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乱世之中,礼崩乐坏,人命贱如蝼蚁,很多约定俗成的规则都已不再适用。身为豪门世族的掌舵者,自然要及时站队,保住家族的利益和子孙富贵。

    北方的几家诸侯犹在争斗不休,某些隐世门派各自挑选支持目标予以下注,据说还有草原上的胡人部族参与掺和其中,形势错综复杂,一时半会根本难以见分晓。

    相较之下,南方的局面就显得明朗多了。吴振策已成为众望所归的潜龙,只待朝廷大军溃败,立刻就可名正言顺称王建国,趁势席卷整个南方,扩军数十万,在这场逐鹿天下的对决中占据难得的先手优势。

    当然他们并不知晓赵元谨的真实底牌,所以这场不惜血本的押注,注定难有好结果了。

    襄阳城的战事进行到第十天。

    随着炮持续不断地轰击,高大坚固的城墙终于承受不住,有多处区域出现了明显的破损,从望远镜中看去,墙体上的树枝状裂痕比比皆是、清晰可见,显然是撑不了多久了。

    于化隆同样意识到了这一点,但毫无办法,只能发动更多的青年民壮连夜拼命修补,巴望着能够撑得尽可能久一些。待到淮扬之地的大战结束,获胜的朝廷军赶过来解围。

    只是随着两位先天武道宗师的陨落,战局便开始明显恶化,秦烽可不会好心到留给守军喘息的机会,袭扰不分白天黑夜,磨砺自身武技修为的同时大量杀伤敌军,反正他一个人来去如风,城中根本没人能够奈何得了他。

    “又来了!”

    随着士卒们惊骇欲绝的叫喊声,一道颀长的黑色身影在夜幕中冉冉降临,剑芒如明亮的电光蜿蜒跳动,所过之处,值守的军兵纷纷殒命,正在修补城墙破损的众多民壮扔下工具轰然而散,四处奔逃。

    秦烽根本不理会那些平头百姓,提剑闲庭信步而行,专杀精兵劲卒与中低级军官,遇上零散的弓弩手与文官也不放过。

    须臾功夫,又是一段城墙被清空。

    随着急促的示警铜锣声响起,远处大批甲兵蜂拥涌来,秦烽的身影悄然遁入夜幕中消失不见。

    “贼子、叛逆、杀千刀的混账东西”

    追赶不及的指挥使成林气得暴跳如雷,咬牙切齿地痛骂不止。这种憋屈无比的事情反复上演,连续好几天被这个无耻的贼军宗师当猴子一样戏耍,半夜三更的都不消停,任凭谁都忍受不了。

    无论怎样激将约战,秦烽根本不入圈套,始终抱着一击即走的策略,将先天武道宗师的速度优势发挥到了极致。每次击杀的兵卒数量都不算多,以这种细刀子割碎肉的方式让朝廷守军慢慢失血。

    到了现在,只要是秦烽这个超级破坏分子出现,城墙上的兵卒士气就会立时崩溃,任凭督战队厉声喝骂约束都无济于事。

    “我就喜欢看你们对我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的样子!”

    秦烽心里如是想着,继续按照自己的节奏不紧不慢地收割生命,将全城守军一点点地逼向绝望的深渊。

    “大帅,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谋士萧寅神色焦灼地劝道:“再由那个贼子肆意妄为下去,城中军心难保,不测之祸在所难免。”

    “这我知道,可是如今又能怎样?”

    神色憔悴了许多的于化隆闷声道,声音里透着满满的愤懑不甘。自己同样是一代名将,却被一个不要脸的后生晚辈如此欺辱,这口气如何咽得下?

    襄阳城太大,而军中的弓弩手数量有限,不可能在每一段城墙上都做到严密布防。若是平均分配,又根本无法对秦烽形成足够的威胁,反而被其重点关照击杀,平白增加损失。要知道弓弩手属于技术兵种,一旦伤亡过多,想补充来可不是件简单的事情。

    “为今之计,或许只有投降一途”

    萧寅话还没说完,眼见于化隆脸色骤然冰冷,眸现杀机,赶紧接着道:“当然,是诈降!设法将那个赵元谨诱骗进城中,然后以伏兵一举困杀,大局就可定矣。”

    “哦?此话怎讲?”

    于化隆脸色缓和下来,沉声问着。

    两人商议了好一阵,然后一名使者被派出了城,要求面见赵元谨。

    赵元谨心中疑惑,不过还是召见了。

    “我家大帅愿意止戈休兵、献城归降,只是为表诚意,还请节度使大人亲自进城受降,安抚百姓士卒”使者见面后就说出了这样一番话来。

    赵元谨眉头微皱,本能地觉得有些不对劲,旁边刚赶来的秦烽嗤笑道:“自古受降的规矩,都是由败者携带印信文出城,敬献给胜方,凭什么你家主人就要例外?莫不是在城里埋伏了人马,准备使诈围杀吧?”

    主世界的明朝靖难之役,燕王朱棣领军围攻济南城,铁铉就玩过这样的诈降把戏,请朱棣单骑入城受降。奇怪的是这位英明神武的永乐大帝居然还信以为真,高高兴兴地骑马进了城,结果差点被城门口落下的千斤闸刀给分尸,侥幸逃一条性命。

    “这位大人,我家大帅的确是有意归降,只是贵方也应该体现出应有的诚意才是,让节度使亲自入城受降,以示对城中军民既往不咎,下官以为这要求并不过分。”使者不卑不亢地对秦烽说道。

    过神来的赵元谨冷笑一声:“你当本帅就这般好糊弄不成?于化隆真有诚意,就让他亲自来吧!放心,本帅肯定不屑于跟他玩什么花样,还让他官居原职。”

    最终使者讪讪而,于化隆获悉后面无表情,只是令全军继续死战。

    然而到了此刻,城中守军早已是疲惫不堪,炮连日轰击,几处城墙的损坏程度越来越严重,加上秦烽没完没了地袭扰破坏,防不胜防。

    终于,在三天之后的正午时分,随着十余块巨岩相继落下,一段伤痕累累的城墙终于承受不住,在漫天烟尘碎石中轰然坍塌,露出了一处宽约十余米的缺口。

    顿时城上城下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惊呆了。

    然后最先反应过来的赵军,猛地爆发出响彻云霄的欢呼声,不等主将下令,便如潮水般涌上,发疯似地扑向缺口。

    面对开挂的赵元谨,这座号称天下第一雄城的襄阳,仅仅守了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就被攻破了。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