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洛京。

    心事重重的曹昀如往常一样,不紧不慢地走进了首辅大人的房,庭院过道上、以及门口的侍卫数量增加了一倍,各处角落里隐匿着众多弩手,气氛显得有些紧张微妙。

    南方战事大败,朝野震动。远在千里之外的洛京城内都已是人心惶惶,流言不断,不少人都在暗地里揣测,大齐的国祚究竟还能延续多久。

    房里没有掌灯,此刻已临近傍晚,里面相当昏暗,不过这影响不了曹昀。

    张敏衷端坐在案后面,不言不语,形如泥胎木塑。

    “主公。”

    曹昀心里暗叹,俯身行礼。

    听到他的声音,张敏衷身形一动,淡漠地应道:“你来了,坐下说话吧。”

    待到曹昀入座,他才继续问道:“南边现在是个什么情况?罗彦雄已经去了吗?”

    这位谋臣略一犹豫,还是道:“主公所言不差,吴振策出降赵元谨之后,楚逆二十万大军合围金陵城,金毅哲自知无力抵抗,遂献城投降。罗彦雄大将军不肯屈身事贼,自尽而死。”

    “如今赵元谨得了金陵,已在筹备称王事宜。周边数十郡县纷纷归降,声势浩大,南方局面短期内已难以挽。”

    距离楚军与罗彦雄决战已过去半月,也就是这区区半个月的光景,随着朝廷军的溃败,南方的形势瞬间恶化到了极点。吴振策原本占据的所有地盘,加上尚在朝廷控制下的郡县,还有那些被小诸侯零星占据的地方,此刻都已沦为赵元谨嘴边的肉。

    这是无可奈何之事,乱世之中兵权为重,赵元谨已成南方最大的诸侯,兵力最为雄厚,除此之外再无第二人能与之抗衡,出现这样的局面也就不足为奇了。

    赵元谨得了鱼米之乡的江南地区,实力必然会进一步膨胀。或许一年半载之后就会蓄兵数十万,大举北伐,届时风雨飘摇的朝廷是否还有能力抵挡,稍有头脑的人都看得出来。

    张敏衷沉默一会,问道:“蜀中的宋绪如何了?”

    曹昀明白他的意思,道:“宋绪目前据有十一郡,但要统一整个蜀中尚需时日,况且赵元谨已得了先机,想指望这两人相互制衡,目前怕是不可行。”

    蜀中属于古益州,因地势险要缘故,历来都是比较封闭、自成一体,宋绪就算能在将来成为益州之主,消化战果巩固权位都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情。

    何况出蜀的道路就那么几条,险峻崎岖、行军不易,只要赵元谨事先做好针对性部属,宋绪根本不会有机会。

    就算宋绪侥幸出兵,对上现在兵强马壮的赵元谨又能有几分胜算?搞不好是赶着给这位新楚王送菜,最终连自己的蜀中都保不住。

    因此站在朝廷的立场上,如今只能接受江南沦陷的既成事实,而且未来的几年都无力夺了。况且失去了南方,朝廷的气数还剩下多少,恐怕所有官员心底都在开始为自己考虑后路吧?

    张敏衷冷冷地道:“赵元谨想当楚王,觊觎天下,未必有这样容易。如果他突然死掉,你说会有什么样的后果?”

    曹昀愕然道:“主公是打算派出高手行刺?这法子上次就已用过,如今再来一次,恐怕”

    如今的赵元谨大势已成,身边自然不缺乏强者拱卫,上次杀个吴振策都费了老大代价,还没能成功。此番故技重施,除非是能请动人仙出手才有几分成事的可能。

    “谁说本相又请不到人仙相助呢?”张敏衷森然一笑。

    “”

    曹昀沉默地凝视着黑暗中的首辅大人,时至今日,他发现自己依旧无法完全获悉这位主公的底细,哪怕自己是他的首席谋臣。

    不知何时,三道黝黑的身影悄然出现在房中,周身散发出诡秘而阴冷的强大气息,简直不似人类。

    曹昀猛地站了起来,惊疑不定地打量着。

    “人仙?似乎又不像,主公从哪里找来的这种东西?”

