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武大郎一边蒙着头走路,一边在脑海中搜索和那场让武家面临灭顶之灾的大难有关的记忆碎片。

    那是一个多月前的某天,下着雨,武家画斋没甚底生意。

    武诚之,也就是武好古他爹在算账。武好古则在临一幅“黄家富贵”五代和北宋初年的大画家黄筌、黄居寀父子的花鸟画因为风格华丽,适合宫廷的富贵气氛和装饰口味,所以黄筌体制深受皇家的喜爱,并成为北宋初期画院优劣取舍的程式。他们的画风又被称为“黄家富贵”。而在开封画行,“黄家富贵”也泛指黄家父子的画,包括真迹、临本、摹本。

    武家画斋所藏的珍品中,就有两纸“黄家富贵”的真迹,另外还有四纸可以乱真的精品摹本和临本。

    顺便一提,摹本和临本中的精品在北宋也是极有价值的。因为北宋没有先进的照相和印刷技术,所以想要临摹名画的难度极高。寻常的画师连原本和精品临摹本都没有,拿什么去临摹?

    因而,好的临本、摹本不仅有极高的观赏价值,而且可以用于画学习画学习一般是从摹和临开始的。

    临,是照着原作写或画;摹,是用薄纸绢蒙在原作上面写或画。

    而临和摹各有长处,也各有不足。其中“临”容易学到笔法、笔画,但是不容易学到间架结构;而“摹”容易学到间架结构,可是不易学到笔法、笔画。从难易程度来说,摹易临难。不过两者都是画师或法家的必修之课。

    所以真正好的临本、摹本,都是很有价值的。

    而在北宋开封的画行,好的临本、摹本就是“比较真”的真品了,许多被画官牙送进宫里面的东西,也就是“比较真”而已

    那些比真理还真的真迹,就大宋官家口袋里那点零花钱,根本买不了几页纸。

    所以当武家画斋的大门被勾当翰林艺局的中贵人刘瑷和勾当翰林艺局的中贵人梁师成带人敲开的时候,武诚之和武好古都没有意识到大难临头。

    直到他们一口气拿出了七纸画说是要退钱!

    这七纸画分是三纸画四纸。是杨少师的神仙起居法、柳少师的行草十六日和蔡忠惠的一个扇面,上题杜牧之的江南春。

    杨少师就是杨凝式,唐昭宗时的进士,后历仕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后周,官至太子太保,世称“杨少师”,是五代著名的法家。他的作品在宋朝便是珍品,说是一字千金也不为过。

    武诚之送去宫中的这幅神仙起居法的确不真,但应该也是宋初的名家所临。

    柳少师则是大名鼎鼎的柳公权,他同样当过太子太保,因此被尊称为“少师”。他的真笔字帖在北宋已经是极品了,武诚之搞不来,大宋官家赵煦哲宗皇帝肯定也买不起。所以武诚之送进宫的这纸字帖同样是精品临本,肯定也出自某个法大家。

    蔡忠惠则是蔡襄,他的真笔字帖在北宋元符年间同样昂贵而且非常稀有。武诚之送入宫中的这个扇面是个仿品,不过仿得很好,已经有了蔡襄的九成法功力。武诚之自己分析,该作品多半是米芾的大作。

    四纸画则分别是范宽的雪景寒林图、关仝的关山旅行图、董源的夏山图和张昉的天女散花图。这四纸画当然也都是临本,不过也属于临本中的精品。

    既然是精品,又是卖给大宋官家的,所以武诚之也没好意思少要。这七纸画加一块儿,总共要了五万一千缗!

    不过这五万一千缗并不都是武诚之拿进的,经手的画院待诏直和勾当画院、主管合同凭由司的中贵人,都是要吃扣的。

    真正落在武诚之手里的钱,也就在两万七八千缗。可是在入***侍省下属的合同凭由司的档案中,武家画斋是收足了五万一千缗的。

    也就是说,武家得包退这五万一千缗

    如此巨款,当然不易筹集,而宫中给的日期又急,根本不容慢慢武家出手藏品。所以武诚只能把手里珍藏的几幅名家真迹押了出去,加上手中的现钱,在期限到来时一共交上去三万三千缗。

    结果入**侍省立即移文皇城司拿人,把武诚之、武好古父子一起抓进了开封府大牢,还要求武家在两个月内补齐余下的一万八千缗,否则就要抄家问罪

    而到如今,两个月的期限已经过去了一半有余,武好古却连一个铜子儿都没有筹集到。

    因为武家画斋根本没有生意上门,托潘楼街上的官私牙人帮着发卖所藏精品的事情,也是渺无音讯。

    真真是急煞人呐!

