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冷兵器时代通讯手段有限,中军帅旗的作用,可不仅仅是标示着主帅的位置,还负有指挥全军作战调动部署的重要职责。

    为此执掌帅旗的棋手都得熟悉一整套复杂的旗语,及时将主帅的命令以旗语的方式传递出去,在万军阵中用来调动约束其他各部人马的行止。

    如果帅旗意外折断,不仅仅会对军心士气造成严重打击,更要命的问题是主帅对全军的指挥调度能力将大打折扣。接敌之后战场上一片混乱,人喊马嘶,那种“通讯基本靠吼”的手段也不可能再管用了。

    “该死!这是怎么事?!”

    又惊又惧、脸色铁青的罗彦雄怒吼道:“还不赶紧把帅旗立起来?”

    军中当然有备用的旗杆,一群旗兵手忙脚乱地将帅旗解下,重新挂上,然后两位先天武道宗师在旁边小心地拱卫,以防再出意外。

    可是旗杆刚刚竖起,又是一道肉眼难辨的流光闪过,将那帅旗再度打断。

    帅旗连续两次出事,令得全军将士都惊疑不定地看着中军方向,不明白究竟是怎么了,难道真的是朝廷气数已尽,所以就连老天爷都跟这帅旗过不去?

    “这这应该是贼军那边在捣鬼?”

    一位先天武道宗师终于察觉到了一丝端倪,脸色难看地道。

    “有没有什么办法克制?”罗彦雄赶紧问道。

    几位宗师级高手面面相觑,都一起摇头,这等闻所未闻的手段,恐怕只有传说中的人仙才有能力拦截吧?

    而且对面的赵元谨看出机会,绝不会再让朝廷军好过了。

    “罗彦雄战死,朝廷军大败!朝廷军大败!”几个嗓门大的亲兵在他的授意下,立刻高声大呼不止。

    其他各营的将官们反应过来,纷纷应和,一时间楚军上下齐声高喊:“罗彦雄战死,朝廷军大败!”

    十几万人同时呼喊,声如雷霆,惊天动地。

    原本就惊疑有加、慌乱紧张的朝廷军将士,听到对面楚军的齐声大喊,胆气一泻千里,不少人就此乱了阵型,乱哄哄地掉头逃离。恐慌的情绪如同瘟疫般迅速蔓延至全军,纵然各营主将拼命喝令约束,都难以挽颓势。

    对面的军阵中,数千名精锐玄甲骑兵如开闸的潮水般涌出,直冲罗彦雄所在的中军。

    混乱不堪的朝廷军此刻根本无力应对,一冲即溃,诺大的军阵如泰山崩裂,任凭罗彦雄再如何不甘愤懑,都改变不了既成事实了。

    “这样也可以?”

    秦烽身边,云绮君难以置信地看着朝廷大军的反应,美眸中满是不可思议之色。

    来到襄阳城多日,她已经获悉了楚军的不少情况,明白这一场大战朝廷军方面的赢面实在不大。但她怎么都没想到,秦烽仅仅只是轻描淡写地出手两次,就可以直击朝廷军的要害,令其一度陷入惊疑混乱中。

    赵元谨及时下令精锐骑兵突击,轻而易举便冲垮了朝廷军的阵型,进而奠定了此次大战的胜局。

    秦烽笑而不语,因为中军帅旗出了问题、导致全军溃败的战例,历史上同样有过,譬如当年明朝的靖难之役。数十万明军围剿燕王朱棣,眼看着胜利在望,结果却因大风吹折了李景隆的帅旗,导致燕王抓住机会反败为胜。

