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秦烽和吴振策素未谋面,因此对这个人的观感谈不上好与坏,既然对方愿意曲身投靠,从此俯首称臣,让赵元谨接纳也无不可。

    当然该做的防范措施是必不可少的,吴振策原有的人马班底,大部分都要打散了安置到地方郡县、或是军队中。至于他本人,可以封个闲散爵位、赏赐宅邸田产之后供养起来,从此当个富贵闲人。

    或者赵元谨心胸气度足够宽广的话,还可让其在朝堂上当个文臣,给天下人树立个榜样。但掌握兵权是不用想了。

    “好吧,既然先生觉得可行,那就这样好了,只要吴振策信守诺言,赵某将来必定保他一世富贵不绝,还可荫庇子孙。”赵元谨最后拍板道。

    使者满意地告辞离去。

    翌日上午,楚国公大军的前锋骑兵与朝廷军的游骑正式遭遇,旋即便爆发了几次短促激烈的小规模接触战。

    在暂不清楚对方虚实的情况下,双方都在谨慎试探。但是几次小战的结果,却无一例外都是朝廷军吃亏,前后加起来损失了近千骑兵,比楚军的损失多出三倍。

    这样的结果令罗彦雄很是感到不忿,自己统领的可是真正的朝廷百战精锐,居然还打不过一伙半路起家的叛贼?这如何能忍?

    “大将军,经过对幸存将士的询问,可以确认叛军士卒的体力相当强悍、兵刃甲胄之精良完胜我军,尤其是他们的战马膘肥体壮,耐力惊人,据说都是长时间以精粮喂养的。种种优势加起来,我军的游骑确实难以抗衡。”行军参赞卫明远述说道。

    无论是人还是战马,只要长期保证营养充足,自然可以积累起体能方面的优势。赵元谨的军队中,就算普通士卒都能顿顿吃到肉食,这是朝廷军无论如何都比不了的。

    以精粮喂养马匹,历史上早有过先例。汉军当年与草原匈奴大战前夕,汉武帝就曾下令全军的战马都以粟粮喂养,以此增强骑兵军团的持久作战能力。效果虽然不错,但消耗过于巨大却也是不争的事实,毕竟战马的食量比士兵大多了。

    再就是楚军的装备精良,尤其是骑兵,都是配以清一色的全身甲胄,精炼战刀,连弩等,比起朝廷军要普遍强上一个层次。

    各方面因素综合起来,朝廷军打出这样的憋屈战果并不足为奇。

    正面战场对决,是最考验交战双方硬实力的战法。可以说,只要战略指挥决策方面不出大问题,兵力数量上的差异不至于太过悬殊,现在的朝廷军对上楚军实在没有几分胜算。

    “即便如此,这一战也是非打不可的。”

    罗彦雄板着脸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值此国难当头之际,我等更应该奋勇争先、剿灭叛贼,方不负皇上和朝廷的厚望。”

    “是!”

    众将此刻无论心底有什么想法,都只能齐声应和。

    罗彦雄点点头,脸色好看了几分,又命令道:“我打算明日领军与赵逆决战,让辎重营将所有储备的甲胄军械全部配发下去,有多少算多少。”

    “此外今晚犒劳三军将士,好生休息。明日开战之前,所有士卒每人配发半斤肉,一斤大饼,军官加倍,吃饱喝足之后上阵杀敌!”

    此次大战关乎国运,因此军械物资也无需节省什么了。若是获胜,无论多少损失都能有机会补来;若是失败,整个江南地区都得落入贼逆之手,那时候自然是一切休提。

    与此同时,楚军帅帐里,赵元谨同样在发布命令:“朝廷军开局不利,为挽军心士气,罗彦雄明日必定会寻求与我军决战,以图一举奠定胜局。”

    “今晚和明日一早,全军将士每人可配发一斤牛肉,两只鸡蛋,牛乳一升,肉汤精米白面管饱。只要此战获胜,全军上下都有赏赐”

