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襄阳城头。

    苍铭璐踏上巍峨的城墙之时,夜幕已然降临,一轮明月冉冉升上天际,洒下遍地清辉。

    放眼望去,城内已是万家灯火,街道上车水马龙,一派热闹繁华景象,偶尔可见成队的巡城兵丁带甲佩刀而过,秩序井然,忙而不乱。

    人仙的眸中略微泛起波澜,这种红尘俗世景象,对他而言足有上百年不曾经历过了。

    所谓人仙,归根结底还是人的成分居多。生于人间,长于人间,纵然有朝一日得证道果,长居于山中避世不出,却也难以完全斩却俗世因果是非。

    心底微微一叹,他举步沿着城墙向前走去。

    宽阔的城墙两侧,沿途每隔三米就有一名玄色重甲亲卫持戈而立,目不斜视,恍如两排凝固的雕像,对于他的到来毫无反应。

    百步开外,不知何时摆开了几只石墩,一张方桌,放着一套酒具,还有几碟下酒小菜。两人相对而坐,正在煮酒闲谈,兼带着玩些助兴的小游戏。

    一位是星眉朗目、俊逸非凡的白衣青年公子,另一位锦袍男子已近中年,面色红润,隐隐带着执掌重权的威仪气度。

    “叮!”

    盖子再一次被揭开,秦烽看了一眼里面三颗骰子的点数,微微笑道:“国公这次可是又输了。”

    赵元谨呵呵一笑,将自己面前的金叶子丢了两片过来,略有些自嘲地道:“赌博之事,十局九输,任你起居八座、富可敌国,亦可倾家荡产;江山万里、带甲百万,亦可身死国灭。所以不到万不得已之时,赵某绝不会赌。”

    秦烽微微颔首:“赌性太重,迟早会落得一无所有,贩夫走卒、帝王将相莫不如此,所以我也不喜此道。偶有余暇时,小赌怡情即可。”

    说完,他侧首目视徐徐走来的苍铭璐,温言道:“有朋自远方来,不如坐下共饮一杯?陪我等玩上几局如何?”

    苍铭璐默然,几息之后才轻轻摇头:“赌博之事,十局九输,楚国公所言不差。所以苍某人亦不喜此道。”

    赵元谨亲手取过酒壶,斟满一杯酒放在他面前,苍铭璐默默入座,举杯略一示意,便仰头一饮而尽。

    他并不在意对方是否会在酒中下毒,伟力归于己身,这等凡世伎俩对于人仙没有任何意义。

    “仙师既然不喜欢赌,凌苍山一脉的所作所为,难道是都是某些后辈擅作主张么?”

    秦烽放下酒杯,好整以暇地道:“人仙不临凡尘、不沾因果,这是千年以来修行界的铁律,虽不时有逾越者,然而大都没什么好结果。轻者道业受损、超脱无望;重者功散道消、孽报缠身,死后魂魄都不得安宁。”

    “这天下争龙之事,对于凡人而言是不成则死,祸及亲族;对于修士而言是身死道消、祸及师门,甚至轮数世都难以洗清孽报。”

    苍铭璐默然无语。

    秦烽继续道:“至于说侥幸辅助某条潜龙成事,荡清宇内一统天下,宗门确实可以得到新朝气数庇荫,光大门派,惠及后世门人子弟。但是对人仙这等层次的存在而言,虽有裨益,却也不多,并不值得压上一切去赌。”

    “因此历朝历代天命革鼎之时,各大隐世门派都只派出后辈门人暗中物色人选,辅佐支持,并不会赔上整个宗门的根基,尤其是人仙。”

    “这样的做法,成功了可以得到足够的报,失败了也不会有太大的影响,至多牺牲一些不重要的晚辈弟子而已。”

    秦烽停顿了一下,眼神微露锋芒:“天道之下,人仙亦是蝼蚁。以仙师的所作所为,哪怕吴振策将来君临天下,就能洗清你身上的因果孽报?最多也就是不亏不赚,不增不减,这样的举动于你而言,有何意义?”

    四周一片沉寂。

    赵元谨眸中隐有忧色,今晚之事是应秦烽的安排,不过究竟会出现怎样的结果,他的心里可没把握。

    依着他的性子,此刻就应该调集上万甲兵,大批高手重重包围,强行困杀这个劲敌。苍铭璐折损了一个化身,下次再来就得三思而后行了。

    而且人仙并不是傻子,不可能在一棵树上吊死,如果吴振策真的是扶不上墙的烂泥,将来凌苍山一脉未必就没有收手的可能。

    别忘了天下诸多门派,可不止凌苍山一脉才有人仙坐镇。道途何其艰难?好不容易达到这等层次的存在,正常情况下是绝不会为了凡人去亲自下场拼杀的。

    良久,苍铭璐略显幽冷的声音响起:“你所言不差,只是苍某人很是奇怪,一位来自异界的生灵,竟然能避开天意监察,还对我界的诸般秘闻知之甚深,这是因为何故?”

    秦烽坦然道:“我来自异界不假,但我身上的秘密一时半会难以说清,何况仙师此刻与我仍是敌对立场,我可没有义务为你释疑解惑。”

    苍铭璐面无表情地盯着他,话语中带上了丝丝肃杀之意:“如果可以除掉你,苍某人必定会获得大量天眷,你所说的那些麻烦都将不复存在,就是晋阶传说中的真仙都有可能。”

    “我虽不嗜赌,遇上这等千载难逢的机会,总免不了要破例一,毕竟按照原本的推演,我这一世,侥幸证得人仙果位已是极致,基本无望更进一步了。”

    秦烽淡然一笑:“原来这就是仙师打破惯例,出山踏足凡尘的真正缘由?只是你凭什么肯定、我就会一定被你所杀死呢?”

    不等苍铭璐说话,他伸手一指对面的赵元谨道:“说得直白些,既然我在这里,你今晚就注定什么都做不成,甚至全身而退都不可能。”

    苍铭璐冷笑:“我不信。”

    “既然如此,咱们就再赌上一如何?”

    秦烽盯着他,悠悠地道:“我若是杀了你这具化身,你和你的宗门就退出这场天下之争,所有弟子撤宗门。当然你若是有本事杀掉我,那自然一切休提,这天下就是吴振策的了。”

    苍铭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说定了。”

    旋即,一轮形如满月的光幕自他体内浮现,凝若实质的杀意层层扩散,全部的精气神锁定了秦烽的要害。

    秦烽微微挥手,一股柔和的潜劲将赵元谨远远推开,然后一轮形如赤阳的金红色光球浮现,将他浑身笼罩在其中。

    不等苍铭璐有所反应,早已组装调试完毕的大口径远程狙击步枪出现在秦烽手中,枪口稳稳地瞄准了这位人仙的面门。

    一道流光以匪夷所思的速度自枪口电射而出,即便以苍铭璐的修为都难以捕捉其轨迹。

    可怕的冲击力瞬间将他撞出去老远,护体光幕刹那间黯淡到了极点,扭曲着崩解成道道光碎,消失在空中。

    苍铭璐脸上的表情凝固了。

    然而他根本没有时间应对,第二发穿甲燃烧弹已然临身。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