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云绮君三人来得不算慢,先是在阳城郡呆了数天,然后才赶到这荆南郡城,赵元谨最重要的根基之地。

    坐在对面的清远、清林师兄弟二人正在翻看手中的密报,脸色明显有些困惑。

    这家酒楼其实是凌苍山一脉在南方设立的诸多秘密据点之一,平时本分经营,兼带着为宗门积累财富、采买生活资源、刺探收集情报、物色寻找有根骨天赋的幼童,为宗门补充新血等等。

    “……赵元谨的手下还是有几个能人的,居然一路悄悄跟踪了我们这么久。”

    良久,云绮君侧过瑧首淡淡道。

    “那只是我们没有动手而已,否则那些讨厌的家伙一个都活不下来。”清林道人不以为然地说着。

    “一群听命办事的凡夫俗子罢了,有什么好计较的?”

    云绮君不以为意地笑笑,玉手一伸将那叠密报取了过来,随意翻看一阵,美眸中笑意淡去:“这个赵元谨最近发展得挺不错呢,远远超出我事先的估计,真是有几分难以置信。”

    清远道人点点头:“是的,根据这上面的情报,如今他麾下正在训练的新军多达四万人,加上原有的三万军,总兵力已达七万之多!据说还要招募三万人,区区一个数月前差点被剿灭的小诸侯,怎会有如此丰厚的家底来养上这么一支庞大的军队?”

    一家诸侯麾下能够有多少军队,取决于很多因素。其中最重要的当然就是财力物力。有了足够的饷银和粮草,才能够养得起兵,养得起精兵。

    想要大规模地招募训练精兵,需要的钱粮绝不是个小数目,用“花钱如流水”来形容绝不过分。历朝历代,军费开支从来都是朝廷的沉重负担,但却又是维系江山稳定必不可少的耗费。

    仅仅以军队规模来看,赵元谨毫无疑问算得上是具备潜龙之相的大诸侯了,可是他所拥有的地盘不过三个郡而已,还是新到手不久的,理论上根本拿不出足够的钱粮来养着这样一支庞大的军队。

    淮扬之地的吴振策起家已有两年时间,如今坐拥九个郡的地盘,又有凌苍山一脉与众多南方大族的暗中支持,目前麾下所拥有的军队都只有十万余,正在训练的新军也不过四万人。

    吴振策不是不想继续扩军,而是自己的财力实在支撑不起了,十几万大军人吃马嚼,每天耗费掉的粟米、白面、草料足以堆成好几座大山,一旦有了战事,各种消耗还会更加的夸张!

    说起来不怕别人笑话,这位吴姓潜龙如今可是欠了一屁股债务,很多借据都是以他个人的名义开具的,债主嘛……自然就是那些南方的豪门世家了。饷银、粮***铁、布匹、木料等等资源,反正先借到手再说。

    等将来打了胜仗,抢下更多的地盘,再杀上一批不服的富户地主,抄没其家产财帛,自然就有能力还债了,还能顺便借到更多的资源。

    这种借钱打仗,打赢了之后再还债,顺便借更多的债扩张发展的模式,很多藩镇诸侯都是这么玩的。就连主世界20世纪初期的欧洲列强都是如此,譬如英法德苏都向当时最富裕的美国借了不少债。

    某些贪婪暴戾的藩镇诸侯还会向平民百姓摊派赋税徭役,连未来许多年的赋税都要提前征收,不计后果地压榨出老百姓身上的最后一丝油水,只为了自己能够多些资本去扩张。

    至于说打输了会如何?这个问题就没必要问了,自古天下争龙、不成则死。失败者身死族灭,债主们也只有自认倒霉,能够不被胜利者秋后算账就不错了,哪还敢奢望更多?

    吴振策的财务状况算是诸侯中相当不错的,毕竟是有望成事的潜龙,看好他、愿意投资下注的人不少。可势单力孤的赵元谨显然是没有这等便利条件的,他怎么会有资本如此疯狂地扩充军力?

    清林道人补充道:“而且情况还不止如此,据我们的人所收集到的消息,赵元谨麾下的军队伙食水平相当不错,每天都能够吃到肉食。特别是行军打仗时,顿顿都是大鱼大肉管饱,就连所有马匹都是以粟粮喂养的,这花费……实在是太离谱了!”

    吴振策麾下的近卫亲军都不可能有这样好的待遇,何况还是普通军卒?长此以往,赵元谨的军队将来在体能、士气、战马耐力等方面会占据不小的优势,而且对上朝廷军精锐都是如此。

    云绮君黛眉轻蹙,沉吟道:“正常情况下,赵元谨绝不可能拿得出如此多的精粮和肉食去这样奢侈地供养军队,这种做法,朝廷都没有能力负担得起。看来他身上一定有我们所不知道的秘密。”

    “难道是有别的隐世门派在暗中帮他?而且不止一家……”清远道人猜测着。

    云绮君很是坚定地摇头:“绝无可能,除了我们凌苍山一脉,有人仙坐镇的顶级宗门就那么几家,如果有谁家出手了,我们不可能听不到半点风声。”

    修士的圈子就这么大,大家数百年来彼此知根知底,发生点什么事情是不可能长久隐瞒的。

    就像凌苍山一脉决定扶持吴姓潜龙时,事先便给其他几家打过招呼,高层形成了某些默契,无论成与不成,各家的明争暗斗都只限于出山历练的后辈弟子之间,不得波及到更高层面,尤其是人仙都不可亲自下场对其他宗门的晚辈动手。

    清林道人皱眉道:“既然如此,我们必须得尽快找出事情的真相了,否则真要这样放任不管,用不了多久赵元谨就会成长到势大难制的地步,对吴振策可谓是比朝廷更大的威胁。”

    “我亦有此意。”云绮君颔首道。

    既然选择了支持对象,各地剩下的潜龙诸侯就自动成为宗门的敌人,能够让吴振策自己解决最好。如果不能,那就拼着担些干系,牺牲几个后辈弟子的道途去将其提前翦除。

    当然在此之前,还得弄清赵元谨身上的秘密,如果能够顺利获得并且为宗门所用,那就再好不过了。

    于是接下来的几天时间里,三人一直在城内到处转悠,又偷偷联络了某些有身份的暗间眼线,发现没有收获后,云绮君便决定单独行动。

    当天深夜,这位凌苍山道门的内定传人孤身潜入了节度使府邸,探查一圈后仍旧没有发现异常。反倒被一群守卫府邸的高手察觉到端倪,不得不提前退走。

    赵元谨的身边没有人仙协助,不过后天武道高手还是有一些的,先天级的宗师级强者也有一位,是不久前才投奔而来,加上地利优势,因此才能够发现云绮君的踪迹,毕竟她对节度使府邸内部环境丝毫不熟悉,出差错在所难免。

    随后云绮君又去了城外的军营,依旧没有收获。有了秦烽的事先提醒,赵元谨对于保密事宜极其上心,某些敏感的东西隐藏得极其严密。

    最后,无计可施的云绮君索性不再浪费精力,以凌苍山一脉传人的身份公开呈递了名帖,请求面见节度使大人。

    她打算当面询问赵元谨,如果双方谈崩了的话,那就只有以雷霆手段来解决了。

    赵元谨接到名帖后,略作考虑便给予了答复,言明次日一早正式接见她。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