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既然是难得一见的稀世珍品,拍卖行方面出于利益最大化的考虑,当然要好好宣传造势一番。是以在接收到这只翡翠手镯后,就给珠宝收藏界的众多知名人物都发去了邀请函。

    因此这两天,不少土豪大亨们纷纷坐飞机赶往港岛,实在抽不开身的,也会决定在书包网.bookbao2上参与竞价。只要有一丝可能,他们都不打算让这件稀世珍品落入别人手中。

    玉星澜的家族就是世代从事珠宝玉器领域的生意,据传其祖上还是清宫里的御用玉工匠师。经过几代人的经营,如今玉家名下的公司已是江南地区最大的珠宝玉器经营集团,每年都会去缅甸那边购进大批的毛料,解出翡翠加工成各种首饰摆件,然后进入众多的连锁玉器首饰店销售。

    拍卖行发来的特别邀请函,当即引起了玉家高层的重视,毕竟这种玻璃种帝王绿的极品翡翠手镯实在是太罕见了,以玉氏的家大业大,库房中都找不出一件同级别的宝贝来。

    因此玉星澜的长辈们很快达成了一致,要将这件稀世珍品拍下来当成玉家的镇店之宝,放上几年之后再加价出售,或者当成传家之宝也是非常不错的。

    其实如果不是秦烽要采购大批物资,对于现金的需求较为迫切,他此番拿出来的这批珍宝,让拍卖行方面组织举办一次专场拍卖会都够资格了,收益很有可能会更高。当然他也不如何在乎,反正自己手中的好东西多得是。

    台上,拍卖师已经介绍完毕,宣布竞价开始:

    “这件珍品的起拍底价是5000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100万!”

    “5100万。”

    当即就有人举牌出价。

    “33号,5100万!”拍卖师神色兴奋地叫道。

    “5300万。”

    “24号,5300万!”

    “5500万。”

    ……

    “6000万。”

    ……

    “6300万。”

    ……

    对这只翡翠手镯感兴趣的竞拍者不在少数,可以说整个大厅里,在场的贵宾中倒有近半数的人都是为了这件宝贝来的,他们都已经准备好银行卡或是大额支票,誓要拿下这件很有可能是孤品的宝物。

    与此同时,拍卖行的官方书包网.bookbao2站上也开通了现场直播,有意参与的客户只要缴纳了足够的保证金,同样可以在书包网.bookbao2上参与竞价。

    玉星澜暂时按兵不动,静静地坐看各路土豪表演,报出一个又一个令人惊讶的价格,直到价格逼近一亿五千万港元的关口,她才示意身边的助理开始举牌:

    “一亿六千万!”

    “36号,一亿六千万!还有没有报价的?”

    “一亿七千万!”

    ……

    “一亿八千万!”

    ……

    尽管价格已经飙升到令人窒息的数字,不愿放弃的贵宾依旧有很多,导致价格一路飞涨,迅速突破了两亿大关,并且仍看不到有趋缓的迹象。

    别说一般的富豪大佬,就是玉器界很多知名的大咖,多年从事翡翠毛料生意的大商家,都未必能有机会见识到一件玻璃种帝王绿的饰品,因此一个个都是卯足了劲竞争。

    玉星澜哼了一声,示意助理不要停,这东西她今天要定了。

    毕竟场中还有不少珠宝玉器行业的竞争对手,同行是冤家,若是这东西被他们争了去,借机给自家的公司企业做宣传打广告,对玉氏珠宝集团可就太不利了。

    于是,价格很快就突破了两亿五千万,然后逼近三亿大关。

    到了这时候,才开始有部分经济实力较差的客户满脸不甘地退出,但是对于真正的大款而言,这依旧远未触及他们的心理底线。

    “……三亿两千万!”玉星澜的助理再度举牌。

    “36号,三亿两千万!”

    拍卖师洪亮的声音里带着显而易见的激动,他从事这个职业多年,还是头一回遇到如此贵重的玉器拍卖,只要这件宝贝最后不流拍,他事后同样是可以分润到不少奖金的。

    又是几轮残酷的竞争抬价,等到价格突破三点五亿之后,大部分的参与者都沉寂下去,仅有不到七个人还在继续争夺。

    “三亿七千万!”