    金陵城。

    大清早的,城中人声鼎沸,早已戒严的街道上,数万精锐甲兵次第开过,出了城门,来到城外新设立的五色祭天坛边,布下多重严密的警戒防线。

    等到吉时临近,上万名羽林军身披甲胄,外罩锦袍,神情肃穆地簇拥辇车而来,旌旗如云,数以百计的王家供奉高手随侍左右。数千弩手警惕的目光逡巡四周,任何风吹草动都瞒不过他们的探察。

    “真没想到,赵某还能有今日。”

    车驾内,赵元谨感慨地道,此刻的他已经换了一身崭新的王服,九旒冕冠,丝带系颔,允耳低垂,白色镶黄上衣、朱色下裳,其上绘有各类古老的章纹,踏赤、着蔽膝、戴佩绶,流露出深沉内敛的威严。

    外面,鼓乐齐奏,不时有着“吾王千岁,千岁,千千岁!”的声浪响起,令他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

    此时此刻,他不再是那个大齐朝默默无闻的举人,也不再是困守荆南郡的末路小诸侯,而是名副其实的南方之主,坐拥数十万甲兵,千万军民的最高统治者。

    “我感兴趣的是,张敏衷或者说他身后的大齐朝廷,此刻还能有什么手段可以使出来,他们不会就这样看着南方丢掉吧?”坐在旁边的秦烽淡然道。

    赵元谨思索一下,沉吟道:“举兵征讨是不可能了,扶持其他诸侯牵制也不可行,挑拨离间、煽动民乱更是无足挂齿。真正有些威胁的做法,或许就只有暗中行刺。当然有先生在,赵某倒是没什么可担心的。”

    秦烽微微点头,如果仅仅只是这种拿不上台面的把戏,他还真没什么好担心的。就算那个张敏衷有通天的本事,可以请到人仙级别的存在出手,遇上自己都没辙。

    祭天台临近,戒备森严,数万甲兵团团拱卫。大群玄甲精骑随时待命,威严而肃杀。

    辇车停稳后。赵元谨在内侍搀扶下走出,秦烽紧随其后。顿时钟鸣不绝,群臣跪伏,礼官高声宣读着种种章程。

    赵元谨伸手做了个邀请的手势,让秦烽与他一起步上台阶,直上祭坛顶部。

    下方群臣默默看着,无人出言质疑。时至今日,秦烽的身份已不再像过去那样严格保密,对于他在赵元谨成就王业的过程中所起到的关键作用,众臣心里自然是有数的。

    当然,秦烽的真实来历依旧不为外人所知,外面对他的主流看法依旧是某位神秘的仙长,实力远胜于一般的人仙,所以才能获得这般超然特殊的地位。

    赵元谨定了定心神,开始宣读祭天登基的祭文,这东西事先就已预备好,此时只需照着念一遍即可。念完之后再向上天行三跪九叩大礼。

    等他起身之后,顿时群臣,以及观礼的所有军兵百姓全部跪伏在地,山呼千岁。

    自这一刻起,赵元谨的身份就不一样了。

    赵元谨幽深的眼眸扫视下方,略一沉吟,开始首次以楚王的身份大规模加封群臣百官。

    加封的第一人便是秦烽,封为国师,爵位是镇国公,出行可用王家仪仗,还有着自行组建亲兵护卫,见君不拜等诸多特权。

    秦烽嘴角微微抽搐,这国师的封号,似乎无论在小说影视还是真实历史中,都没什么好名声,几乎就是大反派、大boss的同义词了,而且注定要被主角蹂躏,最后的结局通常都不怎么好的那种。

    当然他清楚赵元谨并非别有用心,而且在这个大齐世界,他就是当之无愧的主角,所以无需介意什么。

    秦烽之后,接下来的加封就比较正常了。赵元谨不慌不忙地宣读着名字,每一个被念到名字地官员,都会出来跪下谢恩,然后旁边的礼官们带领着吏员,逐一将准备好的任命文、印信、新制的官服等等发下去。

    当然他只需要宣读三品以上的重臣,剩下的指挥使、太守之类,因为人数众多,就由新任首辅孙向青来宣读了。

    在场的所有官员武将均是眉开眼笑,话说自己浴血搏杀,出生入死,图的不就是今天这一刻吗?封妻荫子、光耀门庭,乃至于青史留名,是芸芸众生都有的期望。或许有些俗气,却是人之常情。

    等到这一道重要程序走完,已是中午时分,赵元谨随即宣布摆驾宫,举行第一次朝会。宣布追封三代祖先,以及册封王后和太子等重要事宜。

    追封之事暂且不提,王后和太子关乎国本,却是吸引了满朝文武的目光。

    高高的王座上,赵元谨亲自宣布册立嫡妻卢氏为王后,但对于立太子一事并未予以明示,只说众王子年幼,容后再议。紧接着又宣布册立赵欣玥为公主,赐婚国师秦烽。

    群臣心里有几分疑惑,王后膝下明明有嫡长子,而且已经十五虚岁。按照这个时代的惯例,完全可以考虑成亲、并外出设立王府自立门户了,册封为太子也是理所当然。王上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

    王后卢氏此刻也在殿上,与赵元谨同坐,她略显担忧的眼神看了看自己的丈夫,又望望坐在一旁的秦烽,心里不知琢磨着什么。

    秦烽对此倒是没什么想法,这是赵元谨的家事,爱怎么安排都是他的自由,只要自己的利益不受影响,秦烽并没有兴趣多管。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