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斜阳残红,透过高悬的,小小的囚窗照进了囚室,显得格外凄然。

    外面刚刚下过一场小雨,和煦的春风带着一丝潮气吹进来,将弥漫在囚室里的霉烂和恶臭吹散,把生机盎然的春天的气息投入沉闷的囚室当中。

    嘎吱吱!

    刺耳的声音在昏昏沉沉的武浩耳边响起,他缓缓睁开眼睛,再次打量起眼前这间囚房。

    不过十来个平方的大小,靠着土墙堆放着一些枯草,武浩的新身体就无力地躺在上面。

    对,是新的身体!至少在武浩显得混乱的记忆中,他的灵魂现在所在的躯壳并不是原来的那副!这事儿太过诡异,以至于让武浩没有注意到已经有人走进了他的囚室

    进来的是两个穿着圆领袍衫,戴着幞头,鬓边还插着朵花的男子,囚室内的光线太暗,看不清他们的长相。其中的一个男子走到昏昏沉沉的武浩身旁,蹲下身子,伸手在他的鼻孔处摸了摸。然后就用一种听上去非常古怪,但是武浩却偏偏能够听懂的口音对另一人说:“陈大官人,武好古这厮活过来了。”

    被称为陈大官人的男子吐了口气,说:“好,好,活过来就好王押司,没想这厮竟恁般胆小,吓也能吓死过去。”

    “大官人说得是,还要继续关押么?”

    “还关他作甚?若再死过去,中贵人要的东西谁去寻来?他那个兄弟甚底都不知道,而且还是府学生,可不大好拨弄。再说了,画行也有画行的规矩,也不能做得太过”

    陈大官人突然提高了嗓门,哼了一声:“物华珍宝,有德者居之!他们姓武的有何德行?也配拿着那等珍宝?若是不交出来,你们武家的苦头才刚刚开始呢!”

    珍宝?什么珍宝?

    浑浑噩噩中的武浩在自己脑海中乱成一团的记忆碎片中搜了搜,果然发现了一大堆的珍贵画的信息,有武宗元的,有黄筌、黄居寀父子的,有崔白的,有郭熙的,有李唐的,还有米芾和黄庭坚的,好像还都是真迹!

    而这些宝贝真的都是自己家的?

    怎么会有这么荒唐的记忆?这些宝贝故宫博物院里都不一定凑得出来,自己家怎么可能拥有?

    要真有的话,自己就是个土豪高富帅了,还会没日没夜的加班画图,结果在开车家的时候

    不对啊!

    不是明明翻车了吗?武浩又想起自己在游戏制作公司加班画原图,忙活到深夜才开车家,大约因为太过疲劳,在路上晕晕乎乎的就翻了车!

    武浩吃力的撑起脖子,四下看看,肯定不是医院怎么瞅着像个牢房啊?

    难道翻个车还犯了交通法规被抓了?就是被抓,这牢房也太破了一点吧?

    武浩正糊涂的时候,被人唤作王押司的男子又开口了,这好像是对武浩在说话:“武大郎,别他娘的装死了,快起来吧,今天就放你出去了。”

    武大郎?还武松呢

    想到“武大郎”这个名字,武浩的脑海中又冒出个匪夷所思的念头自己居然就是武大郎!

    不过不是卖炊饼的武大郎,好像也不矮。他是在开封府潘楼街上武家画斋的少东家武大郎,大郎自然也不是的大名,他的名字是好古,还有一个字号,叫崇道。

    这是怎么事儿?是在做梦吗?

    而更让武浩感到如在梦中的是,他脑海中的记忆告诉他,现在的不是什么21世纪,而是赵家天下的大宋元符元年!

    他现在也不是21世纪游戏制作行业的原画师,而是大宋朝哲宗天子脚下的开封府的一介画商人。似乎因为某件他自己也不知道稀世珍宝落了难,被皇城司拘捕,押进了开封府大牢。结果没见过什么大风大浪,天生又有些胆小的武大郎在大牢里面受了点惊吓,竟然死了过去

    然后,就是武浩的灵魂不知怎么进入了这幅躯体。

    这算什么?武浩心想,难道是灵魂穿越了吗?

    还是撞车撞坏了脑子?

    ●手机下载APP看书神器,百度搜关键词:书掌柜app或直接访问官方网站shuzhanggui.net●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天下豪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大罗罗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罗罗并收藏天下豪商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