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随军出征的秦烽、并不知晓远在荆南郡的少女心思,此刻赵元谨的十万大军已经进逼襄阳城城下,一场激烈的攻城战即将开始。

    说实在的,赵元谨此番出兵连战连捷,短短时间居然拿下了大半个荆州,扩张速度之快前所未有,由此自然免不了暴露出某些弊端。

    譬如这十万军队,倒有大半都是收纳整编各郡降兵降将而得,这些人里面未必就没有异样心思,只是赵元谨声威正盛,没有机会让他们兴风作浪罢了。一旦遭大军遇某种意外,譬如战事失利什么的,说不定军中就会出事。

    因此秦烽已经向赵元谨建言,打下襄阳之后就暂息刀兵,集中精力整顿内部、消化战果、安抚新收的郡县,待到根基稳固之后再用兵不迟。赵元谨对此没有异议,事情就这样定了下来。

    不过,尽管只是平行时空,这个世界的襄阳城依旧城高墙厚、宏伟险峻,有着天下第一城的美誉。对于任何诸侯而言,这座雄城都是一块异常难啃的硬骨头,然而它的重要战略地位,却又让征服者们不得不下大力气去图谋。

    主世界历史上的宋元之战,襄阳城就被蒙古大军围困了多年,数十万大军屯兵城下,各种计谋使尽依旧无济于事。直到炮问世并投入使用,才成为压垮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最终拿下这座至关重要的雄城。

    翌日一早,赵元谨领军出营,与众将一起察看襄阳城周边地形。

    在获悉赵军即将逼近后,襄阳已于两天前就实施戒严,城门紧闭,数千兵卒上城墙轮流戍守,日以继夜毫不松懈。

    “好一座雄城!”

    望着视野中的高大城池,赵元谨微微叹道,周围的群臣也个个面色凝重,沉吟不语。

    厚重的城墙以青色条形方砖砌就,高达二十米,垛口众多、箭塔密布,众多兵卒分布在其间,各司其职,守备极为森严。

    城池的坚固倒还罢了,另一道令人头疼的障碍是城下的护城河,平均将近两百米的宽度,深达数米,而且还是引的活水,河面上都可通行成队的战船了,想将其截断填平,难度不是一般地大。

    更麻烦的是,此刻的襄阳城中兵力充足,据闻有着不少于三万精兵驻守,粮草军械都不缺乏。主将于化隆虽年纪老迈,但素有谋略,用兵之能不逊色于蒙珞多少,兼之对朝廷忠心耿耿,劝降的可能性基本不存在。

    而且因着交通便利的缘故,加上数代主事者治理有方,襄阳城发展到到现在人口繁多、经济富庶,需要时完全可以从民间征集物资和足够的青壮年协助守城。进攻一方就算是拥有十万精兵,面对这样的雄城都体现不出什么优势来。

    史记载,襄阳自建城以来就鲜有被攻克的时候,每一次的城池易手,无不是杀得尸山血海、伤亡无数,攻城一方才能获得最后的胜利。

    当年大齐立国之初横扫南方,节节胜利,唯独襄阳城始终屹立不倒。太祖皇帝于是亲自领军督战,数十万大军围困此城将近一年,折损近十万人马依旧不得寸进。后来还是内应花费重金买通了东门的守将王启,令其深夜偷偷打开城门,里应外合才一举将这座巨城拿下。

    以赵元谨如今的军力,正常情况下想要攻克此城,几乎是不可能的。不过在秦烽的帮助下,他也有了炮这样的利器在手,因此可以预见这场攻城战并不会拖得太久,十天半月就可以出结果了。

    城墙上,鬓发斑白的于化隆全副披挂,仍显犀利的眼神静静地打量着城下密密麻麻的围城军队,良久之后才轻轻摇头,不以为然地道:“大半不过乌合之众而已,有什么可惧怕的?”

    身侧的将官们纷纷点头,这话倒不是刻意嘲讽,从城头上往下看,有经验的将领很轻易就可以发现赵军阵营的不协调之处。除了中军的四万人还算军纪严明、仪容齐整进退有序,剩下的军队都有些散乱之相,很明显是这些新招纳的降军素质良莠不齐、而且尚未真正归心的缘故。

    过去几年时间里,不是没有流民义军打过襄阳城的主意,最终都在这坚城面前碰得头破血流。这个赵元谨虽然势力大些,同样不过是乱臣叛逆罢了,哪可能从他于化隆的手下夺走此城?

    “哼,你们这群贼子最好一直都不要死心,就在这里多耗上几个月,等到朝廷大军平定了吴振策,接下来肯定就轮到你们受死了!”于化隆冷笑着想到。

    片刻之后,十五架高大异常的古怪物体终于自远处的军营中缓慢地推了出来,这东西的主要特点就是足够大,以至于每台都需要数百名士卒与能工巧匠来共同操控处理。

    “这就是传闻中的巨型投石机吗?”

