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城南的工坊区。

    大群玄甲亲卫五步一岗、十步一哨,将所有通道都封锁得严严实实,一应进出人等都会受到严厉盘查。

    这固然是因为今天来了大人物巡视的缘故,另一个关键原因,是这片工坊区属于新政权的铸币重地,平时就有着为数不少的兵卒驻守,戒备极为森严。

    说起来赵元谨现在仅仅是国公,尚未正式称王,就考虑铸造发行新钱的事情有些过早了。何况古代生产力落后,开矿成本居高不下,想要筹措到足够数量的铜,外加配套的铅和锌等金属,对于任何一个新生政权而言都是负担极大的事情。

    想铸造发行新钱,首先得有足够雄厚的经济实力,不是什么样的藩镇诸侯都有资本这样玩的。放眼整个天下,除了日渐式微的朝廷,吴振策以及北方的那几家大诸侯目前都不具备这样的能力。

    不过有秦烽在,从主世界采购几千吨铜锭过来轻而易举,比采购白银还要方便得多,因此赵元谨如今拥有的独一无二的资源优势,就连朝廷都已无法比拟。

    “这钱的成色不错,比起朝廷发行的铜钱强多了。”

    工坊里,赵元谨看着摆在面前的崭新铜钱,满意地道。

    红色丝缎衬底的托盘上,放着一排共计九枚铜钱,旁边还有朝廷铸造发行的铜钱作对比。新钱个头大,光泽鲜亮,重量足实,两者很容易就能看出差别来。

    至于原因也很简单,新钱里面的铜多,铜六铅四的比例,而朝廷的铜钱是铜四铅六的比例。

    古代的铜钱并非完全是由纯铜铸造而成,而是包含了铜、铅、锌等金属的集合。至于这个比例如何设置,就要看当政者如何考虑了。

    主世界的清朝时期,名臣孙嘉淦就曾对雍正皇帝提及过钱政上的弊端,朝廷官价规定一两纹银兑换两千铜钱,可事实上因为铜金属资源匮乏的缘故,民间市面上钱贵银贱,一两银子只能兑换到七百五十铜钱。

    由于康熙钱的铸造比例是半铜半铅,有些商人看到有利可图,就在民间广收铜钱。收上来后把它熔化了重新炼造制成铜器,再拿到市场上卖。这样一翻手就是几十倍的赚头。那些贪心的官吏们也就趁机上下其手,从中牟取暴利。

    而且各级官吏在收取税金时,规定百姓们交纳的都是纹银。可是民间百姓哪有银子?因此交上来的大多是铜钱。官吏们收铜钱时是按官价一对两千折算的。可他们一转手就按黑市价一两对七百五十卖出。而他们上交国库时,又变成了一两银子兑换两千铜钱。就这么一倒手,就从中赚去了几乎三倍的利润!

    这个世界的大齐朝廷,同样存在类似的弊端,后来为了杜绝此类事件发生,朝廷一方面严刑苛法威慑,一方面采取减少铜钱中的含铜比例,发行成色差、分量不足的小铜钱等治标不治本的法子。

    其实最简单有效的办法,莫过于增加铜金属的供应量,市面上的铜多了,价格自然就下来了,无利可图的事情,奸商们自然就不会再感兴趣。

    争夺天下,依靠的可不仅仅是军队,经济领域的较量也是极为重要的,很多时候甚至起着决定性的作用。纯粹以财力物力而论,赵元谨如今已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诸侯,连朝廷都未必比得上。

    而且在秦烽的提议下,新铸造的钱币分为三种,铜钱,铜元,银元。将来还会有朝廷官方钱庄发行的银票等等,有着自己的支持,新朝在货币流通领域无需再担心出现弊政的可能。

    “先生以为,这新钱何时可以正式发行呢?”赵元谨客气地询问着。

    秦烽笑道:“此事不比称王那般惹人瞩目,提前一些并无多大妨碍。至少现在,士卒们的军饷,各级官员的俸禄赏赐等,都可以使用新钱来发放了。”

    “既然如此,那就这样定了吧。”赵元谨道。

    一旦楚国的新钱在民间开始大规模流通,并且从官方层面加以合适的操作,足以对其他藩镇诸侯地盘上的经济秩序造成毁灭性打击,到时候保证让那些家伙哭都哭不出来,当然这需要足够的时间。

