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天色蒙蒙亮时。

    城中的街道便热闹起来,不少店铺都已早早开张,街上随处可以见到吆喝叫卖的小摊贩。忙于生计的百姓三三两两地聚在一起,围着早点摊子买点吃食,边吃边闲谈着。

    街道边,一家平淡无奇的店面,蒸笼里冒着腾腾白汽,眼看着白面馒头就要出笼,长得富态的老板娘正在热情地招待客人。

    “两大碗馄饨,六个包子,再来几碟家常小菜。”身便装的秦烽在靠窗的木桌前坐下,语气随意地说着。

    “好勒,两位客官稍等,马上就好。”一个伙计乖巧地应道。

    须臾功夫,热气腾腾的馄饨便端了上来,接着肉包子和菜也陆续上齐。

    秦烽吃了两个,对这味道比较满意,虽然店子不大,胜在干净整洁,店家本分厚道,肉馅的份量很是充足,而且非常新鲜。

    “真想不到呢,堂堂国师、镇国公也会来这种小地方吃东西,不觉得跌了身份吗?”对面的云绮君白了他一眼,小声道。

    “东西好吃就行,别的真就那么重要吗?你也是修行有成之人,不会连这个道理都堪不明白吧?”秦烽笑问道。

    一定要吃得好才叫有身份有地位?其实未必。主世界的本朝太祖就从未在这方面讲究过什么,一身粗布衣裳,一碗红烧肉,不谈虚礼、不讲品味,照样指点江山激扬文字,决断万民命运。

    也只有那些土豪暴发户才会在这方面特别爱显摆,不是五星级酒店的总统套房不住,不是高档西餐不吃,价位低于几万的酒水根本看都不看,出行必须是顶级豪车代步,就连找女人都得是嫩模明星才肯满足。

    “我倒没什么,只是感到有些奇怪而已。”

    云绮君慢慢地道:“府邸中成群的娇妻美妾等着你去陪,你倒好,大清早的拉着人家出来闲逛,究竟想干什么?”

    “因为”

    秦烽的神色有几分怅然:“我留在这世界的时间不会太久了,所以才想经常出来走走看看,不然以后的机会越来越少。”

    “什么?”

    云绮君檀口微张,一副难以置信地样子:“我没听错吧?你要离开这个世界?别忘了你才刚刚创下诺大的基业,楚国的太上王诶,这么大的权势,你居然放得下?”

    “你别忘了,我们其实是一类人。”

    秦烽幽幽地道:“你知道我并不属于此界,自然也不可能长久留在这里,迟早是要离开的。”

    云绮君深深地盯了他一眼,神色端正起来:“理由呢?还有你就这样说走便走,人家怎么办?你的基业怎么办?”

    “这个你倒不用担心,我应该还有两三年时间,至少也要等统一了天下之后再离开。而且离开之后也不是就不来了,想来看你们时,随时都可以的。”

    秦烽解释道:“我有我的使命和目标,具体原因现在没法对你多言,日后你自然就会知晓了。”

    云绮君松了口气,如果秦烽只是暂时性离开,那就没什么好担心的。自己将来超脱的契机还得着落在他身上呢,真要是不声不响地跑路了,自己上哪抓他去?

    她想了想,压低了嗓门道:“祖师昨晚发来讯息,说是感应到了法则屏障松动的迹象,决定闭关参悟。难道真有希望突破真仙境界吗?”

    “本来就该如此了。”

    秦烽丝毫都不觉得意外,世界意志本源受损,对于此界天地法则的掌控出现了相当大的罅漏,因此修士们突破境界的难度已不可同日而语。

    他感应了一下云绮君体内的情况,说道:“你的修为提升速度也很快,或许用不了几年也可以摸到真仙的门槛吧。”

    云绮君丽颜微红,犹豫了一下还是道:“我自己也有这样的感觉,和你呆在一块时,修行起来似乎就特别的容易,究竟是什么原因,你不清楚吗?”

