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十一月,洛京城。

    以主世界的地图来看,这洛京的位置就是洛阳,数朝古都,三百年前大齐太祖定都于此,累世经营扩建,规模恢弘,是天下间有数的巨城。

    而偃师城位于洛水北岸,大河之南,嵩高、少室等诸山之北,上游是洛京,下游百里处为虎牢,是拱卫洛京的战略要塞。

    如今偃师和虎牢等地都已落入楚军掌控之下,水师亦经过黄河抵达洛水,数十万大军合围,这座昔日的大齐皇都已成孤城。

    楚王的御营于前日抵达洛京城下,等到其他各部兵马相继赶来汇合,至此已经完成了攻城前的所有准备。

    大齐朝廷虽已衰败不堪,不过城中依旧有五万城防军驻守,加上临时动员的青年民壮,凑个十余万还是不成问题的。如果据城死守,抵抗坚决,想要拿下依旧不会太轻松。

    翌日一早。

    大军簇拥着楚王的车驾出营,集结于城下,数十万衣甲鲜亮的将士列阵,漫山遍野,气势慑人。

    低沉的鼓点声中,威武壮观的军阵徐徐而至,长矛兵、刀盾兵、弓弩兵、近卫骑兵,阵列严密,军容鼎盛。

    洛京城过去百年都不曾遭遇过战火,城墙上的守城将士何曾见过这等场面,顿时人人面如土色,心生怯意。

    此刻十三岁的小皇帝正在几位辅政大臣的陪同下,在城上观察敌情,见得这等震撼场面,所有人都不由面色苍白,相对无言。

    “那几州的动静如何?”

    赵元谨立于车驾上,询问赵丰道。值此关键时刻,谁都不希望变数出现,如果那几家诸侯趁此机会出兵横插一腿,楚军想尽快拿下洛京的计划就要受影响了。

    “王上,叶明策,黎文聪,杜山等人此刻都在忙于攻城略地,短时间内怕是抽不开身。唯一可虑的是并州的魏阗已经投靠了胡人王廷,胡人王子哈尔卜领精锐骑兵八万进驻并州,或许会对我军不利”

    赵丰总揽楚国情报机要事宜,因此王上垂询,当即详细禀告起来。

    赵元谨微微皱眉,旋即神情放松下来,这个消息不算好,不过并州全境尚未完全拿下,胡人想要把手伸到洛京这边来,短时间内还是难以办到的。

    如果战事久拖不决,这帮在一旁窥视的豺狼们自然会生出心思。当然只要楚军能够尽快进占洛京,战略主动权就完全在手,再也无惧任何外来干涉了。

    “国师以为,我军拿下洛京需要多少时日?”赵元谨看向了旁边的秦烽,客气地询问着。

    “今天就可以吧。”秦烽淡然道。

    “莫非国师以为,洛京城里的那位小皇帝会主动率百官出降不成?”赵元谨有些惊讶。

    “他不投降也没关系,只要将这城门炸开,大军自然就能够杀进城了。”秦烽微微一笑。

    有绝对的实力在手,敌人无论有什么样的反应,其实都已经不重要。

    洛京城的城门再坚固,甚至直接封死都没关系,以rpg29的威能,多轰个十几发也就摆平了,就不信这道门比主战坦克还能扛。

    赵元谨放下了心,遂令人上前喊话劝降。

    一员卫将骑马出阵,飞驰至城墙下,高声喝道:“城内听着,我家主公上承天命,如今已尽得江南、巴蜀、豫州、徐州、兖州之地,不日即可荡平天下!洛京已成孤城,给你等一个时辰考虑,如不献城投降,城破之时难免生灵涂炭,你等切不可自误。”

    “真是岂有此理!”

    城上,一个四品文官脸色铁青,咬牙切齿地低声道。不过是一群叛逆,如今却敢在这皇都枢机重地大放厥词,肆无忌惮,岂是臣子所为?

    群臣面面相觑,楚军势大,城内人心浮动,这场守城战并不好打。况且对方说得没错,洛京已是孤城,就算勉强守住一段时间又能如何呢?

