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自古天下争龙,不成则死。

    正面战场上的较量是一方面,幕后的运筹帷幄、阴谋算计同样必不可少。这种派遣高手行刺敌方重要人物的举动,在两个世界的历史中都是屡见不鲜。

    凌苍山一脉强者不少,此番吃了如此大的一个闷亏,接下来必定会有雷霆手段反击。因此罗彦雄等主要统兵将领的安危就成了大问题,也不知张敏衷还能不能再安排足够数量的高手保护好这些重要人物。

    吴振策遭此一劫,只要没死,以后却是不会再犯同样的错误了。从事后结果来看,朝廷方面付出诺大的代价却未能达成目标,综合而言依旧处于吃亏的一方。

    不过站在秦烽的立场上,必须得对这种事情提高警惕了。倘若朝廷方面此番的行刺目标不是吴振策、而是赵元谨的话,最终的结果多半不好说。毕竟这位新晋楚国公身边的防卫力量明显逊色于吴振策。

    “公子倒是不用过多担忧,国公大人接到消息后,已经下令提升了府邸的护卫力量,减少外出次数,加上还有替身吸引外面的注意力,应不至于让刺客有机可趁了。”朱云泰说道。

    秦烽想想也是,自己给赵元谨的亲军提供了数千套精良板甲,这种甲胄就算是二流高手想破开都不会太轻松,加上优质兵刃、连弩、合金钢盾等等装备,形成了规模优势,哪怕是多位宗师级强者陷入这样的包围圈中,都会相当危险。

    不过这些力量只能对先天武道宗师起作用,对上人仙的效果就极其有限了。如果秦烽将来怼上凌苍山一脉、亦或是其他的隐世门派时,遭遇人仙亲自出手的可能性是完全存在的。

    自己目前只是宗师巅峰级的修为,配合枪械的杀伤力,对上人仙或可勉强自保,想要重创甚至击杀对方就不太可能了。

    “有一点我不明白,人仙若是出手干涉凡间王朝更迭,究竟会遭遇怎样的气运反噬后果?”秦烽蹙眉问道。

    “因果缠身,道业受损,从此超脱无望,严重的就有可能功散道消,死后魂魄都不得清宁。”朱云泰说道。

    “但不会立即体现出来,是这样吗?”

    “是的。”

    “那么这样的反噬,事后有没有办法化解呢?”秦烽神色凝重地道。

    “或许会有吧,但是成功的可能性实在不高,所以史中才罕有人仙出手的记载,没有特殊的原因,人仙是不会冒这等风险的。”朱云泰说道。

    “若是人仙辅佐某位潜龙顺利平定天下、开创新朝,是否可以化解这样的因果纠缠?甚至得以分享新朝的气运、更进一步?”秦烽又问道。

    “这种可能性完全存在。”朱云泰道。

    修士圈子里的某些禁忌秘闻,寻常的谋士文臣是很难知晓的。朱云泰早年和张敏衷身边的曹昀交情不错,因此才从对方口中获悉了这些,当然更具体的消息就不清楚了。

    秦烽沉默不语,看来这次去之后,还得继续采购些合适的东西,譬如说杀伤力更大的军火弹药。普通枪械对人仙威胁有限,那么大口径狙击步枪,榴弹发射器,云爆弹之类的武器效果应该会更好些。

    当然更重要的问题:是自己必须尽快开启修炼之路了,所以这功法和相关的资源都得着手进行准备。不进阶人仙,将来怼上这样的存在终究是处于被动的地位。

    只是这两样东西都得着落在那些隐世门派身上,如果没有将他们的人仙打趴下的能力,对方是绝不会乖乖奉上的,貌似这成了无解的问题。

    “好吧,此事就议到这里,接下来说说商会的事情。”秦烽道。

    朱云泰当即取出一叠账本文卷,开始详细汇报。

    随着赵元谨成为荆楚之主,秦烽名下的产业也随之越来越多,商铺酒店、客栈青楼、钱庄当铺、良田桑园等等,遍及全州十余郡。其中大部分都是来自赵元谨的赏赐赠送,少部分则是秦烽自己出银子买下。