    楚军将士平日里的伙食待遇就胜过朝廷军不少,此番面临大战,赵元谨更不会吝啬,将后勤营中最好的东西都拿了出来。

    “主公,今晚我军营地还得加强戒备,以防罗彦雄孤注一掷,领军偷袭。”孙向青说道。

    明知道正面对决胜算不大,罗彦雄只要不是笨蛋,难免就会在其他的方面打主意。弱势一方倾巢而出大举夜袭,从而击溃优势强敌,这种经典战例在历史上也不算少见了。

    “很好,那就这样办吧。”赵元谨点点头答应下来。

    旁边的秦烽若有所思,在议事结束后到了自己的营帐,命人将云绮君请来,吩咐道:

    “今晚敌军有可能偷袭,把你的人多安排几个出去盯着些,此外你可以潜入朝廷军大营中去看看情况,找机会弄死几个重要将官,如果可以将那个罗彦雄给干掉就最好了。”

    云绮君不悦地道:“派人警戒也就罢了,至于夜探敌营,你的本事比我厉害多了,干嘛不自己去?”

    秦烽面色微冷:“云绮君,我现在是你的上司,就算你是人仙也得服从调度安排,否则休怪军法无情!”

    “你你”

    云绮君涨红了脸,堂堂一代人仙,天之骄女,什么时候被人如此呼来喝去过?就是祖师和掌教对她的态度都是客客气气的,可这家伙倒好,使唤自己跟使唤通房丫鬟似的,简直是不可容忍。

    “去还是不去?我只要一句话。”

    秦烽手中把玩着勃朗宁手枪,轻描淡写地道。

    “我去!”

    云绮君狠狠地盯了他一眼,气鼓鼓地答应着。

    “这就对了嘛,”

    秦烽瞬间笑容满面:“好好干,等这一战打完,我会为你在楚国公面前请功的。”

    “哼!”

    云绮君心里窝火,气愤愤地扭头转身就走,丢给他一个窈窕傲娇的背影。

    秦烽呵呵一笑,如人仙、武道宗师这种身怀力量的人物,即便出山辅佐人主,历来都是眼高于顶、不怎么听指挥的。因此赵元谨索性将凌苍山的这一批人、还有其他投效过来的部分高手全部丢给了自己来管着,也只有他的手段才能镇得住这群人。

    敢不服气?

    棍子皮鞭蜡伺候,就问你怕不怕!咳咳,最后那个选项还是算了。

    不过在上次的袭营事件发生后,罗彦雄已经变得谨慎狡猾了许多,当天晚上根本就没在帅帐歇息,也不知猫在哪个角落里。还有那些重要将领们同样是如此,以至于云绮君在大营内转了两圈,居然都没发现合适的下手目标。

    后来在她离开时,却看见后军主将冯青云搂着两个美貌侍妾在自己的营帐里一起泡澡,当即手起剑落,将这家伙“咔嚓”一下子了结。随手在地上抓了件衣袍裹住人头,提去向秦烽交差了。

    翌日清晨。

    罗彦雄集结大军出战,十万大军阵营齐整、军容森严,在他的指挥调度下徐徐推进。

    对面的楚军人数是十五万,另外五万水师未能参加此次的大战,双方的军力差距还不算太夸张,因此罗彦雄才没有失去信心。

    此刻他的心情还算不错,除了因为那个冯青云的死法有些不齿之外,所幸发现及时,赶紧任命了那家伙的副手接替后军指挥,不至于影响到即将到来的大战。

    “通令全军,准备”

    中军帅旗下,罗彦雄正要开口发令,对面楚军阵中蓦地飞来一道迅疾若电的流光,将那帅旗旗杆干脆利落地打成了两截,斗大的“罗”字帅旗无力地自半空坠落。。

    霎时间,朝廷军上下目瞪口呆。

    帅旗断折意味着什么?

    一是全军投降,二是主帅阵亡!

    罗彦雄大将军不可能投降,那就只能是阵亡了,可这不是还没开打吗?究竟是怎么事?

    对面,秦烽缓缓地收了手中的远程狙击步枪。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