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巨大的拍卖会场里。

    聚光灯下,西装革履、卖相极佳的拍卖师敲着木锤,中气十足的洪亮嗓音传遍了大厅的每个角落:

    “……本次盛会压轴拍品:来自长白山深处的野山参王,根须完整,形体上佳,据专家鉴定,其生长年份已有一百七十六载……”

    会场中央的投影屏幕上,播放着这支野山参王的影像,每一个细节都清晰无比,引得下面的竞拍者们交头接耳、窃窃私语声此起彼伏。

    众所周知,现在的野生山参是越来越少见了,市面上假货泛滥。就算有关系有门路,能够买到的所谓真货,有很多都是在长白山区的参园里人为种出来的,只不过其生长年份久一些,照顾周全一些,参园中的环境尽量模仿野生自然环境罢了。

    那种纯粹天生地养、不存在任何人为干涉、且上了年份的野山参,如今不说绝对没有,但确实是很少见了。能够达到上百年份的更是属于凤毛麟角,偶尔出现一支,引发众多富豪权贵竞相举牌争夺是必然的。

    因此今天的拍卖盛会上出现一支可遇不可求的百年山参,登时就引起了全场几乎所有人的注意。

    能够坐在这里参与竞拍的嘉宾们,自然不会是缺钱的主。这参王无论拿来自用还是送礼都是非常不错的选择,或者买回去收藏些年头、等将来升值后再拿出来拍卖,反正不会吃亏。

    “起拍价:500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5万!”

    拍卖师充满蛊惑的声音回荡在大厅里。

    “510万。”

    当即就有人举牌出价。

    “29号,510万!”拍卖师神色兴奋地叫道。

    “530万。”

    “75号,530万!”

    “540万。”

    ……

    “550万。”

    ……

    “560万。”

    ……

    对这参王感兴趣的竞拍者显然不少,尽管大家保持着基本的冷静理智,多轮竞价下来,价格依旧不可阻挡地逼近了千万关口。

    到了这时候,大部分竞拍者都放弃了,毕竟千万港币已经不算小数目,喜欢是一回事,值不值得又是另外一回事。

    “……88号,1250万!还有没有报价的?”

    拍卖师的声音愈发亢奋,能够将一件拍品卖出超乎想象的高价,对于他而言无疑是件极有成就感的事情。

    “1300万。”

    就在他准备落锤定音时,忽地又有人举牌。

    “26号,1300万!”

    拍卖师激动得声音微微颤抖。

    88号竞拍者是一位服饰体面、戴着金丝边框眼镜的文雅老者,而那位26号竞拍者,却是一位月眉杏眼、优雅明丽的绝色美女。满头如云秀发高高盘起,冰肌玉骨,一身天蓝色的抹胸式晚礼服,显得高贵而不失妩媚。

    镶钻的抹胸之下玉峰浑圆而饱满,裂衣欲出,高开叉的裙摆下,圆润修长的大腿若隐若现。

    本以为胜券在握的老者扭过头,有些不悦地瞥了那女子一眼,犹豫几秒钟,还是决定再加一次价。

    “88号,1305万!”

    那女子柳眉微挑,依旧不打算放弃。

    “26号,1310万!”

    ……

    又是几轮竞争,等到价格涨至1350万时,那老者叹了口气,摇摇头表示退出了。

    “26号,1350万一次……两次……三次……”

    三次重复之后,兴奋得满面通红的拍卖师重重地落锤,标志着这支罕见的参王终于有了归属。

    将稻草卖出金条的价格,将顽石夸成美玉的质地,才是拍卖师这个职业的意义所在。

    那女子暗自松了口气,拍拍高耸的胸脯,起身离座向着场外走去,四个膀大腰圆的黑衣保镖紧随其后。

    立刻就有一位精明干练的职业经理人迎了上来,礼貌地询问道:“美丽的玉小姐,您是打算现场交割,还是让我们安排专人送至贵府上?”

    “现场交割吧。”

    玉姓美女简单地说着,她多方打听、好不容易才寻到这支百年参王,正等着急用呢,所以一分钟都不打算耽搁了。

    “好的,请随我来。”

    跟着经理来到安保措施严密的贵宾室里,在沙发上落座。不到一分钟的时间,一个壮实得如同铁塔般的西装男子提着一只密码箱走了进来,身后还跟着四个神色冷峻的保安。

    将密码箱放到桌上,经理输入了多段密码,再以钥匙将其开启。

    那只装着百年山参的锦盒躺在柔软的黑色天鹅绒缎子中央,还有一张拍卖行开具的鉴定证书,由买家现场验收。

    玉姓美女显然也懂这个,察看一番确认无误后,满意地在交易合约上签了字,然后直接划卡转账。

    以现在的汇率行情,1350万港币兑换成华夏币也就千万出头,扣除给拍卖行的各种手续费用以及佣金之后,落到原主手中的大概剩下九百万左右。

    本来到了这一步,交易就算是完成了,殊不知玉姓美女并没有离开的意思,而是问经理道:“这支参王出自何人之手?我想和他单独谈谈,可以吗?”

    “这个……”

    经理面有难色,犹豫着道:“玉小姐,公司的制度您是明白的,为客户保密是拍卖行最重要的宗旨之一,所以关于参王主人的信息,请恕我们无可奉告。”

    “可我是贵行最重要的贵宾级客户之一,难道都不能破例一回吗?我可以支付相应的费用,还可以和那位原主当面解释缘由,不让你们难做。”

    玉姓女子从手提包里摸出一张精美的黑金色卡片拍在桌上。

    “很遗憾,就算是贵宾级客户都没有这样的特殊权限。”经理摊了摊手,无奈地道。

    作为业界内的百年老店,全球知名的顶级拍卖行,对于自身信誉的重视与维护那是超乎想象的执着。以往也不是没有遇到过类似的情况,但是都遭到了拍卖会管理层的坚决拒绝,除非原主自己同意,否则拍卖会方面是绝不会对外泄露半个字的。

    双方争论了一阵,最后玉姓女子做了让步:“好吧,就麻烦你们去联系一下原主,代为转达我的意思,看看他愿不愿意答应和我见面。”

    “这……好吧。”

    经理通过内线电话请示后,终于松了口。这位玉小姐终归是公司的重量级客户,双方已有多次合作经历,总不能做得太过。

    玉姓女子迟疑了一下,心里虽然觉得不太合适,但还是道:“如果对方表示拒绝,你可以将我的身份先透露给他,只要他愿意面谈,就可以获得玉家的善意。”

    经理点头答应下来,让她先在贵宾室等候,自己来到另一个房间。

    于是几秒钟后,正在书房里忙碌的秦烽就接到了拍卖行方面打来的电话,获悉东西已经卖出,所得款项稍后就会转入他指定的银行账户中。

    不过当经理转述了玉小姐的要求后,秦烽想都不想便一口回绝。他只是来卖东西的,可没想过给自己招惹额外的麻烦,甭管对方多大的来头,在自己这里都不好使。

    “……秦先生,对方是港岛玉家的千金,她没有别的意思,只是希望和您谈谈后续合作的可能。我想您应该不会拒绝多这样一位有实力的朋友吧?”经理尽职尽责地劝说道。

    “没事我先挂了。”秦烽不为所动。

    不由分说结束了通话,结果对方很快又发来一则信息。他点开一看,居然是个大美女的照片,还附有姓名和联系方式。

    “呵呵……”

    秦烽淡然一笑,直接删了信息。指望这种把戏就可以让自己放弃原则?当自己没见过女人么?

    本还想再拿些东西过去委托拍卖的,如今看来也没必要了,还是换家拍卖行合作吧。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