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夜幕深沉。

    秦淮河上,一艘巨大的画舫静静地停靠在岸边,装饰华丽,船首挂着一盏明亮的灯笼。

    几个仆人模样的男子站在船头,百无聊赖地打着呵欠,只有从他们眸底不经意间闪现的精光,才能看出这些男子并不像表面上那样简单。

    金陵城是南方数一数二的繁华之地,风光秀美、景致众多。数百年来,才子佳人的传说多不可数。秦淮河上这样的画舫比比皆是,因此并未引起有心人的过多注意。

    画舫内部,一处布置得低调奢华的舱室里,烛光黯淡,几个不明身份的人围在桌边,正小声交谈着。

    “楚王登基一月以来,办了不少实事,权威日渐深入人心,江南地区的豪族世家,已有九cd明确宣布投靠了。”一个低沉沙哑的声音道。

    “是的,金陵城一下,吴越之地数十郡县纷纷改旗易帜,派出使者请求投降归附,楚王赵元谨遂派出军队逐一接收地方,任命官吏、收编军队、平定当地匪患,一切都进行的井井有条。可以说江南地区现在已经完全属于楚国所有。”另一个声音冷哼道。

    “说起来我真不明白,区区一个差点身死族灭的小诸侯,居然在不足一整年的时间里就反败为胜,甚至顺利崛起,直到建国称王,拿下了整个南方。难道他真有天命在身不成?”第三个粗嗓门的声音愤愤不平地道。

    自古打天下,其实就和创业差不多,第一桶金是最难挣的,又称原始积累。但只要完成了这一步,接下来的事情就相对容易多了,只要不犯战略性错误,基业就会如同滚雪球般,越来越大,最终形成无可比拟的巨大优势,直至碾压其他的对手。

    楚王、以及其他诸侯都是如此,最初起家时,想打下一个县城都要全力以赴、殚精竭虑,还不一定能够得手。想招揽几个有功名的读人、几个有点勇武之名的帮会头目为自己效力都不容易。

    可是一旦有了一郡或数郡地盘,有了数量过万的军队,很多事情就好办多了。如果拥有了一州之地,十万以上的兵员,立时就会对其他中小诸侯形成巨大优势,拿下几个郡县的难度不可同日而语。

    因此占据荆州,击溃朝廷大军、收服吴振策,并最终拿下金陵城的赵元谨,才会拥有一呼百应的巨大影响力,令得南方剩下的郡县不战自溃,纷纷主动归降。

    而得到了整个南方的赵元谨,对于北方的各大藩镇诸侯,又有着怎样的可怕威慑,这已无需多言,稍有头脑的人都看得出来。

    第一个声音的主人是位脸色青白、嘴唇薄薄的中年男子,身上衣着倒是挺华贵考究,显然身家不凡。

    在他的对面是一个头发卷曲、肤色偏白、留着短髯的胡族肥胖男子,小眼睛里精芒闪烁,粗短的手指上带着多个硕大的宝石戒指。

    第三人是个身量粗壮、肌肉虬结宛如狗熊的灰衣大汉,不算英俊的脸孔饱经风霜,左耳根部位带着一条扭曲的黑色刀疤。

    最后还有一个始终保持沉默的瘦小黑衣老头,干巴巴的身子缩在角落里,面色蜡黄,胡须稀疏,浑浊的眼珠滴溜溜地乱转,活像一只成精的老鼠。

    “钱老板,你要明白咱们几个今天过来和你见面,是冒了不小的风险的,”

    胡族男子肥短的手指在桌上敲了敲,操着流利的汉话阴阴地道:“所以有关楚王的消息,把你能知道的都说出来吧,既然是合作,就得体现出彼此的诚意来。不是吗?”

    那个中年男子,也就是钱老板嘿嘿一笑:“诚意?刚刚给你们已经说得够多了。接下来嘛”

    灰衣大汉眉头一皱,从身上摸出一只小布袋丢给他。

    钱老板打开看看,里面是二十多颗硕大的珍珠,还有几块巴掌大小的金饼,满意地点点头,眼神看向了剩下二人。

    胡族男子摸出了一个精美的木盒,里面是一摞银票,每张面额是百两银子。而那黑衣老头则是拿出了一份簇新的田契,看上面的说明是两百亩水田。

    “好吧,既然各位给出了价码,我就实话实说了。”

