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事情不出秦烽所料。

    当朱云泰去见过了赵元谨之后,回来时便禀告一切顺利。这位节度使大人却是慷慨,当即许了秦烽名分权柄,可以自行招募组建一都之兵,还赐下十万两白银和百匹战马,粮草军械都给了不少。

    大齐朝廷的军制,一都兵马便是一千五百人,都指挥使相当于正六品的武将,勉强称得上是高级将领了,毕竟正三品的总兵也只有一万两千人的兵权而已。

    更高层次的武将不是没有,却不再直接掌握兵权。除非是遇上大规模战事,才可受皇命统领大军,待战事结束后权柄立即收回,以防武将拥兵自重、威胁皇权稳定。

    当然这只是大齐开国时期的律例,到了两百多年后的王朝末年,法度崩坏,很多规矩都已变得面目全非了。

    “下官恭喜大人了,”

    派来宣读命令的使者将虎符、印信、文书交到他手中,满脸堆笑地说着:“大师还让下官转告,明晚在府邸中设下家宴,特邀大人前往赴宴,可千万别耽搁了。”

    秦烽温和地笑着:“大帅有命,臣等自当遵从。”

    说完取出一张百两银票塞到使者手里,对方也不谦让,接过之后高高兴兴地告辞。

    看看手中的任命文书,秦烽有些自嘲地摇摇头,赵元谨与自己名为平等的合作关系,实则还是分了主次君臣的,至少表面上如此。就好像那些隐世门派与诸侯、朝廷的关系一样。

    这个文化传统近似于华夏古代的世界,依旧是“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主流价值观,大一统的王朝里,哪可能有真正独立于君王之外的势力存在?除非是在朝廷力量鞭长莫及的海外。

    当然秦烽的主要目标是在这个世界收集、倒卖资源,对于这种名分并不怎么在意,如果赵元谨识趣,他也不介意给对方一个面子。

    眼看着天色渐渐暗了下来,张秋韵进来请示道:“公子,晚膳已经备好了。”