    何况就算没有此事,楚军对朝廷军的优势都相当明显,罗彦雄的命运,从他出兵时的那一刻就已注定。

    “全军出击,务必要杀得敌军片甲不留!”赵元谨下令道。

    十五万大军就此压上,开始对朝廷军实行一边倒的屠杀。霎时间兵败如山倒,众多官兵竞相夺路逃命,甚至不惜对自己人挥刀相向。

    罗彦雄一度打算将所有高手集中使用,不计代价地反冲赵元谨的中军,试图通过格杀这位楚国公来翻盘。

    只是当一群高手付出了高昂的代价、冒着箭雨好不容易冲到赵元谨附近,迎面而来的子弹将他们一个接一个地击杀,最终无一幸免。

    等到中午时分,十万朝廷军大半溃散,被杀死、重伤、投降者多达五六万,还有两万余人自行逃去,沦为散兵游勇。众多将官或是战死、或是负伤被俘。

    罗彦雄仅仅带着万余兵马仓惶退扬州近郊,打算与那里的留守兵力汇合后,再撤往金陵城固守。

    赵元谨知道机会难得,遂令全军近七成的骑兵抽调出来专门追击,一路撵着罗彦雄猛追不放。

    就这样两军一追一逃,楚军不断扩大战果,一路下来,朝廷军又陆续损失、抛弃了两三万人,沿途丢下的辎重军械、粮草财物不计其数。

    最后当罗彦雄狼狈不堪地逃进金陵城时,身边只剩下不足万人的残兵败将。

    金陵城同样是南方有名的大城,城墙又高又厚,防御极为坚固,不逊色于襄阳城多少。因此主将凌远庆审时度势,没有立即下令攻城,而是原地扎营休息,打算等到后军携带着炮前来。

    反正扬州距离金陵的路程不到一百公里,根本不需要等待太久。

    “恭喜主公,南方大局已定矣!”

    接到捷报后,苏牧喜不自禁地对赵元谨道。

    “嗯,都是仰赖先生和诸位卿家辅弼,也是全军将士敢于奋勇效死作战,才能有今日之大好局面。”赵元谨谦逊地道。

    秦烽笑道:“如今胜负已分,我们可先去接收了吴振策的扬州城,然后全军移师金陵城下。运气够好的话,或许那位太守金毅哲会主动献城投降也说不定。”

    赵元谨颔首称是,于是令大军屯兵扬州城外,然后派出信使告知吴振策,让其出城迎接。

    按照先前的约定,只要楚军打败了朝廷军,这位曾经的汉王就会举城投降,率领所有旧部归附,从此奉赵元谨为主。

    如今楚军兑现了诺言,接下来就要看吴振策的表现了。

    当然他若是反悔不降,那也简单,直接令全军攻城便是,有炮这样的利器在手,对方不会有任何机会。

    城墙上。

    吴振策倚墙而立,默默地打量着城外森严齐整、绵延二十余里的楚军大营,一时陷入沉思。

    凭借多年带兵的经验,他可以轻易判断出这是难得一见的精锐强军,朝廷军败得其实也不算太冤枉。真要论起来,或许只有拱卫大齐帝都洛京的禁卫军才可与之相提并论。

    有了这二十万精兵,赵元谨就可以拿下南方,若是有五十万,那整个天下都不会落入别人的手中了。

    “林先生”他沙哑着嗓子道。

    “主公,臣在这里。”林师谦轻声应道。

    “我们还有多少人?”

    林师谦明白他的意思,悄声答道:“城中可战之兵还有八千余人,如果再发动城中青年民壮,这个数字可以翻上三倍,唯独粮草军械储备不多,还得另想办法筹措才是。”

    扬州是大城,城内百姓众多,商业繁华发达,属于南方有数的膏腴之地,只要吴振策有意,还是可以搜刮出不少资源来的。

    但是楚军有巨型投石机的消息,早已不是什么机密。既然连襄阳城都能够在短期内攻破,这扬州又能守上几日呢?

    一个残酷至极的事实摆在面前:面对大势已成的赵元谨,他吴振策已经没有任何机会了。继续顽抗,充其量就是晚死几天的区别而已。

    “罢了,明日出城归降吧!”

    吴振策勉力说完这句话,顿时止不住泪流满面,几乎瘫软在地。

    自这一刻起,所有的雄心壮志化作过眼云烟。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