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看到高俅要走,武好古也没有留客,而是亲自送他离去。到画斋时,那些看热闹的人也都散了。只有刘无忌在帮着武好文张罗铺子开张。看到武好古来,武好文有点埋怨地说:“大哥,你怎么就答应赵三黑子那个泼皮七千二百缗了?”

    “三黑子”是赵铁牛的诨号,意思是脸黑、心黑、手黑。

    “你知道他是三黑子还问这话?”武好古讪讪一笑,“再说七千二百缗也不是甚底大钱,总有办法可以筹出来的。”

    七千二百缗的确不是大钱,但那是对落难以前的武家而言的。现在别说七千二百缗,就是七百二十缗也不是那么容易搞到的了。

    “你说得倒轻巧!”

    武好文瞪了哥哥一眼,他和好古虽然是兄弟,但并不是一个妈生的,往日也不大亲近。

    而且武好文修的是儒业,别看才十六七岁,但是却已经入了开封府学,将来不说科举及第,入个太学总还是有望的。如今大宋实行的是“三舍取士”就是太学取士和“科举取士”并行的路子。只要能入太学,将来多半有一个文官可以做。所以前途似锦的武二郎也就瞧不大上只能当个画商人的武大郎了。

    毕竟,如今是万般皆下品,唯有读高的大宋朝啊!

    “二郎,驸马王刺史的人都出面了。”刘无忌看到两兄弟间有点不痛快,便想要离开,在走之前却忍不住又提了一句。

    武好文问:“那位高大官人能帮我们?”

    听了这话,武好古和刘无忌双双摇头。这武家二郎的儒业虽不错,但是人生阅历却太不足了,到了现在还不知道武家到底犯了什么事儿呢。

    “高大官人?哪一个高大官人?”

    武好文的话音刚落,就听见外面传来了一个清脆悦耳的女子声音,紧接着房门一开,幽香扑鼻,伴着那裙裾摇动,环佩轻鸣,走进一个明丽动人的美妇人。

    “啊,娘亲。”

    “小娘。

    “无忌见过武夫人。”

    屋子里的三人都向这妇人行礼,武好古、武好文还分别管她叫“娘亲”和“小娘”。

    原来这妇人是被押在开封府的武诚之武大官人的妻子,唤作冯二娘。不过武好古口中的“小娘”并非冯二娘的小名,而是“小妈”的意思。

    这妇人并不是武好古的亲妈,而是武诚之十八年前从青楼里面典出的美伎是伎而非妓,一开始是妾,后来还生了武好文,再后来武好古的亲妈文氏故去,她就被武诚扶之正了。不过武好古却仍旧管她叫“小娘”,而不是“娘亲”。

    今天冯二娘显得有些焦虑,急急追问自己亲儿子道:“二哥儿,你方才说高大官人?他是谁?”

    她管自己的儿子叫“二哥”,在后世听来非常奇怪,但是宋人就是这样称呼的。

    “阿娘,”武好文答道,“高大官人自称是驸马王刺史府上的小吏。”

    “王驸马也插手了?”冯二娘蹙起秀眉思想了想,然后又笑着对刘无忌说,“小乙哥,麻烦你带好文出去寻些吃食。”

    “阿娘”武好文听到母亲要打发自己出去就露出了不满,又说,“方才赵三黑子来讹诈,说要退画,大哥允了他七千二百缗,还请高大官人作保”

    “去吧,去吧,七千二百缗钱还难不倒你哥哥。”冯二娘挥挥手,“等会儿给我和大哥儿带些吃食就行。”

    打发走了武好文和刘无忌,武家画斋里面就只剩下冯二娘、武好古“母子”俩了。

    武好古合上门窗,有小心地点上两支白蜡,然后就和“小妈”冯二娘在店铺之内对面而坐。

    武家的画生意虽然不怎么让武好文参与,但是武好文的亲妈冯二娘倒是一直在画商场上帮衬着丈夫。这是因为北宋理学还未大兴,风气远不像明清那么保守,而在画文玩市场上更有女性的一席之地。

    不仅有喜好收藏画的贵族和士大夫家族的妇女,而且还有不少女性画家,比较有名的是以善画花草蝶虫闻名的宋艳艳和善于伪造赝品,连米芾这样的伪造和鉴别大师都能骗过的王夫人朝议大夫王之才妻和李小妹李公择、李公麟之妹。

    有了女性收藏家和画艺术家,自然也就有了方便和她们打交道的女性画牙人的一席之地了。

    所以冯二娘从跟随武诚之武大官人开始,就一直参与丈夫画生意直到现在。

    “小娘,”武好古问,“爹爹在开封府大牢里还好么?”

