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数月的平静期悄然流逝,时间进入了深秋季节。

    随着凌苍山一脉迅速转变阵营,吴振策这条淮扬潜龙的好运便基本到头了。不少原本倾向于支持他的江南世家大族都产生了动摇、乃至于开始和荆楚之地的赵元谨暗通款曲。

    而朝廷军统帅罗彦雄在养好伤势之后,便指挥大军发动了一系列攻势,吴振策所部连战失利,在两个多月的时间里连续丢掉了四郡之地,折损数万军队,地盘直接缩水了一半左右。

    尽管朝廷军的损失同样不算小,不过明眼人都看得出来,除非有强力外援加入,否则吴振策的前途怕是已经不容乐观了。

    而这时候,赵元谨麾下的三十万大军已然基本成型,七万余水师,二十万正军,外加三万亲卫军。兵甲精良,粮草辎重充足,士气旺盛,整体实力比起南方的朝廷军和吴振策所部加起来都要强。

    如此庞大的建军计划,没有雄厚的经济基础根本不可能进行,赵元谨所展现出来的实力,已经足以让不明内情的各方势力感到惊惧震怖了。

    与此同时,赵元谨还以优惠的政策吸引外地流民迁入荆楚地区,令有司登记入户、授予田地,以增加粮食产量,充实政权根基。

    若是有愿意参军入伍的青壮年,一概是来者不拒,而且新兵训练阶段就能吃上米饭白面外加充足的肉食,一时间应征者云集。

    府邸后花园里。

    观景亭内,石桌上摆着五六道菜,秦烽与朱云泰正在饮酒闲谈。

    “以目前的情势来看,至多到年关前夕,朝廷大军就将逼近扬州,吴振策的覆亡已不可避免。”

    朱云泰说道:“届时楚国公便可挥军直下,趁着扬州城刚破,朝廷军疲惫不堪之际发起攻势,运气好的话,完全可以大败朝廷军,一举接收吴振策的所有地盘,甚至可以直逼金陵城。”

    秦烽点点头,按理说冬季天寒地冻,不适合大规模用兵,当然也不是绝对,如果有充足的后勤保障,在赢面较大的情况下还是可以开战的。

    到时候吴振策完蛋,十几万朝廷军大败溃散,蜀中尚未一统,整个南方地区再也没有能够对赵元谨构成实质性威胁的势力。

    “这个新年,或许我们有机会在金陵城里过了。”秦烽笑道。

    “嗯,此事不无可能。”

    朱云泰赞同地道:“臣听说以洪家为首的十几个江南豪族主事人,昨天已抵达襄阳,楚国公今日召见了他们,看样子是打算投靠了。”

    秦烽呵呵一笑:“似乎有些迟了吧?不过倒也还算明智,否则再拖上一段时日,能够得到的好处就更少了。”

    说实在的,秦烽现在对他们的投靠已经不怎么看重了,这十几个豪族世家掌握的资源总量加起来,都未必能够和自己相提并论。对于楚国公而言,充其量就是锦上添花的范畴而已。

    秦烽可以帮赵元谨组建起三十万雄兵,并有能力支持三十万大军长期征战的消耗。但这十几家豪族把全部家底掏空,都不见得办到同样的事情,就算办得到也不可能去办。

    “不过,赵元谨一旦打下金陵,就可以考虑称王事宜了,南方将平,我们的海运贸易也可以着手进行。”秦烽又道。

    “这是自然,臣等已经筹谋准备多时,等到南方平定,一切都是水到渠成。”朱云泰道。

    其实不仅仅是河运、海运贸易,现代世界的某些常见工业消费品,对于这个世界都是难得的稀罕物件,跨时空贸易的暴利,即便只局限于民间,都比起军火走私要大得多了。

    秦烽早就有心进行这方面的尝试,只因天下动荡不安,没有安定和平的环境,这生意可不好做,所以才没有付诸实施。

    等到朱云泰告辞离去,秦烽想了想,打算房去看会。

    他对这个世界的历史发展轨迹很感兴趣,因此有空时便会翻阅一些本世界的典籍史。

    从这些天他所了解到的情况,至少上古三皇五帝的传说,以及夏商周时代,两个世界都没有什么区别,唯独到了战国末年,秦始皇扫灭六国一统天下,从那以后的历史走向就开始不同了。

    这个世界的秦皇嬴政病故之后,长公子扶苏并未听信伪诏自裁,而是与蒙恬一起领军师咸阳登基继位,并处死了李斯、赵高和胡亥等乱臣贼子,然后开始变法,逐步推行一系列稳健的改革措施,停止诸多劳民伤财的大工程,轻徭薄赋、休养民生等等。

    没有胡亥、赵高这对混账东西瞎折腾,大秦的国祚得以顺利延续,四百余年后才被新朝所取代。

    很多时候,历史大势的走向完全取决于某个关键人物的一念之间。即便在主世界,都有历史学家论证过当初长公子扶苏如果改变主意,扭转局面只是一句话的事情,毕竟手握三十万精兵,又有蒙恬这样的名将辅佐,李斯赵高之流怎么可能斗得过他?