    秦烽道:“那是因为炼化世界意志化身后,此界的部分权柄已经转移到我的手中,尽管只是一小部分,仅仅用来提升个人修为也足够了。”

    云绮君美眸亮了起来,盯着他周身上下看个不停,眼神复杂莫名,也不知在琢磨些什么。

    秦烽此刻已经吃饱,放下筷子对她道:“改天陪我去北边走走吧,那九家宗门还有些余孽,都是要逐一剿灭的。以后凌苍山一脉,就是此界的第一道门了。”

    “嗯,好的。”

    云绮君乖巧地答应下来,秦烽这话,意味着自己以后就是修行界的第一人了,地位比起凌苍山的掌教不知高了多少层。

    接下来一个月,金陵城很是平静,不过由于秦烽上次在洛京帝都闹出的动静,天下大势已经再度发生剧变。

    皇帝意外驾崩,大齐朝廷中的文武百官一时间有些手足无措,不少野心家都对那个至高的权力宝座起了心思。

    很多以前根本没有什么存在感的宗室王爷们纷纷活跃起来,各使手段拉拢结交朝中有分量的大臣,手掌兵权的将领,积极串联造势,希望能够为自己上位争取机会。

    他们似乎都忘了,等到将来王朝覆灭,无论下一代真龙天子是谁,都不会放过前朝的末代皇帝,做法严苛些的连宗亲皇族都不会放过。

    如今的朝廷风雨飘摇、内忧外患,国祚还能够延续几天尚未可知,这时候还眼巴巴地跑去争那个位置,是嫌自己命太长吗?

    当然了,国不可一日无君,无论某些人心里怎么想的,经过多轮暗地里的博弈与利益交换,时隔半个多月之后,大齐朝廷终于推举出了新的皇帝:一个年仅十三岁的孩子,是上代皇帝的堂弟。

    众臣的意图昭然若揭,扶一个孩子上去当傀儡,真正的实权依旧由少数几个重臣把持,大家一起分好处。

    可是无论皇宫内库还是户部的国库,都已经被秦烽彻底搬空、面对无米下锅的窘境,这些大臣们是绝不可能将自己的家底拿出来为朝廷分忧的。

    所以小皇帝登基一个月,群臣天天在朝堂上扯皮打嘴炮,却什么事情都没做成,话说就是想做事,国库里也没银子了,还能怎么办?

    这样一个连军饷都发不出来的朝廷,对于天下诸侯而言都已经是威严扫地,没有了任何威慑力。南方的楚国至此再无后顾之忧,厉兵秣马,开始准备北伐大计。

    五月份,蜀中的宋绪病死,旋即内乱爆发,几个儿子各自拉拢一批官员亲信,掌控了部分兵权,然后打得不可开交。

    赵元谨随即派使者携带重金厚礼入蜀,成功收买了数位重要将领为内应,然后遣出两万精锐为前锋,十万主力大军随后启程,顺利进占多个郡县,兵锋直指成%都。

    这下宋绪的三个儿子慌了神,终于决定暂时放下恩怨,合兵一处迎击楚军。无论如何也得先把外敌驱赶出去后,哥几个才好放心地继续争权。

    六月底,双方的大军在成%都城下展开决战,结果这三位公子两死一逃,楚军大获全胜,顺利拿下蜀地的政治经济中心,进而接收了宋绪生前掌控的所有地盘。

    等到八月份时,蜀地全境都已顺利为楚军所控制,这时候的楚国版图,基本上就相当于后世的南宋了。

    当然在楚军攻略蜀中的时候,北边的藩镇诸侯们也没闲着,占据幽州的叶明策,占据并州的魏阗,占据小半个青州的黎文聪,还有数家中小诸侯,以及草原上数个强大的胡人部落,各自合纵连横,打得热火朝天。

    在这样的混战局面中,时间进入了九月底,消化完蜀中的楚军终于完成所有准备,开始将兵锋指向了北方。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