    今日冯二娘原来是去了趟开封府大牢,她苦苦笑道:“总还周全吧,该使得钱都使了,开封府的押司和差役都得了不少。

    因而也没吃甚底苦头,只是不放心家里和画斋我从衙门来时还去了趟界身巷,想央潘大官人出面照应一二。”

    界身巷就在潘楼街以南,是一条不算太长的街巷,但是其重要程度丝毫不在潘楼街、马行街这样的商业街之下。因为那里是十一世纪的“华尔街”,是大宋朝的金融中心。

    考虑到如今大宋经济在全世界的占比,界身巷差不多也是全世界的金融中心了,那里才是真正的大鳄汇聚之地!

    而潘楼街之所以可以成为开封府最大的画文玩市场,其实也和界身巷的存在有关。

    因为画文玩交易动辄成千上万缗,而这种规模的交易是不可能通过铜钱进行的,要不然光是数钱和搬运就麻烦得要死了。因而高价值的银铤、金铤、盐引和茶引才是画文玩市场上主要的交易“货币”,而要用它们进行交易,就少不了兑换交割这一环节了。

    所以潘楼街市上的画文玩铺子只是大额交易开始的地方,而大额交易完成的地方,通常是界身巷的金银绢帛交引铺。

    另外,画文玩生意往往需要数额巨大的资金,存储和信贷也是少不了的。

    而潘大官人名叫潘孝俺,是北宋开国功臣潘美之后,是“将门虎子”,有个荫补来的秉义郎的武阶官,同时也是个大商人,界身巷里面的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相当于银行便是他经营的买卖。

    之前武诚为了筹集资金退还给宫里,还把自家珍藏的两幅武宗元的画和两幅黄居寀的画,外加一幅米芾临王献之的中秋帖都典押给了潘家金银绢帛交引铺附属的质库。而在武诚、武好古被关押进开封府大牢后,冯二娘更是几次三番去央求潘大官人设法搭救。

    “潘大官人怎说的?”武好古连忙追问。

    “没见着潘大官人,只见了他那个守望门寡的妹子。”

    听了冯二娘的话,武好古脑海中立即浮出个娇媚玲珑,肌肤塞雪,体态高挑,一张瓜子脸又俏又媚,白净的下巴上有一颗小小的红痣,还总喜欢着一身白衣的靓丽少女。

    这女子名叫潘巧莲,又称潘十八姐在潘家将门这一辈女子中行十八,是潘大官人潘孝庵的嫡亲妹子,今年只有17岁,几年前曾许配给赵家宗室的某人,结果还没过门,未婚夫就染病身亡去见赵匡胤了,所以她就成了“望门寡”。

    不过北宋可少有贞节烈妇,这位潘巧莲也是早晚要嫁人的,只是一时寻不到门当户对的人家北宋将门女的夫婿首选就是宗室子,潘巧莲已经占过名额了,自然不会再轮上。现在就只能等元符三年的春闱大比后去榜下捉婿,嫁个进士老爷了。

    哦,北宋的进士一向是豪门权贵之家的东床之选。凡是高中者,只要家中没有糟糠,那么多半就是“黄金屋”和“颜如玉”一块儿打包收获了。

    因而,相当一部分有志科举的才俊也都选择晚婚,这样才能在高中之后马上迎娶白富美。

    而那潘巧莲还不是个寻常的白富美,她是个很会持家经营的白富美。自打“守了”望门寡后,就跟着哥哥潘孝庵学做生意,兄妹俩一块儿打理界身巷的金银绢帛交引铺子。将来谁要娶了她,保管是个能持家的贤内助。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