    秦烽答应一声,挽着她的手出了书房。

    明亮的灯烛下,精致的盘碟在桌上依次摆开,酥骨扒鸡、清蒸河鱼、银耳莲子羹、宫爆鱼肚、烤乳猪……外加十数道时令小菜,摆了满满一桌。

    秦烽本不喜欢铺张浪费,只是身体经过两次基因优化后,胃口变得出奇地好,因此饭量大了许多,每一顿的消耗远胜于普通人,解决这么一大桌菜毫无压力。

    “坐下一起用吧,”见张秋韵在一旁侍立着,他说道。

    按照大户人家的规矩,奴婢是不能和主人同席吃饭的,不过秦烽可没这么多的讲究,何况他根本就没将这少女当成丫鬟下人看待。

    张秋韵答应一声,在他对面款款坐了下来。

    自幼家教良好的她,用餐动作轻柔舒缓、优雅含蓄,一举一动尽显淑女仪态。而秦烽的举止就显得有些生猛了,三下五除二就能干掉一大碗米饭。

    如是几番,他终于注意到了对面少女有些忍俊不禁的眼神,略显尴尬地咳嗽一声,稍稍放缓了动作。

    张秋韵的饭量有限,只用了一碗便停箸,静静地注视着秦烽继续大快朵颐,俏颜不知何故又微微浮现红晕。

    “公子的模样……越来越好看了。”她小声道。

    秦烽怔了一下,有心解释这是基因优化带来的效果,但是想想她也不可能听懂,只得遗憾地放弃了。

    “你过来已有数月,还没回家探望过父母双亲吧?想不想回去看看?”他问道。

    “呃……那就多谢公子了。”张秋韵微怔,旋即喜不自禁地道。

    回家探亲,这是有名分的妻室才拥有的权利,寻常的侍妾奴婢,想回去就得经过主人、或是正妻的允许才可以了。

    张秋韵如今虽得秦烽看重,让她管着内宅中的一应事务,但终究是没有正妻的名分,只能算是妾侍丫鬟,因此也是不能随意回家的。

    “等会我给你三百两银子,买些好点的礼物,以后想家了可以随时回去,不用请示了。”秦烽道。

    张秋韵温顺地答应着,幽黑的眼眸中微微蒙上了一重雾气,却又透着些许忐忑不安,纠结迟疑。

    不可否认,自从过来侍候这位公子,秦烽待她确实很不错,各种待遇和正妻没什么区别,除了没有名分。而她也明白自己的责任与义务,感激欢喜之余又有些失落惆怅。

    这位来历神秘的公子手段通天,对于大帅的基业有着无可替代的作用,因此他的正妻之位是绝对轮不到自己的。外面一直有传言,说是大帅有意将自己的女儿许配与他,等到将来大帅称王之后,公子自然就是驸马,地位尊崇无比,也不知那时候自己还能不能有现在的地位。

    正想得入神之际,对面的秦烽敲了敲桌子,让她猛地惊醒过来,赶紧起身告罪。

    “别胡思乱想了,陪我出去走走吧。”秦烽此刻已经吃完,推开座椅走了出去。

    张秋韵红着脸答应一声,紧追几步跟了上去。

    秦烽心里暗笑,这女孩似乎特别容易脸红,或许是这个时代的普遍风气使然吧,年轻的女子性格多偏于内敛含蓄,那种性格外向、落落大方的女子相对少见些。

    在后花园里转了一圈回来,秦烽直接带着她进了内室,问道:“那件金丝软甲你一直穿着吧?”

    “嗯,是的,不过就是感觉有些难受。”张秋韵小声道。

    “那行,从今天起不用再穿它了,我给你带来了更好的。”

    秦烽从次元空间里拧出一只箱子,打开之后,里面是一件精致的黑色女款柔性防刺服。

    “来,换上试试吧。”

    秦烽笑道,这东西可不同于他以前拿出来的普通款,而是费了不少心思弄到的高级货,特意为这女孩准备的。

    张秋韵身子微微一颤,美眸中波光潋滟,旋即默默转过了身子,纤手放到腰际缓慢地解开丝带,轻轻褪下外裳。

    她还是头一回在男子面前换衣,不过想到自己与秦烽的关系,迟早会有这么一天的,因此心里也就释然了。

    脱下那件金丝软甲,雪白的中衣内裳下,傲人的浑圆峰峦隆起,勾勒出跌宕起伏、动人心弦的美妙曲线。

    看不出这女孩面相清纯若稚子,身材却是相当的丰腴诱人,曲线凹凸有致、肤光胜雪,玉腿修长,正是秦烽所喜欢的类型。

    至于那种身段娇小苗条的美女,穿着衣服时看起来还还不错,脱了衣服后摸上去全是骨头,跟芦柴棒没什么区别,半点感觉都没有了。

    “应该是c……还是d罩杯呢?”他嘀咕着。

    “???”

    张秋韵诧异地看向他,清亮的大眼睛里满是疑惑:“公子说的什么?奴婢听不懂呢?”

    “咳咳……不懂没关系,日后你自然会明白的。”

    秦烽又从次元空间里拎出一只精美异常的金丝楠木复古梳妆盒,递给她道:“这是给你带的礼物,打开看看吧。”

    张秋韵娇羞地白了他一眼,接过梳妆盒。

    梳妆盒的做工很是精细,气味芬芳,深沉古雅,以精美的黄铜包角配饰,里面镶嵌着明亮的镜子,分为上下两层,看得她爱不释手。

    “公子,这会不会太珍贵了?”她轻声道。

    “没事,你喜欢就好。”秦烽不以为意地道。

    其实别的都还罢了,这梳妆盒于她而言,最珍贵难得的部分当属那面镜子,可以将人照得纤毫毕现,比起这个时代的铜镜效果强多了。

    “嗯,下次要不要给她带几套精品内衣过来?还有丝袜?这么好的身材,穿上效果一定很不错吧?”他心底思忖着。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