    商议完毕,两人离开工坊,同乘国公的车驾了内城。

    由于今天恰好是赵元谨的嫡妻卢氏过生日,因此秦烽就没自己的府邸,而是跟着他一起,来国公府参加晚上的家宴,期间碰到小郡主是必然的事情。

    “这是铁了心要塞给我一只luoli、当我的岳父了么?”车里的秦烽无奈地思忖着。

    坐在对面的赵元谨似是看出了他的心思,温言道:

    “欣玥那丫头性子虽稍显刁蛮,然天资聪颖、品貌上佳,兼之对先生仰慕不已,正可谓先生的良配,还望先生不要推脱。”

    “话虽如此,可是我与赵郡主的年龄并不般配,这个”秦烽微微苦笑道。

    古代世界的人成婚早,这是人尽皆知的事实,纵然帝王之家都不例外。男子十四五岁当父亲,女子十二三岁出嫁当新娘的情况极为普遍。

    譬如那个千古名士苏东坡就干过这种事情,购买一批十二三岁的女孩当暖床丫鬟,玩到十五六岁时卖掉,然后再买上一批新的继续玩。并且在给友人的信中还特意提及此事,字里行间是满满的夸耀之意。

    这家伙还算是传说中的好人,史中的评价颇高,都是这般做派,与他同时代的那些权贵大人物又是个什么德性,可想而知。

    好吧,古代世界不讲究这个。但是秦烽来自主世界,按照华国的法度,这种事情妥妥的三年起步、最高死刑,而且他自问还是个有理想有道德、有节操有底线的四有青年,这种禽兽的事情实在干不出来。

    自己的府邸中丽色满园,就算真的很喜欢女人,合适的选择实在太多了,何必非得对一只小luoli下手?

    “先生何必介怀?欣玥已经十二虚岁,至多再过上一两年就可以承担起嫡妻的职责了,留在府邸中养一段时间又有何妨?”赵元谨继续劝道。

    “还有这种操作么?”

    秦烽心里嘀咕着,其实他也明白赵元谨的心思,无非就是想以这种方式拉近与自己的关系,巩固合作盟约而已。

    毕竟赵元谨将来能不能当上开国皇帝,完全取决于秦烽的心情好坏,如果他这位异人突然改变主意支持别的诸侯,赵元谨是一点办法都没有的。

    最终他只能勉为其难地答应下来,反正自己不差钱,府中多养一个闲人也没什么,以后保证成年之前不碰她就是了。

    宽大的车驾径自驶进了国公府正门,等到停稳时,秦烽率先下车,就看见一只漂亮的白衣luoli迈着轻快的步子迎了上来。

    五官精致如画,肌肤光洁细腻,如同最上等的象牙般沁滑润泽,幽黑的大眼睛充满灵性,尽管年岁尚幼,却已初步展露出倾国倾城的风采,数年后必然又是一个祸水级的大美人。

    “秦烽哥哥,你去哪里了?”

    她扑上来脆生生地唤道:“人家本打算去你的府邸找你,不曾想你又出去了,害人家白跑一趟。”

    秦烽无奈地叹了口气,搂住她好言好语地哄了几句,直到她脸上重新露出了笑意。

    赵元谨乐呵呵地在一旁看着,也不出言提醒女儿应该注意待人接物的规矩了。

    等到进了正厅,筵席早已摆上,赵元谨的嫡妻卢氏,以及十余位有身份的妻室,加上六个子女相继到场。而且无一例外向秦烽行礼之后才入席就坐。

    赵欣玥理所当然地拉着秦烽同坐一席,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饱含期盼地凝望着他。

    秦烽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从次元空间里摸出一只银白色的平板电脑,点开了游戏界面递给她。

    赵欣玥欢呼一声,赶紧抢了过去,雪白纤细的玉指在上面兴奋地划拉拨弄着。

    自从上次赵元谨的家宴上,秦烽与小luoli初见时,就曾经拿出这东西给她玩。于是一发不可收拾,这丫头从此便赖上了他,三天两头寻着借口过来和他玩。

    看到那件闪烁着缤纷彩光的古怪“仙器”,在场的众人包括赵元谨都流露出了敬畏的神色,几个年幼的弟弟妹妹看向赵欣玥的眼神更是充满艳羡嫉妒恨。只可惜这是属于她的造化,旁人羡慕也没有用。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