    中年男子拿出一份封好的秘档,正色道:“楚国新立,其内部正是上下一心、奋发精进之时,防备极其严密。所以这种生意确实不太好做了。这是我费了极大的代价,请动某个官员从他们的内阁中抄来的奏章副本。”

    “这是内阁重臣、新任户部尚苏牧给楚王的奏折,上面言及楚国治下郡县,所有户籍人口已初步统计出来,共计一百三十三万六千余户,超过七百五十万人,还有部分户籍正在统计中。”

    “此外楚国国库中现有两千五百四十万两,黄金二十九万两,粮草三百七十万石,精铁五百五十万斤,铜四百万斤,绸缎、丝绢、粗布合计三十余万匹”

    “还有兵部收编各地降军总数达十九万有余,经过筛选剔除老弱病残,剩下八万余精壮兵卒。剩下的都遣散乡,授予田地登记入籍。全国的总兵员数目,现在是三十八万余人。”

    “楚王已经颁诏,再选拔组建三十五万新军,粮草军械都将如期准备妥当,或许等到来年春夏之际,你们北方各藩镇就会迎来楚军的大举进攻了!”

    钱老板的一席话,听得三人脸色煞白,就连最深沉的黑衣老头都忍不住道:

    “楚王刚打下金陵没几天,他的国库中怎么会有如此多的资财?这绝不可能!就连现在的朝廷,恐怕都没有如此雄厚的家底了吧?你确定自己没有弄错?”

    “在下可以拿自己的脑袋担保,绝无虚言。”

    钱老板冷冷地道:“你道赵元谨为何会如此快速发迹?都是因为他有花不完的资财,所以才能肆无忌惮扩军,加上还有某位可怕的异人在幕后助他,传说中的人仙都拿他没辙,否则你以为整个南方会这么快就姓赵?”

    三人一阵沉默。

    “你说的那个人就是那位所谓的楚国国师、镇国公秦烽吧?”

    灰衣大汉语气森然地道:“不知他到底有何神通,若是有机会,某家倒要试试他的本事!”

    “就凭你”

    黑衣老头嗤笑一声,摇摇头道:“人仙都奈何不了的对手,你就别出来丢人现眼了,平白丢了你家主子的颜面。”

    “你敢嘲笑我?!”

    灰衣大汉怒道,手下意识地握紧了腰际的刀柄。

    “够了,别吵了行不行?”

    胡族男子不耐烦地道:“我们是来探听消息的,不是来内讧的。老钱,把你所知道的、关于秦烽的全部消息资料都拿出来吧!”

    “十倍于刚才的价码。”

    钱老板狮子大张口:“别嫌贵,我的消息完全对得起这个价钱,那位异人究竟有多可怕。你们各自身后的主人如果不早做打算,将来的新朝之主就非赵元谨莫属了。所以该如何取舍,不用我教你们吧?”

    三位密使面面相觑,他们确实都是来自北方,眼见南方如此迅速就归于一统,北边的几家大诸侯,包括大草原上的胡族部落都开始坐不住了,是以才派出了他们过来打探消息。

    “好,给你!”

    胡族男子冷冷地说着,从怀里摸出厚厚的几摞银票拍到桌上。剩下二人略微犹豫,也拿出了相应数量的财物。

    随后钱老板便将一张卷轴在桌上铺开,上面正是秦烽的画像,然后是三卷完全一样的文,据说其内容是经过诸多精于情报分析的能人异士推敲合议后写就,都是有关于秦烽的身份来历、个人实力、特殊手段等等资料汇总。

    主世界。

    港岛,堂皇大气的拍卖会场里。

    “各位尊敬的来宾,接下来是本次盛会的压轴拍品:玻璃种帝王绿手镯,它和前些天本行卖出去的那只手镯是一对,其珍贵难得之处,相信在座的朋友们都明白”

    会场靠前区域的贵宾席中央,玉星澜美眸中满是不可思议的神色,死死地盯着那件稀世珍品看个不停。

    “该死,这究竟是哪个败家的混蛋!”

    她咬牙切齿地对着身边的助理嘀咕道:“竟然连这种成对的稀世珠宝都舍得拿出来拍卖,真是不可理喻。”

    助理摇摇头,应道:“或许人家是急着用钱吧,大小姐,这手镯我们到底拍还是不拍呢?”

    “拍!怎么不拍?”

    玉星澜狠狠地道:“这么好的东西,一只在我这里,另一只当然也应该在我这里,花再多的钱都得拿下了!”

    “”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