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凡间生灵的死活,对于高高在上的世界意志、或者说是天道而言,根本就是微不足道,就好像没有哪个正常人会去在意脚边一群蚂蚁的死活。

    因此,即便是大殿前已经杀得尸积如山、血流成河,那位天道意志附体降临的皇帝陛下都没有半分触动,死伤几百几千人的,对它而言也仅仅只是一个数字罢了。

    秦烽等了几秒钟,见里面没有应,也不怎么在意。

    远处,大批羽林卫仍在源源不断地涌来,不过在他身前百步之内,已经没有还能站立着的生命体。

    “好吧,山不来就我,我便去就山!”

    秦烽动作微顿,将枪管已经滚烫的重机枪扔进次元空间,然后又拎出了一挺全新的,调整好弹链,举步向着内宫的方向行去。

    他这一动,数个羽林卫方阵立刻迎了过来,哪怕明知不是对手,但军纪森严,无人敢于后退半步。

    秦烽略有些意外,那个看上去地位颇高的公公和几员大将都已殒命,只是在重重军阵深处似乎还有将领在指挥,是以羽林卫撑到现在仍未崩溃。不过在他看来也不算远了。

    冷兵器时代,再精锐的军队,一旦伤亡数字达到三成以上,军心士气铁定会瓦解,神仙都难以挽。

    “快快拦住他!”

    军阵深处的声音已经带上了一丝惊惶,这种超越人仙的可怖敌人,他们以前是闻所未闻,已有的一切手段都不管用了。

    更加密集的箭矢如乌云般遮天蔽日地射过来,其中夹杂着不少数米长的床弩弩箭,碰到秦烽的护体光幕上却尽数被震落在地,有些还被反弹来。而球形的光幕本体只是略微有所扭曲变形。

    秦烽浑然不顾,保持着恒定的步伐向着内宫宫门而来,手中的重机枪始终不曾停火,凡是拦在前面的羽林卫以及各路高手,均逃不过承受弹雨洗礼的结果,痛苦的惨嚎声此起彼伏,鲜血染红了视野内的每一寸地面。

    几分钟后,宏伟厚重的朱漆大门遥遥在望。

    重机枪枪口继续喷吐着蓝色火焰,只听得叮叮当当一阵脆响,门体上出现了无数的弹洞,但一时间还强撑着没有倒下。

    秦烽淡定地收起重机枪,从次元空间里摸出了一具榴弹发射器,冲着大门就是一发枪榴弹轰出。

    震耳欲聋的爆炸声中,整座大门在火光烟雾中四分五裂,露出了后面更加密集的重甲羽林卫,面罩下的眼神流露出难以置信的畏惧。

    榴弹发射器消失,重机枪出现,下一秒,令人闻风丧胆的哒哒声继续响起来,恍如死神发出欣喜的狞笑声。

    “挡我者死!”

    简短有力的话音在广场上荡着。

    须臾之后,秦烽的身影便沿着长长的走廊接近了内殿,身后留下一路血肉地毯。

    拱卫宫廷的羽林卫编制多达两万人,此刻还剩下大半,但是已经无人敢于上前拦截,只能远远地缀在后方。

    不知内情的人看起来,倒好像秦烽才是他们的主帅,在带领他们攻打禁宫内苑一般。

    头顶的黑云愈发浓厚起来,隐约有血红色的闪电在里面跳跃闪烁不休,在他的头顶逐渐汇聚成了一个缓缓旋转的巨大漩涡,恍如天罚之眼。

    重逾山岳般的压力笼罩而下,就连巅峰人仙都难以继续保持站立状态。

    只是秦烽根本不受丝毫影响,一步一步徐徐逼近。

    “轰隆!”

    终于,一道粗如水桶的血色闪电自漩涡中重重地劈落下来。

    秦烽身周的护体光幕一阵扭曲变幻,化作崩散的光雨渐渐消失在空中,不过紧接着就有内外三重光幕次第浮现,重新将他护在其中。

    黑云深处电闪雷鸣,几秒钟后又是一道闪电落下,结果仅仅轰碎了最外层的光幕,秦烽依旧安然无恙。

    就这样,一连七八道闪电接连劈落,直到秦烽踏上了内殿的台阶,站到殿门前,身上的护体光幕依旧不曾被完全湮灭。

    而且这样足以湮灭巅峰人仙的攻击,消耗同样巨大,头顶的漩涡此刻明显淡化了许多,新的一击继续酝酿着,却因灵气积蓄不够、迟迟难以落下。

    “陛下,你还想躲到什么时候呢?”秦烽悠然道。

    内殿中一片沉寂,须臾之后才有声音传出:“请国师进来一叙。”

    厚重的殿门自行开启,现出了里面的景象。

    年轻的皇帝静静地坐在九龙鎏金宝座上,丰神俊朗、气度雍容,幽深的眼眸中隐有金芒闪烁,凝神打量着走进门来的秦烽。

    此刻除了他们两个,空旷的殿堂中再无别人,气氛静寂得有些诡异。

    皇帝在看着秦烽,秦烽也在看着皇帝。

    在他的感知中,宝座上的那个人体内蛰伏着一团难以言喻的混沌光华,透出苍茫高远、无可名状的威严气息,与曾经感受到的世界意志毫无区别。

    “你果然不属于此界。”

    良久之后,皇帝平静的声音响起。

    秦烽微微点头,出言道:“陛下我暂且就这样称呼你吧!据我所知,天道、或者说世界意志的每一次降临,都会大量消耗本源,事后必须得经过长时间的沉睡才能够恢复。”

    “你为了对付我,甘冒奇险附体降临,这样的行为是否值得呢?尽管降临时间不长,可你的这部分意念与本源,已经被你的这具身体严重‘污染’了吧?将来归本体时,或许要花费极大的代价才能重新净化,这又何必呢?”

    纵观皇帝这些天来的所作所为,其实与一个真正的人已经毫无区别,完全看不出世界意志的本来面目了。说得更明白些,就是它已经被这具身体原本的性格所侵染同化。

    对于世界意志而言,这是极其麻烦的情况,处理不好甚至有可能造成致命的后果。

    “天若有情天亦老”。

    秦烽心底忽地浮现出主世界本朝太祖的诗词。具备了人类七情六欲的天道,还能算是天道吗?还如何维系整个世界的平稳有序运转?

    皇帝深深地看着他:“如果放任你这样的异数不管不问,我的本源损失会更大吧?”

    “我不知道你是如何轻松闯过时空屏障的,想必你身上藏有某种重宝,可以屏蔽我的感应,还能避开时空巡狩者的监察。”

    “站在我的立场上,只有尽快将你抹杀、或是永久驱逐,才可以保证我、以及这个世界的安全。”

    秦烽默然无语。

    星舰借助自己之手干预此界历史演化轨迹,遮蔽天机、藉此抽取世界本源滋养恢复自身,于它而言的确是难以接受的结果。

    人类捕杀猎物用以果腹,维系生存。在猎物的眼中,人类自然是不折不扣的恶魔了。

    在如今的秦烽眼中,世界意志同样是自己狩猎的目标,因此自己与它之间绝无妥协的可能,唯有动手,真刀真枪地做过一场,以此来决定谁才是这个世界的真正主人。

    “如果你现在就放弃一切,离开此界,并保证永远不再来,我可以保证既往不咎,如何?”皇帝直视着他的眼睛,沉声道。

    “抱歉,恕难从命。”秦烽断然拒绝。

    “那我就只有强行将你抹杀了!”

    皇帝叹息一声,恐怖的威压自体内彻底爆发出来。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