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踏青时节,连绵多日的细雨终于止住了。随着大相国寺的晨钟响起,辉煌艳丽,繁华似锦的开封府,又一次显出了最迷人的景色。

    护龙河两岸的垂柳随风而舞,金水河上的碧波荡漾起伏。汴河、蔡河、五丈河之上,轴轳相连,绵延不绝,岸边更是车马络绎,货积如山。

    北起安远门,南至潘楼街,长达二十余里的马行街上,人流如潮,摩肩接踵。

    大街两侧的商铺酒肆,无不是顾客盈门,百业兴隆。即使引车卖浆的小商小贩也穿绸衣、着丝履,一片富足盛世的景象,犹如真实版的清明上河图

    武好古身在元符元年的开封马行街旁的一座茶坊之内,靠窗而坐,身旁放着一具崭新的三脚画架,画架上还有一幅未完成的画作,画的正是马行街上的风景。他看着街上川流不息的路人,脸上又一次透出了茫然不知所措的表情。

    灵魂穿越这种事情,真的是存在的!

    因为这里真的是开封府,真的是北宋元符元年的开封府

    在离开了开封府大牢十天之后,武好古终于接受了不可思议的现实,自己的灵魂穿越了大概九百多年,跑到一个宋朝古人的躯壳里去了。

    武好古是他这一世的名字,而他的魂魄,却来自九百多年后的21世纪。如今的他身高七尺有余,体态清瘦文弱,面白无须,穿上一身整洁干净的青色儒服,再戴上一块白色头巾,似乎就是个文采风流的士子。

    前世,他名叫武浩,是一个画技出众的画师,毕业于全国最好的美术学院,拥有自幼积累起来的绘画功底,不仅专攻过西洋油画,也刻苦钻研过大中华的工笔丹青。

    然而,要在21世纪的画界打出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对没有什么圈内背景的他而言,却是个可望而不可及的目标。所以从美院毕业之后,他就很现实地投入了漫画和游戏制作行业,成了一名收入还算不错的原画师。

    但是他内心中,却总也抹不去成为大画家的梦想。

    可是他怎么也没想到,他的梦想很可能要用一种匪夷所思的方式实现了。

    他的灵魂因为一个21世纪的科学尚不能解释的原因而穿越了近920年,来到了公元1098年的开封府。武好古是他而今的名字,年20,家有薄产,出身画世家,曾祖父是真宗和仁宗年间的大画家,有朝元仙仗图流传后世的武宗元。

    武家传到了武好古的父亲武诚之这一代,家道就有些下坡了。虽然武诚之年轻时也入过翰林画院,可是却没有太大的成就,只做到了画院袛候翰林画院有待诏、艺学、袛候、学生和工匠五种职位,以待诏为尊就退职做了画官牙牙人。

    虽然也赚下了一份令人羡慕的家产,但终究是一介商人,而且手中还拥有不少画珍藏。在某些权贵眼中,这潘楼街武家恐怕就是一块流油的肥肉。

    就在一个月前,灾祸终于降临,武诚之和武好古父子遭人陷害,以诈卖赝品入宫的罪名,双双被捕入了开封府大牢。

    换了魂的武好古虽然在十天前被释放出了开封府,但是武好古的父亲武诚之却还被押在开封府大牢里面受罪,等着武好古这个大孝子凑钱凑东西去营救

    其实照着北宋画行的规矩,官牙贩假入宫也不是甚底罪过。画一行,本就是百假一真,哪怕是宫中所藏多年的宝贝,也不一定都真。不过画官牙还是有鉴定、识别之责的,通过他们贩入宫中的画若是不真,理论上他们是要包退的。

    不过在实际执行的过程中,却少有包退的事情发生。一来是因为大宋官家宅心仁厚,不会和贩卖画的商人太过计较而且,画作伪在大宋并不是罪过,官府向来不问。

    毕竟能伪造名家画之人,肯定都是和大宋官家共天下的读人堂堂读人伪造个画还能算罪过吗?