    所以现在的他名下田产超过两万亩,加上那些值钱的产业,每年都可以为他赚丰厚的收益。放在主世界就是不折不扣的大地主,放在上个世纪六七十年代铁定要被拖出去批斗、游街示众的对象。

    私军护卫已经扩充到了三千人,还有两千五百人正在选拔中,兵甲装备尚未配齐,等秦烽下次过来时就可以完全解决了。

    “公子,根据您的吩咐,目前已采购了二十条大船,只是价格实在不便宜,如果要继续购买的话,银库的资金周转短期内难免会有些影响。”朱云泰说道。

    南方诸郡水书包网.bookbao2密集,船只数量并不缺乏,赵元谨拿下江陵、襄阳等地后,零散收编了当地诸侯的两万余水军,又大肆征集船只扩充水师编制。不过秦烽看不上一般的船只,采购的全是设施最好的新船。

    购船当然是为了将来的河运、海运贸易做准备,对于秦烽而言,这一块才是自己暴利收入的来源。不过这得等到赵元谨打下整个南方之后才可以正式进行了。

    “无妨,我这带来了六十万两银子,稍后就会送入库房,你尽管支取使用就是。”秦烽不以为意地道。

    尽管每月的进账不少,不过库房中的存银数量并不多,基本都换成了黄金药材、翡翠玉石、以及紫檀木、花梨木之类的实物财富,这是秦烽特意要求的。

    他现在需要增加在主世界的财富积累,以方便采购各种物资,这不仅仅是为了给自己修炼提供资源、方便在大齐世界的布局,将来进入其他时空位面之后,想要尽快站稳脚跟打开局面,没有资本是不可能的。

    想想自己初次穿梭到大齐世界时,就是孑然一身两手空空,居然都没出篓子,很快就靠着倒卖资源积累出了第一桶金。但是在下一个位面就未必有这样的好事了,万一遭遇难以应对的危机,又没有遇上可以拿主世界换钱的资源,那岂不是要被灰溜溜地撵来?

    议事完毕,朱云泰告辞离开。

    秦烽转后宅,双胞胎姐妹已经在浴房里等候,特制的大号浴盆里盛满了热水,雾气蒸腾,芬芳宜人。

    掩上门,姐妹两个服侍自家公子宽衣入浴,然后自己也褪下了裙裳,仅剩下一件单薄的艳红肚兜,雪腻的肌肤白得耀眼,双双踏进浴盆替他搓背按摩,个中旖旎风光不必赘述。

    半个时辰后,神清气爽的秦烽到卧房,里面早已布置一新,烛光明亮,朱漆雕花大床边,凤冠霞帔、明红吉服打扮的张秋韵垂首端坐,听见脚步声,赶紧起身迎了上来。

    “公子”

    她柔声唤着,幽黑的美眸中充溢着情意。

    “你今天真漂亮。”

    秦烽笑道,少女瞬间又红了脸。在主世界只是普通寻常的情话,放在这个世界,已经足以让未经人事的她羞不可抑了。

    尽管并非明媒正娶,不过秦烽没打算委屈了她,因此新房内的陈设布置,还有她的衣饰妆扮都是按照正妻的规格来的。反正在他自己的地盘上,他的话就是规矩,无需顾忌外人的看法。

    “时间不早,妾身侍候夫君歇息吧。”张秋韵小声道。

    秦烽点点头,少女上前替他解衣,服侍他躺下,然后自己开始卸妆,褪下罗裙,随着层层华服轻盈地滑落,露出了明红色的透明贴身丝绣肚兜,包裹住胸前浑圆丰挺的峰峦,深邃的沟壑,雪腻柔嫩的肌肤白得耀眼,细细的丝带被绷得有些紧,绕在玉颈后打了精致的绳结。

    她犹豫了一下,连肚兜也解开褪去,娇躯上仅披了一袭薄如蝉翼的透明轻纱,然后抬手放下帐幔,旋即被一双强壮的臂膀搂住,拥进了鸾凤锦被中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