    只可惜主世界的这位扶苏性格迂腐了些,见到伪诏之后问都不问,不顾蒙恬的劝阻执意自尽,让胡亥得以在李斯赵高的支持下继位,没几年就败光了帝国的根基,天下重新归于战乱。

    不知过了多久,有侍女在门口通报:“公子,郡主到了。”

    秦烽抬头望了一眼,就看见赵欣玥一阵风似地冲了进来,明亮的大眼睛里带着几分担忧、又有些气恼的样子。

    “遇上什么不开心的事情啦?”

    秦烽温言问道,这luoli毕竟年幼,没什么心机城府,心思好坏全写在脸上。

    “听说今天父亲那里来了几个客人,有个姓洪的可恶家伙打算把自己的女儿送给父亲当王妃,要把娘亲的位置抢走。”赵欣玥靠在他怀里气鼓鼓地道。

    秦烽脸色微变,低声问道:“这话你是听谁说的?”

    “今天去看娘亲,无意间听到几个丫环婆子在后花园里嘀咕,本来人家也是不知道的。”赵欣玥道。

    “”

    秦烽沉默几秒钟,区区几个下人怎么可能获悉这等机密?多半是有人暗中授意,这丫头明显是被利用了。至于指使的人么很可能就是她的娘亲,赵元谨的正妻卢氏。

    当然,卢氏不可能害自己的亲生女儿,她这种做派也是被逼无奈。毕竟那个洪家家主提出了此等要求,赵元谨如果为了自己的大业考虑,废黜卢氏、迎娶洪家千金当正室,在朝野群臣看来是理所当然的,女人哪有江山重要?

    卢氏别无他法,又不敢直接向秦烽求助,甚至都不敢对女儿明说,以免落得个后宫干政的名声,令赵元谨心生不喜。

    “我还以为多大的麻烦?原来就是这点事,”

    秦烽笑着揉了揉她的脑袋:“放心吧,只要有我在,你娘亲的皇后之位,将来无论是谁都抢不走的。”

    这难题对旁人或许无解,对秦烽而言根本就不算个事,只要他出面说句话,赵元谨绝对会照办不误。况且那个洪家家主自己也有些不知分寸,敢提出这等过分的要求,还以为自己是在和吴振策打交道么?

    赵欣玥顿时转嗔为喜,搂住秦烽用力亲了几下。在她看来,自己的这位未来夫君神通广大,只要他愿意帮忙,这世上应该就没有解决不了的麻烦了吧?

    当天傍晚,赵元谨在府中设宴款待那些世家家主,秦烽自然在受邀之列。他也没做多余的事情,就是带上了赵欣玥,让她与自己共坐一席。

    席间,秦烽对这些家主的态度始终是不冷不热,只对小郡主亲和有加,含意不言自明。

    没两天的功夫,赵元谨便委婉地绝了洪家家主的请求。

    又过了几天,凌苍山增援的新一批门人抵达了襄阳城,带队的赫然是一位熟人。

    “这是祖师吩咐我带给你的东西,”

    房里,冷艳昳丽、光彩照人的云绮君将两只玉盒交给秦烽,语气冷淡而疏远。

    秦烽接过去开启,里面是三卷精致的玉册,正是凌苍山一脉的镇派功法:坤元虚空诀。另一只盒子里面是十个羊脂玉瓶,里面封装着数种不同的丹药。

    “有劳仙子了。”

    秦烽检查一番,经过星舰确认无误,满意地道。他上次向苍铭璐索要功法典籍与修炼资源,对方或许是有几分悔意,因此去后拖了数月,到今天终于还是送了过来。

    “你可别以为是祖师小气不想给,”

    云绮君似是猜出了他的心思,不悦地道:“为了准备这些珍贵的丹药,掌教和几位长老花费了数月功夫才炼制妥当,然后让我给你送过来。”

    心里很是有些愤愤不平,自己当初闭关时都不曾得到过师门这么好的优待,如今这个外人却比自己还受重视,究竟凭什么?

    “看来我还得好好感谢你们的祖师了。”秦烽笑道。

    “倒用不着感谢,”

    云绮君死死地盯着他,道:“你若是记得这份人情,就把你当初伤我的那件兵器拿出来,让我观摩一番。”

    “抱歉,这是不可能的。”秦烽断然拒绝。

    “如果我一定要呢?”

    云绮君神色越发转冷,玉手慢慢放在了腰际的剑柄上:“你可别忘了,如今站在你面前的是人仙本尊。”

    “”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