    既然造假都不是罪过,就更没道理太为难贩假之人了。

    所以贩假入宫被发现,最严重的处罚也就是包退罢了。如果要抓去开封府让各种青天用狗头铡咔嚓了,那可就没人敢卖画文玩给大宋的官家和亲贵了,那样大宋王朝也就出不了宋徽宗那样的艺术家皇帝了

    当然了,如果画官牙一时退不了款子,理论上入N内侍省还是可以移文皇城司拿人的。

    不过拿人也不是要问罪,而是为了迫使官牙商人快点筹款退货。而拿住的人也不是由皇城司或是入N内侍省看押,而是要移交给开封府的。

    这其中手续是非常麻烦的,而且还得执掌开封府的文官青天大老爷同意才能押人。

    而对入N内侍省的那些中贵人而言,最好还是少麻烦开封府的各种青天大老爷为好。

    所以在武好古的躯体留下的记忆中,开封府的画官牙因为卖假入宫被逮进去的事情极少发生,而每一次发生都是有黑幕的!

    而这黑幕,通常是和某件稀世珍宝有关!

    所以这次武家父子的牢狱之灾,肯定和欺骗皇帝老子无关,而只可能由某件能让权贵为之疯狂的珍宝有关!

    可是在武好古的记忆之中,武家虽有不少珍惜藏品,搁一千年后都是能在苏富比拍出上亿的东西。可是在如今的大宋元符元年,这些东西只是好,而谈不上稀世珍宝,不应该给武家带来如此的灾或

    想到这些,武好古就忍不住埋怨起上苍了。

    你让我魂穿一,不给个金大腿抱抱也就算了,怎么还给个那么大的难题呢?

    现在连对方究竟是谁,想要什么宝贝都不知道,这可如何是好啊?

    难道真的要给那帮没卵子的腌渍货整得倾家荡产然后变成一个卖炊饼的武大郎?

    老天爷啊,您就行行好,给个金大腿抱一抱吧。

    “像!真像!真是太像了”

    正在向冥冥之中的上苍祷告的武好古耳边突然响起了连声的感叹。

    他忙扭头望去,只看见一个头方巾,耳鬓插花宋人男子都爱在耳鬓发髻上插朵画,身着白色锦襴衫,体型高大魁梧,面目却显得清秀俊俏的男子立在三角画架之前,目不转睛地看着武好古身旁那具三角画架上放着的尚未完成的画作。

    这具三角画架是武好古从开封府牢房里面出来的几天后,让木匠根据自己画的图纸打造的,样子和后世的三角画架一样。

    而摆在画架上的,则是一幅粘在木板上的尚未完成的炭条风景素描,就是用柳木条放在封闭的容器中烧出来的炭条在宣纸上画出来的风景画。

    用炭条作画是素描画和油画、国画写实类起稿的常用手段,武好古当然是精通的。而且他在后世又专攻过超写实油画,也兼修过写实风格的工笔画,所以他炭条素描水平的确非常高的。

    虽然中国古代绘画偏重写意,但并不代表写实风格的绘画就没有市场。大兴于唐宋的工笔画就讲究“尽其精微”和“取神得形,以线立形,以形达意”。在工笔画中,不论是人物画,还是花鸟画,都力求于形似,注重写实。而武好古的今生,就刻苦工习过工笔画,而且还不错的画技。

    出狱后思考了几日,武好古觉得自己想要在这北宋末年的开封府内,可以倚靠的也只有两世人生所积累起来的画技了,所以就恢复了前世今生画笔不离手的生活了。

    看到眼前之人衣着华美,颇有气度,武好古也是一愣:莫非上苍灵验如此?真的给我根金大腿抱了?

    他连忙站起身,拱了下手,“大官人过奖了。”

    在武好古今生的记忆中,除了大量属于宋朝的绘画技艺和儒生必修的经史子集之外,还有许多日常生活方面的知识。所以他看见眼前这人的装束的年纪,就知多半哪里的吏员,也有可能有个芝麻绿豆大的小官,所以才尊称一声“大官人”。

    襴衫男子笑道:“郎君工笔之妙,实在叫人佩服。在下高俅,王刺史门下小吏,未请教郎君高姓大名。”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