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王宫书房里。

    赵元谨与多位内阁心腹重臣都在场,一块拳头大小的多棱状金色晶体摆在书案上,一缕缕柔和的光线自晶体内透射出来,在上方构成了一幅四维立体影像。

    影像中播放着秦烽单人闯进大齐皇城时的景象,画质高清、纤毫毕现。看着那密密麻麻、如黑云般汇聚而来的精锐羽林卫在那件可怕仙器面前毫无反抗之力地被屠戮一空,在场众人无不色变。

    单人独骑就可以轻松对抗千军万马,甚至在皇城这等天下枢机重地都可如入无人之境,众多宗师级高手合力围攻,却连他的衣角都触摸不到。

    影像的最后,是秦烽冲过层层拦截、杀到内殿,直面大齐皇帝的那一刻。

    画面至此结束,对决的过程无人知晓,不过从这位国师安然归来的结果看,皇帝的落败是确定无疑的事实了,从其他渠道传回来的消息能够充分证实这一点。

    首辅孙向青看了看主位上沉默不语的赵元谨,扭头问下面坐着的群臣:“你们觉得如何?”

    书房里一片寂静。

    此刻在场的都是位列楚国核心权力圈子里的大人物,包括孙向青、苏牧在内的七位内阁大臣,凌远庆、宋武等四位手握重兵的大将,还有掌管情报秘谍系统的赵丰,也是楚王的族人。

    苏牧叹了口气,出言道:“大齐国运虽衰,皇城的守卫力量依旧称得上雄厚,羽林卫的精锐善战,天下皆知。又汇聚了众多宗师级高手,对上国师的手段却束手无策,诸位大人明白这意味着什么吗?”

    孙向青冷冷地扫了一眼继续沉默的众人,提高了音调:“如果国师对着我们这里来上同样的手段,等到明天天亮时,楚国朝廷就彻底完了!谁都挽回不了!”

    众臣脸色都难看到了极点,这个残酷无比的事实,其实大家心里都明白,不过由首辅大人亲口说出来,感受自然是更加的直观。

    宋武面有怒意,似是想要出言辩驳,嘴唇动了动,最终还是叹了口气。

    秦烽特意将这仙家奇物交给王上,王上又将这东西拿出来展示给众人看,其用意不问可知。

    最近这些天,朝堂上已经有不少质疑国师的声音开始出现,特别是那些年轻的儒生文官,对于秦烽在朝中的超然地位、享受到的诸多特权都颇有微词。认为他的存在危及王权稳定、绝非社稷之福。

    有些激进的官员甚至已经开始暗中撺掇内阁重臣、或是向赵元谨上密折告秦烽的黑状,四处串联、舆论造势,试图扳倒这位国师。

    当然了,忠君爱国、维护王权威严之类冠冕堂皇的理由都不过是借口而已,真正的原因却是拿不上台面的。

    前几天,楚王已经决定效仿前朝制度重开科举,各地的士子文人都可报名参加会试,朝廷将择优录取。

    唯一有所差别的是:被取录的进士们必须得在县里担任文吏,从基层干起,三年之后才可凭政绩表现逐步升迁。

    而前朝的规矩,中了进士之后,授官便是正七品起步,短短数年之后便可在地方担任一郡之长官,养尊处优、威福自用,十几二十年之后就有望进入中枢,可谓是极其优待了。

    问题是这些儒生士子常年钻研圣贤典籍,对于民间疾苦、基层社情民意一窍不通,四体不勤、五谷不辩,明明什么都不懂,却上来就要担任父母官,作威作福,这能有什么好结果?

    前朝吏治败坏,官员不察民情,朝廷与民间严重对立,这个授官制度是关键原因之一。因此赵元谨提及此事时,秦烽便给出了自己的意见:绝对不能太惯着这帮文官。

    在主世界,官员从基层起步已是共识,就连华国的最高领导人当年都是从村干部升迁上来的,和贫民百姓一起插秧收谷扛包,样样在行。这些士子文人凭什么例外?

    赵元谨对此深以为然,当即便照准实施,只是这做法这无异于得罪了整个士子阶层,那些家伙不敢针对楚王,便把矛头对准了秦烽。

    另一件得罪人的事情,便是秦烽提出的摊丁入亩、士绅一体当差、一体纳粮的制度了,简单地说就是官员地主阶层,有功名的读书人不再拥有免税免赋的特权,都得向朝廷交税。

    朝廷官府的征税对象是黎民百姓,可平头百姓能有多少油水?掌握社会财富最多的当然是上层阶级,可他们却偏偏不用缴纳任何税收,长此以往,绝非国家之幸。

    后世曾有专家论证过,这几条制度如果能够真正执行到位,为王朝续命百年不是问题。当然反对的声音肯定是存在的,雍正皇帝推行这制度时,朝野群情汹汹,被御史言官们骂成狗,死后还被黑成了昏君暴君。

    赵元谨头脑不傻,立刻就明白了这条国策的好处,几经权衡之后决定在全国予以推行。只是利益受损的士绅阶层是绝对不可能接受,必定要千方百计地阻挠反对的。

    有此两条,秦烽等若已经彻底得罪了江南地区的所有权贵阶层。几乎是一夜之间,他这位国师就成了百官眼中的超级大反派、祸国殃民的妖人,是朝野上下必欲除之而后快的头号奸人了。

    孙向青的眼神从众人脸上逐一扫过,声音变得越发冷峻:“国师已经说了,民间如何议论他不管,但是在朝中,他不希望某些官员继续活下去。所以……你们都清楚应该怎么做。”

    “管好自己手下的人,不要让他们再去挑衅国师的威严,否则那代价是谁都承受不起的。你们明白?”

    “首辅大人说得是。”

    群臣心里无论有何等心思,都只能这样开口附和着。

    始终保持沉默的赵元谨终于开口:“既然众卿已经达成共识,那么现在就令禁军出动,将那些闹事的官员全部抓捕下狱,交由国师处置吧。”

    群臣再度应是。

    “打不倒的敌人,就是朋友。”

    无论内阁重臣们愿不愿意,面对一个根本无法对抗的存在,那就只能与之交好,这是最务实、最明智的做法。因为惹怒秦烽的后果,在场的人谁都承受不起。

    当天夜里,上百名官员被抄家,举族抓捕。

    国师府邸。

    秦烽获悉此事后并未有什么特别反应,只是轻描淡写地说了句:“楚王的做法还算明智。”

    “……主公,这些人究竟该如何处置?”朱云泰询问道。

    “还能怎么办?当然是全部处死,一个都不放过。”秦烽道。

    “可是,这或许对主公的名声不利。”朱云泰有些忧虑。

    “我要名声做什么?”

    秦烽不以为然地道:“就算宽赦了他们,你以为这些家伙就会领情?他们只会继续上蹿下跳,想方设法扳倒我,还不如给他们一个痛快!”

    在绝对的实力面前,所谓的朝野舆论、士子人心就是个笑话。敢不服气?真以为我手中的家伙是摆设么?

    杀得人头滚滚、血流成河,将敢于出头挑事的官员士子通通杀光,剩下的自然就老实了。

    反正天底下想当官的人多得像地里的韭菜,割了一茬又一茬。以武则天、朱元璋那样的狠辣酷烈做法,一批接一批地杀,到头来也没有导致朝局崩溃,愿意当官的人依旧趋之若鹜。

    所以秦烽才不担心这问题,他宁可当那种人人喊打的大反派,也绝不当那种打不还手、骂不还口的道德婊、圣母党。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