    玉星澜脸色未变,云淡风轻地亲自举牌。

    很快一个看上去五十来岁,身着复古长衫的老头举牌:“三亿八千万!”

    接着又是一个打扮时髦的中年夫人跟着举牌:“三亿九千万!”

    几秒钟后,价格突破了四亿港元大关。

    其中三位贵宾无奈地苦笑着,表示了退出,但玉星澜和剩下三人依旧在坚持。无论如何,这件宝贝必须属于玉家。而且到了现在,这个价位都没有超过她的心理预期。

    那个老头继续举牌:“四亿一千万!”

    一位大胡子中年男士举牌:“四亿两千万!”

    激烈的角逐在持续,最后玉星澜报出了四亿五千万的天价,终于逼得三位脸色暗淡的竞争者放弃,拿到了这件可遇不可求的珍品。

    旋即,这位玉家的千金小姐、法定继承人被请到了贵宾室,杨副总在一群如临大敌的保镖簇拥下走了进来。

    他的手中拎着一只钢制的密码箱,以手铐和他的手腕连在一起,想要抢走这东西的话,不仅要对付周围的众多保镖,还得将这位副总的手斩断才有可能得逞。

    毕竟是价值数亿港元的拍品,任凭谁都不敢大意对待。

    验货的过程就简单多了,玉星澜带来了自己家族的两位资深鉴定师,很容易就确定了翡翠手镯的成色。话说这等级别的宝物想造假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根本瞒不过专业人士的眼光。

    “杨总,您不觉得这手镯应该是一对吗?”

    玉星澜爱不释手地将其戴在自己的皓腕上端详,浓烈而又不失明艳的光华映衬着那张宜喜宜嗔的丽颜,带给周围人无与伦比的视觉享受。

    尽情赏玩一阵后,她冷不丁问道:“有没有可能过段时间,还会有另一只同样的手镯出现?”

    杨副总神色愕然,就连两位鉴定师都微微摇头,无奈地道:“大小姐,这种重宝能够问世一只就很难得了,哪可能还有?”

    顶级质地的玻璃种帝王绿翡翠可不是大白菜,迄今为止问世的数量极其有限,数百年间的积累加起来估计也就区区数十件而已,还多是体积较小的挂件或是戒指之类,至于手镯绝对不超过十只,能够成双配对的就更少了。

    “好吧,是我想多了。”

    玉星澜有些歉然地笑笑,道:“那么关于这件宝贝的原主人,你们能否替我引荐介绍一下?”

    杨副总很是坚定地摇头:“那位贵宾客户已经事先声明过,遇上这类要求一律予以回绝。事实上在您之前,已经有好几位买家尝试过了。”

    玉星澜叹了口气:“好吧,以后贵方若是再有精品玉器首饰需要拍卖的,请及时知会我一声。”

    “这个没有问题。”杨副总微笑着答道。

    出于业务需要,玉氏集团和港岛的多家拍卖行都有着良好的合作关系,时不时也会有一些精品珠宝委托给拍卖行方面进行公开拍卖,因此只要不是过分的要求,杨副总当然不会拒绝。

    ……

    当毕业晚会接近尾声时,秦烽的手机上收到了拍卖行方面发来的信息。

    四亿五千万港元的成交价格确实让他有些惊讶,当然这并不是他能够拿到的数字。按照委托合同,拍卖行方面需要抽取佣金费用,还要扣税,因此最终到他手中的只有接近四亿,如果兑换成华夏币,就是三亿多些。

    至于另外那几件玉器同样拍出了不错的价格,总共加起来,秦烽从这次拍卖会中收获了超过四亿的华夏币。为了安全起见,他让拍卖行方面将钱款打入了瑞士银行账号。

    不过这笔巨款在他手中也留不了多久,随着赵元谨的势力越来越大,对于各种物资的需求量飞速增加,因此他马上就要将其花出去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