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早在上次以天价拍下那只玻璃种帝王绿手镯时,凭着女性特有的敏感,玉星澜就觉得这手镯很有可能是一对,用不了多久另一只就会冒出来,如今果不其然。

    既然自己有幸遇上了,那就绝对没有错过的道理,因此玉星澜很快就拿定了主意,不计代价地竞拍。

    当然这她没有亲自举牌,而是暗中授意坐在另一个位置的某位男助理代劳。这是为了防止被人针对,从而遭遇恶意抬价的行为。

    毕竟她已经拍下了一只,如果这再亲自举牌参与竞拍,傻子都知道她想拍下凑成一对了。玉氏珠宝集团的那些竞争对手必定会跳出来,恶意加价给她添堵。

    最终,经过多轮激烈的较量,这只手镯以五亿出头的天价被她家的那位助理拍走,比起上次的成交价还多出了数千万。

    旋即,玉星澜和那位助理一起被请进了贵宾室。

    交易程序和上一样,两位来自家族的珠宝鉴定师验货完毕,玉家大小姐刷卡转账,如愿以偿地拿到了这件稀世奇珍。

    “杨总,关于这对手镯的委托人,我觉得”

    玉星澜心里组织了一下措辞,继续道:“他不愿表露自己的身份,这我能理解。不过你们可不可以代我递个话,就说他手中还有些什么高档珠宝玉器,我们愿意敞开了收购,价格必定不会让他失望,能够长期合作就更好了。如何?”

    杨副总神色有些诧异,说道:“其实我正要对你提及的,那位委托人前几天在我们这里确实留下了一批翡翠玉器,言明只要有人能够将它们全部吃下,我们就可以做主替他脱手。”

    “当真?”

    玉星澜一怔,旋即大喜过望:“那就快让我看看吧,只要东西够好,我可以做主全部买下的。”

    杨副总点点头,请她来到戒备森严的库房中。

    当着玉家大小姐的面,两位经理小心翼翼地从厚重的保险柜里面抬出一只紫檀木大箱子。

    “呃,居然这么大?!”

    玉星澜又惊又喜,如此大的一只箱子,里面的好货肯定不少,看来此次交易绝不会让自己失望了。

    杨副总开启木箱,将一只只精致华美的盒子从里面取出,逐一摆放到桌面上,再亲手开启。

    第一只盒子里的东西就让她两眼放光,那是一对成色极佳的冰种满绿手镯,市面上价值数百万的货色。

    随着一只只盒子相继开启,玉星澜的美眸越来越亮,手镯、挂件、耳环、摆件、戒指等等应有尽有,都是市面上不多见的高档玉器,总共是二十八件套。

    而且每件宝贝的价格,都已经由秦烽和拍卖行方面的鉴定师共同议定,并标示出来,分别从数百万到数千万不等。

    “玉小姐,这批珍宝的总价格是三亿港币,不分开单卖。您看”杨副总说明道。

    玉星澜压抑住心底的激动,让两位家族珠宝鉴定师摆开随身携带的仪器设备,一件件仔细看过,确认没有问题后当即拍板:“没问题,我全要了。”

    看了看杨副总的表情,她又问道:“对方肯定还有货源吧?以后还能够继续合作吗?”

    “当然可以,前提是你要保密。”

    杨副总正色道:“如果让他知道你有某些不友好的行为,譬如暗中调查他的身份什么的,那么以后他会将所有货源都卖给玉氏集团的商业对手,嗯,你应该明白这意味着什么样的后果。”

    “好的,我知道了。”

    玉星澜神色凛然,满口答应下来。

    作为家族精心培养的继承人,她当然看得出来这些珍宝的价格略微偏贵,不过还在能够接受的范围内。

    况且就算再贵些,她也是不会放弃的,毕竟随着缅甸众多矿坑资源的日渐枯竭,那边的军政府已经越发收紧了翡翠原石的销售出口渠道,导致高档玉料越来越少。

    但如今的华国已经逐渐成长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十几亿人口里面,富豪越来越多,因此高档翡翠玉器市场始终处于供不应求的状态,价格行情连年看涨。

    玉氏珠宝集团当然有自己的隐秘原石供货渠道,可最近几年的优质货源也越来越少了。这是翡翠珠宝行业的普遍现状,某些珠宝公司因为高档翡翠原石匮乏,不得不退出了高端翡翠玉器市场,转而以经营中低端玉器维持生计。

    所以站在玉星澜的立场上,如果能够得到这样一条稳定而隐秘的高端货源渠道,那是无论如何都要抓住机会的。相比之下,为了满足自己的好奇心而将诺大的利益拱手让给外人,那才是愚不可及的行为。

    至于对方的真实身份,或许是某个隐形富豪,又或者是缅甸那边某个军阀的代理人吧?不然没可能弄到如此多的高档翡翠。

    “不过,东西还是有些少呢,下次能够让他多送些过来吗?钱不是问题。”玉星澜意犹未尽地问道。

    华国内地市场何其大,不显山露水的富豪多得是,吸纳消化能力相当可怖,区区数十件高档翡翠丢出去连个水花都翻不起来。

    “当然可以,下次应该会更多吧,你得准备好足够数量的资金才行。”杨副总笑道。

    最终,玉星澜心满意足地告辞了。

    等到次日傍晚,秦烽再度出现在别墅中时,没多久便接到了拍卖行方面的电话,请他过去面谈。

    半小时后。

    “秦先生,有鉴于您已经成为我们公司的最高等级贵宾客户,我谨代表公司送给您一件礼物,希望您能够喜欢。”

    杨副总客气地说着,递过来一只金红色的信封。

    秦烽接过来打开,发现里面是一张黑色金属卡片,做工相当精致,卡片是应该钛合金质地,份量很轻,入手冰凉滑腻,上面有一行镂空数字,左下角有编号,还有中文与英文的说明。

    “百夫长黑金卡?”

    秦烽略有些诧异,这东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历来属于顶级富豪的标配,想不到拍卖行方面居然送了他一张。

    米国运通百夫长黑金卡americanexpresscenturioncard是世界最富盛名、最顶级同时也是最神秘的卡片之一,已在包括华国在内的31个国家及地区发行。拥有这张“卡中之王”的持卡者,可享有顶级尊荣、定制专属服务与无与伦比的全球权益,包括全天候“有求必应”的礼宾服务、全球各种盛事的vip席位与全球主要城市顶级私人会所尊享礼遇等。

    这东西现在就是各国顶级富豪们的最佳名片,上流社会圈子的入场券,全球各地的富豪们都以获得百夫长黑金卡为荣。

    理论上这种特殊信用卡的透支是没有极限的,反而有最低消费限额,第一年据说是一百万美元,上不封顶。只要你够胆量、有能力,那真的是想要透支多少就能透支多少。

    所以作为发行方的运通公司,对于每一张百夫长黑金卡的发放,都是特别的谨慎,实力不够、信誉不够良好的客户是无缘得到的。

    原则上它不接受申请,仅通过邀请制的形式签发给精选的极少数高端客户,而负责挑选的就是运通公司和与他们合作的银行、金融公司等。

    “没错,就是百夫长黑金卡。”

    杨副总笑道:“以秦先生的身家,获得这张卡片完全不成问题,我们不过是充当了引荐人的角色而已。希望您能够满意,也希望我们的友谊能够一直保持下去。”

    拍卖行方面的善意,秦烽自然是心知肚明,无非就是想藉此与他长久合作而已。当然对于他自己而言,这也是双赢的结果。

    “好吧,谢谢贵方的礼物,我收下了。”最终秦烽道。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