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书房门外。

    随着一声呼喝,数百手执劲弓连弩的精锐甲士自假山、绿树、院墙后面纷纷涌出,密集的箭雨锁定了那道急速远遁的紫色丽影。

    秦烽跟着出现在书房外面的台阶上,此刻云绮君的身影已在百米开外,漫天箭雨只是徒然追在她身后而已。

    这种速度,哪怕是补枪都来不及了。

    身后,赵元谨在一群高手的护送下也走了出来,他倒没有什么大碍,只是受了点惊吓而已。

    不过刚才短暂的交锋中,死在云绮君剑下的高手多达六人,还有多人身负重伤,必须得精心调养才有可能恢复。

    “祁先生,”

    秦烽皱眉问道:“难道先天巅峰境界的武道宗师,都是这般厉害吗?那岂不是比我们事先估计的更加危险?”

    祁影禅,就是赵元谨麾下唯一的先天武道宗师,虽已年近七旬,看上去不过四十许。

    他闻言答道:“这女子的修为确实在老朽之上,极有希望在未来数年内踏入人仙之境,不过就算是如此,她也不可能现在就有这般可怕的速度,应该是使用了某种代价颇大的秘法催发所致。”

    “这还差不多。”秦烽闻言稍稍心安。

    透支自身精血潜能,临时换取更可怕的杀伤力或是逃命机会,这种情况他并不感觉陌生,就是不知这女子将来还有没有希望恢复。

    “可惜军中的三弓床弩还在制作调试中,否则今天绝对可以将她留在这里的。”赵元谨叹道。

    秦烽微微摇头,三弓床弩射程惊人,可惜比较笨重,发射运输都不甚灵活方便。用在守城、大规模野战中效果都不错,但是用来围杀这种顶级高手就未必好使了。

    孙向青神色凝重地道:“此番与凌苍山一脉撕破了脸,主公还得加强身边的护卫力量才是。”

    赵元谨点头道:“这是自然。此外通令全城戒严,搜捕凌苍山一脉的密探眼线,如果能够发现那个云绮君,无论活捉还是击杀,都重重有赏。”

    君臣几人商议片刻,决定从即日起,所有六品以上的官员和将领,都必须加配一定数量的刀盾甲士与弓弩手,出行都要倍加小心。

    天下动荡、群雄逐鹿时,某些隐世门派出动高手刺杀敌对诸侯手下的重要官员,这种事情可是屡见不鲜了。

    议事完毕,秦烽回到了自己所居住的院落,校尉赵诚依旧带着一批甲兵随行护卫。

    张秋韵依旧早早地守在外面,见到他的身影欣喜地迎了上来,曲身行礼问候着,就像等候丈夫归家的小妻子。

    秦烽点点头,也不避忌什么,抓着她的手进了房间。

    “朱先生回来了吗?”

    坐下后,他接过丫鬟奉上的细瓷茶盏放在一边,口中问着。

    “先生已经回来片刻,正在厢房里等候。”张秋韵答道。

    “那行,让他过来说话吧。”

    张秋韵以目示意,旁边一个丫鬟连忙出去传话。

    不多时,一袭青衫、眼眸明亮的朱云泰便走了进来,身后两个仆人跟着抬进来一只大箱子。

    秦烽先不急着说话,摆摆手示意无关人等都退出,只留下张秋韵在场。

    “公子,您要的东西,属下已经买过来了。”

    朱云泰说着,亲手开启箱子,里面是两套不同风格款式的甲衣,还有刀剑等。这是他在外面寻找购买到的、最为精良的甲胄兵刃。

    秦烽过去随手拿起一件,仔细检视一番,不由轻轻摇了摇头。

    虽然做工看起来尚算不错,但是未免重了些,防护能力也不甚理想,与他的期望值远不相符。不过想想以这个时代的工艺水平,也没法苛求太多。

    他是打算组建自己的私人护卫力量,所以才授意朱云泰去做这事情,而且出于种种考虑,这次他并没有向赵元谨开口。而是自己想办法,从人手到甲胄兵刃、弓弩都独力解决,反正自己不缺银子。

    至于说要不要购买枪械弹药,然后给自己的护卫批量装备,秦烽还在考虑权衡中。

    “对了,我让你留意的软甲买到了吗?”秦烽问道。

    “买到一件,只是这价格不便宜,花去了三百五十两银子。”

    朱云泰说着,从那大箱子底部又取出一只匣子,开启之后,里面的丝缎衬底上摆着一副淡黑色的小号甲衣。

    秦烽拿起来看看,心底的失望更甚。

    这种软甲就是用细金属丝编织而成,穿在身上可以起到保护作用。但是以这个时代的技术条件,以金属丝编织成甲胄颇为困难,所以价格也极其昂贵,价格起码不低于同重量的白银,质量特别好的不亚于同等重量的黄金,所以根本没有普及使用的可能性。

    软甲和锁子甲一样,对刀一类的挥砍类武器很有效,可以阻止刀砍入肢体,利用增大接触面的方式把刀的力道化为比较轻微的钝伤。不过这个作用是有一个限度的,对于斧头等重型挥砍类武器效用非常有限,这类武器可以直接把软甲砍断。

    由于编织的书包网.bookbao2眼不够致密,弓箭、长矛等穿刺性武器很容易集中力道对某一狭小的点造成巨大的压强,进而破坏软甲。所以这东西对于穿刺性武器的作用很是有限。对于钝器更是几乎完全没有防御能力。

    所以这软甲的缺点其实很多。不仅重量不轻。又由于它是软性的,其重量不能均匀承担,受力完全在穿着者两个肩膀上,很容易造成穿着者的肩部疲劳。在战场上肩部疲劳意味着挥不动武器,这是致命的缺陷。而一般的刚性铠甲比如说板甲,虽然重量还要超过软甲,但是通过腰部的腰带、髋部的下束甲等部位分担了重量,反而比软甲穿起来不容易疲累。

    因此软甲一般只用于重要人物在重要场合穿着防止刺杀,或者如皇帝亲征等出现在战场上、但是绝对不需要亲自战斗的人才适合穿。

    “……看来还得在主世界想办法了,想办法弄些防弹衣来似乎更好?但是防弹衣适合针对枪械武器,对于冷兵器的防御效果也不尽如人意,真是有些麻烦……”秦烽沉思着。

    想了一下,他对朱云泰说着:“好吧,你办的不错,暂时就这样。先把人选齐,暂定一百之数,兵刃甲胄我来想办法。”

    如今外面生计无着落的平民多得是,只要不吝惜粮饷,招揽些合意的护卫并不难。

    对于别的官员而言,私自招募组建护卫显然是犯忌讳的。不过以他的特殊身份,赵元谨当然不会说什么。

    两人商议妥当,待到朱云泰离开后,他将那软甲直接给了张秋韵:“把这个贴身穿上,最好睡觉时都别脱下来。”

    “诶?”

    张秋韵俏颜泛红,有些疑惑不解地看着他。

    “我得罪了一个非常厉害的家伙,说不准哪天她会来寻仇,我倒是不担心什么,就怕她拿你泄愤。”秦烽解释道。

    “是,奴婢明白了。”

    张秋韵乖巧地点点头,温顺地答应着。

    这软甲的效果聊胜于无,暂时给她用着,改天得赶快去弄几套更好的装备来才是。

    ……

    城外的某处山洞里。

    血色尽褪、脸色苍白的云绮君半靠在洞壁上,正在咬牙处理着自己的伤口,透支体能施展秘法的后遗症开始显现,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虚弱。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