    很显然,陷害武家的人已经知会开封府的画行:不得为武家画斋售卖画提供方便了!

    画卖不出去,自己又该怎么筹集到一万八千缗钱呢?

    “武大郎来了!”

    有人突然喝了一声,打断了武好古的思绪,好古抬头一瞧,原来已经到了潘楼街和马行街交汇的十字路口,路口的西南角就是赫赫有名的桑家瓦子,西北角则是内中瓦子。

    瓦子又称瓦舍、瓦肆,内设不同的表演区,以棚为名。棚内设有用来表演的舞台,因四面围着栏杆而得名“勾栏”。

    勾栏里通宵演出相扑、影戏、杂剧、傀儡、唱赚、踢弄、琴曲、戏法等各种节目。也有货药饮食出售,还有看相、算卦、洗补衣物等等服务,通常还设有关扑场所赌场。差不多就是后世那种集购物、娱乐、休闲、餐饮、电影一体化的时尚购物中心的翻版。

    而在开封府的几十家大大小小的瓦子中间,最大最兴隆的当属桑家瓦子。属于武家的那间小小的画斋,就在桑家瓦子的斜对面,内中瓦子的正对面。实实在在就是开封府最黄金的地段!

    此时武家画斋门前的吃食摊子已经提前收掉了,一大群泼皮闲汉就堵在门口,还不少路人和潘楼街上的商家摊贩在围观,还不时传来一阵阵的争吵声。

    武好古连忙加快脚步,来到铺子门前,却见一群闲汉地痞正堵着画斋紧闭的大门在叫骂。

    就在这时,其中一个高高壮壮的汉子朝武大郎走来,只见他一身黑衣,腰系大带,满脸都是横肉,目光中透出彪悍之气。

    武好古的脑子中立即闪出了“赵铁牛”三个字。

    “武大郎!”赵铁牛喝了一声,“你现在都从开封府大牢出来了,怎么还整日不见人?是不是卖了太多的赝品,没面目再来潘楼街了?”

    “赵大官人,”武好古没好气地一拱手,“潘楼街上画行的勾当和你有甚底关系?你何故堵我家画斋的大门?”

    赵铁牛是个泼皮头子,并不是什么斯文人,和画行的确没甚底关联。

    所谓的泼皮,就是地痞流氓。平日里三五成群,横行霸道,但是又不犯什么杀头充军的大罪,所以官府奈何不得他们,普通百姓更是不敢招惹。

    而赵铁牛因为生得粗大,又有个禁军杂阶,而且还跟着桑家瓦子的扑交大高手林老虎练过相扑技法,因而在打架斗殴的时候少有对手,也就成了泼皮中的一霸。整条潘楼街都是他的“地盘”,在这里摆摊贩卖的商贩,都得向他上交例钱,也就是保护费。

    不过他能勒索的也就是摊贩。潘楼、桑家瓦子、内中瓦子这些后台像钢板一样硬的大买卖自然不鸟他个泼皮,就算武家画斋这一类的画文玩鹘鹰香药买卖,也不卖赵铁牛的账。

    这些个勾当,都是替贵人们服务的,随便结交一点人物,都是赵铁牛这等泼皮招惹不起的。即便是现在落了难的武家,也不是赵铁牛可以随便拿捏的。

    赵铁牛只是冷冷一笑,一伸手就从手底下的一个泼皮闲汉手中拿过个卷轴,在武好古面前晃了晃,“你那个专卖假画的阿爹,在三个月前蒙给马行街上万家铺子的东家万大官人的一纸护法善神图,说是张昉的真迹,索了八千缗,有没有这事儿?”

    “有。”武好古记得的确有这笔买卖,只得承认下来。

    宋朝是有合同凭由这事儿的,大一些的买卖通常都会订立合同凭由,按照法律规定,合同凭由还需到官府印押。潘楼街市上的画文玩勾当,只要数额巨大,一般也都会订立合同凭由。武诚在三个月前卖给万家铺子东家的一纸护法善神图就立了合同凭由。所以武好古现在也赖不掉,只能认了下来。

    不过在武好古的记忆中,这纸护法善神图的确是张昉的真迹至少有八成可能是真迹!所以在订立的合同上,武诚之承诺了如假包退!

    当然不是全款退,而是按照行规,退九成款子。

    赵铁牛呵呵一笑,又从怀里取出一张合同凭由,扔到了武好古面前,“白纸黑字,写的明明白白,如假包退,就算是和你到开封府,官司也是稳赢的。武大郎你莫不是想要抵赖吧?八千缗打九折就是七千二百缗,什么时候拿出来?”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