    于化隆微微皱眉,心底头一泛起不妙的预感。

    听说这东西发射的巨石没有不能攻破的城墙,荆州境内十余座郡城沦陷得如此快速,这投石机当居首功。也不知襄阳城的城墙能否挡住它的攻击。

    赵军并未耽搁时间,仅仅片刻之后,十五架炮便调试完毕。

    “开始吧!”

    赵元谨的神色淡然地吩咐道。

    “轰!轰!轰!”

    随着震天动地的巨响,一块块巨岩如同陨石天降,大半都砸落到了城墙之上,顿时漫天沙尘腾起、碎石四处飞溅。

    城下十万大军一齐喝采,震耳欲聋,士气如虹。

    赵元谨满意地笑了,这炮制作殊为不易、耗费也非常惊人,不过有秦烽支持的他财大气粗,根本就不吝惜花钱。何况有这利器在手,攻城略地实在是太方便了。

    尽管距离甚远,可是巨石自天而降携带的可怕势能,依旧能够将坚硬的城墙砸出尺许深的坑洼来。一次两次算不得什么,然而成百上千的巨石接连不断地砸落,对于城墙的伤害累加程度就无法让人忽视了。

    尤其是赵军中如今不缺油料,因此以陶罐为外壳制作的油火弹混杂在巨石中,不停地被发射出去。对城墙上的守军造成了极大的威胁,每一块巨石落地,往往会导致数人乃至十数人惨叫着毙命,至于那些油火弹更是使城墙上不时火起,有些火弹甚至越过城墙落到了城内的居民区中,浓烟滚滚,引得守军焦头烂额、疲于奔命。

    “一直攻击,不要停!”

    马背上的赵元谨意气风发地命令道。以这个时代的技术条件,投石机固然威力巨大,却是一种相当娇贵易损耗的武器,发射一定次数后就必须停下来进行修理维护。

    当然有秦烽在,炮的某些关键部件均是以高强度合金制成,而且是他在主世界找国外的金属加工厂家批量下单,然后带过来交给工匠们加工组装,因此这十五架炮的结构之坚固稳定,完全可以不停歇地轰上一整天都没事。

    “稳住!一定要稳住!”

    冷汗浸透了于化隆的衣袍,这位心智坚韧的老将咬着牙,一道道命令如流水般发布下去,调兵遣将加强防务。

    尽管赵军的巨石攻势出乎意料的猛烈,不过守军的优势同样是不容忽视的,何况此刻才开战,军心士气都很旺盛,因此一时半会间、双方斗了个旗鼓相当。

    就这样,赵军所部轮番休战、白天不停地以炮轰击城墙,晚上则是不断发起零星骚扰,却又不大量派士卒攻城,整得守军风声鹤唳、疲倦不堪,一直耗了七天之久。

    赵元谨当即下令大军开始全力攻城。

    “看来敌军已疲,我等正好出击,继续杀杀他们的威风。”秦烽笑道。

    七天下来,他已经完全适应了先天巅峰武道宗师的境界,正好趁这机会试试自己的力量极限。

    “嗯,先生务必小心。”赵元谨点头道。

    于是一身漆黑甲胄的秦烽手提长剑,带着数十名后天武道高手越过护城河上的浮桥,冲着高大的城墙疾冲而去。

    剑尖在布满青苔的城基墙砖上轻轻一点,秦烽的身形带着一溜残像冲天而起,轻而易举地冲上了城头。

    垛口后面的宽敞过道上,几个兵卒正合力抬着一口烧开的大铁锅准备往下倒,里面是翻滚沸腾不休的金汁。

    秦烽淡淡地扫了一眼,雪亮的剑锋急速颤动,细丝般的剑芒拂过他们的脖颈,殷红的鲜血飙射而出,轻而易举地带走了他们的生命。

    他也不刻意避忌什么,随意选定了方向,沿着过道闲庭信步地走下去。所过之处尸横遍地,无人是他的一合之敌。

    “该死的,贼军的武道宗师上来了,快去调集弓手来将他堵住!”于化隆铁青着脸怒吼道,

    数百名弓手顺着城墙后侧的台阶飞快涌来,秦烽呵呵一笑,虚晃一招,带着己方高手跳下城头飘然离去。刚才的突袭时间不长,但是仅仅他一人就干掉了上百敌兵。

    弓弩固然厉害,但只要先天武道宗师能够及时退却避让,或者处于不利弓弩发挥的非开阔地带,那就不用担心什么。

    何况这个层次的强者修为惊人,只要能够在每次力竭之前返,等恢复了再行出击,那就基本上没人能够奈何得了,除非是遭遇同样境界的高手。

    秦烽打算利用这种“零敲牛皮糖”战术,磨砺自身实战技巧的同时,好好消耗一番城内的守军力量。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