,只是活动地点从潘楼街换到了大相国寺。

    前日郭京和刘无忌刘道士去大相国寺寻他时,将武大郎准备放开手大干一场的事情告诉了他,因而今天他才郭京、刘无忌一起过来画斋。

    傅和尚顿了顿又言道:“你有这等功力,何必再临他人的画?”

    “是啊,”郭京附和道,“便是画圣在世,怕也画不出这样的画吧?”

    刘无忌也说:“至少在当今,大郎的界画可称一绝了。”

    武好古闻听,微微一笑:“三哥,、小乙、和尚,你们都快把我夸上天了。可惜他们指做局对付武家的人要的是画圣、圣的宝贝,不是我武大郎的画儿。”

    “那这画是给谁的?”傅和尚问。

    “给王驸马府上的高俅画的。”武好古笑道,“不知能不能入了王驸马的法眼?”

    “自然能入的,”郭京肯定地说,“等到王驸马看了你的画,说不定就会保你家则个了。”

    “光是看恐怕还不行,”武好古轻轻摇头,“得等他临不出我的画,才会知道厉害。”

    “什么?王驸马会临不出?”傅和尚一愣,“他可是工笔大家啊。”

    王诜在画坛上的地位可比他在官场上高多了,而且他善于临摹名家作品的名气,在开封画行中也是尽人皆知的。

    武好古摇摇头:“他临不出只能摹!”

    临,是照着原作写或画;摹,是用薄纸绢蒙在原作上面写或画。

    因此临难而摹易!

    而不掌握后世的透视法,想要很快临出武好古的这幅画几乎是不可能的。

    所以王诜得到这幅画后,一定会茶不思,饭不想的而这就是武好古想要达到的目的。

    因为武好古知道,驸马王诜有一位画上的忘年之交,名叫赵佶!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