    大齐气数已尽,这是谁都无法忽视的事实。为了自己的身家前途考量,或许献城投降是个更符合时宜的选择?

    新任首辅虞桂咳嗽一声,神色落寞地道:“诸位,楚军阵中有巨型投石机随行,这已不算秘密,当初襄阳城就是被此物一举攻破。洛京城防坚固或许更甚襄阳,但也支撑不了太久。”

    他看了看沉默不语的众人,继续道:“城中粮草所剩不多,外无援兵,更可怕的是那位楚国国师此刻就在军中,如果他亲自出手,我军又能有几分胜算?”

    现场一片死寂,原本还神色愤怒的几个年轻文官都不出声了。

    上次秦烽大闹皇城,以一己之力屠杀数千羽林卫和大批高手,最终杀进内殿,导致先皇驾崩。后又在皇城内大肆洗劫,搬空了整座国库之后从容离去。

    此等奇耻大辱,堂堂大齐朝廷事后竟然束手无策,只能打落牙齿和血吞。

    如今数十万楚军浩浩荡荡而来,仅凭城中的这点本钱,还能如何抵挡?

    “以虞公之见,我等只能出降了吗?”一人问道。

    “为城中黎民百姓计,此事只能如此了。”虞桂面无表情地道。

    众臣再度沉默,不过某些人眸光闪烁,显然是动了心思。既然大势不可违,自己的身家前途性命当然是更重要的。

    虞桂心底暗自冷笑,要说这帮家伙里面没有内奸存在,那是打死他都不信的。过去一个多月以来,整个城里的官员与世家,和楚国暗通款曲的可不止一个两个。

    如果自己下定决心抵抗,说不定打到一半时就会被某些家伙从背后捅了刀子,拿自己的头颅去向楚王邀功请赏了。

    “你们这些个混账东西,就算是卖主求荣,也得本公才有资格卖,哪有你们卖的份?”他心里暗暗骂道。

    城下。

    楚军已经列开阵势,十部炮已经就位,大量的箭车、楼车、土龙车等攻城器具陆续推到战场边缘。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大战在即的紧张气氛已经越来越浓重。

    正常情况下想要攻克这样一座巨城,攻城一方需要付出的代价至少是数以十万计,用尸山血海来形容丝毫不为过。

    当然秦烽已经不打算这样拖下去,自己如今已拥有部分世界权柄,多的不说,至少可以随意动用各种高科技兵器、而不用担心会引发不良后果了。

    所以只要战事一起,他就会以最粗暴激烈的手段来干预,决不让城中守军生出一丝一毫的侥幸心理。

    眼看着时间已经接近正午,赵元谨缓缓起身,准备下达攻城命令。

    就在这时。只听远处轰然一声,洛京城门大开。

    为首的便是小皇帝,他此刻已不再穿着皇帝的冕服,而是换了一身素布白袍,背上还背着荆条,手中捧着国玺金册,神色黯然,后面跟着大群的文武官员勋贵。

    说实际,这少年登基后就是个傀儡摆设,什么事情都没有他说话的余地,群臣决定之后再把结果告知他。他只需要照办就是。就好像这次的献城投降,几个老家伙一合计,就把大齐朝的根基给卖了个干干净净,收拾心情准备服侍新君,为新朝效命了。

    车驾周围,楚国众将眼见城中出降,心里不约而同地松了口气,却又有几分遗憾。

    能够不死人、不战而屈人之兵当然是好的,可是这样一来就没了军功可赚,实在说不上哪种结果更好些。

    不多时,一队亲兵引着小皇帝与大齐朝的文武百官至中军,齐齐跪下俯首请罪。

    赵元谨亲自过去接下国玺,扶起小皇帝,温言抚慰几句,又对着后面的群臣说着:“诸卿请起,诸位都是国之贤才,此番能知天命、顺应大势,寡人岂会薄待?以后天下之事,还得多多仰仗各位卿家了。”

    这就是表示既往不咎的态度了,群臣心里的石头落了地,当即俯首再拜。

    随后,大军入城,接收各处防务,等到控制全城局面后,赵元谨的车驾才在羽林禁军的拱卫下驶入城门,向着皇城而去。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