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秦烽这次只在港岛待了七天,就不得不提前返回了大齐世界。

    冯青云私德不够检点,但并非平庸无能,做出决定后第二天清早便召集众将下达了开战命令,由都指挥使虞方洲领兵一万,亲临前线主持攻城事宜。

    虞方洲默默领命后,出了帅帐便去整顿兵马。

    这位都指挥使大人已经年近五旬,能力中规中矩,只是性格略显古板,难得的是对朝廷忠心耿耿,对于冯青云的几次暗示招揽均不予理会。由此使得这位主帅很是不满,此番便将这棘手的任务摊派给了他。

    尽管嘴上没有明说,可虞方洲又不是笨蛋,自然明白这是冯青云的借刀杀人之计。他以及他手下的这一万人,都是预备着用来消耗在战场上的筹码炮灰,同时也是诱饵,用来引诱赵元谨亮出那种神秘的杀手锏。

    无论这次平叛之战的最终胜负如何,他自己连同这一万兵马,基本上是凶多吉少了。

    可惜知道了结果,虞方洲也没有任何办法,毕竟他自己不是主帅,冯青云才是。军中法度森严,就算是逼着你去送死,都只能从命。

    敢有异议?当场就可以下令将你推出去砍了!事后还要给你扣一个“怯敌畏战”、“对抗军令”的罪名,死了都不得安生。

    “……将军,现在该怎么办?”

    营帐里,一员年轻的校尉焦灼地问道。

    “还能怎样?当然是准备领军攻城了。”虞方洲面无表情地道。

    校尉怒道:“那混账东西是张敏衷老贼养的狗,处心积虑想要置您于死地,难道就这么听凭他摆布……”

    虞方洲脸色一变,目光瞬间森冷如刀,威势顿显,骇得那校尉生生住了口。

    静了半晌,老都指挥使幽幽叹了口气,神色缓和下来。这校尉是他的同族,算起来还沾些亲戚关系,又跟了他多年,很是有些情分,此番因为担心他的安危,说话才有些冲动。

    “虞宗,我知道你的心思,可有些事情不是你我所能左右,如今事已至此又能如何?”

    虞方洲神色萧索地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我十六从军,为朝廷效命三十余载,经历大小战事百余场,能活到现在已属侥幸。如今为国战死沙场,也不枉这一生辛劳奔波……”

    他顿了一下,从桌案下摸出一个封得严实的包裹,端详一阵才交到校尉手中,道:

    “你我虽无父子之名,但我待你一直视如己出,如今也没什么可说的,这是我毕生积蓄,还有些行军打仗心得,你这就带上回乡去吧。”

    “朝廷已经朽坏不堪,国蠹奸佞当道,社稷倾覆、乾坤改易最多不出十年,你若有心,日后择一明主投效,博个封妻荫子、光宗耀祖也是好的。”

    “将军……”虞宗泪流满面,声音哽咽。

    虞方洲洒然一笑,拍拍他的肩膀:“大丈夫顶天立地,生死有命,何必做这小女儿态?走吧!”

    校尉默默跪下,磕了几个响头,起身退出营帐远去。

    片刻之后,急促的号角声响彻大营,栅栏开启,大批神色冰冷的军卒如潮水般涌出营地,在军官们的大声喝令下,推着各色攻城器械逼近城墙。

    大旗下,虞方洲骑着战马,冷静地发布着一道道调度命令。

    这回可不比上次蒙珞围攻荆南郡,此时的阳城郡粮草军械充足、士气高昂,注定是一场大战苦战,这一万兵就算最后全部死光都不稀奇,连同他这个都指挥使在内。

    城墙上,义军早已严阵以待,众多烧得沸腾不休的大锅一字排开,里面均是金汁、沸油。

    金汁也称金汤,就是腐烂发酵后的粪汤,在古代战场上,这东西的出现频率是极高的。它的功效相当于比较原始的生化武器,一旦被烧开的金汁泼到身上,皮开肉绽是必然,且几乎无药可医,因为不可能不发生感染。

    沸油的功效与之类似,都属于守城战中的利器,当然这个时代的油料不多,所以使用成本较高。城墙上的这些,都是秦烽设法弄过来的。

    此刻的他正在和赵元谨在城门楼中观察军情,城下的朝廷军列开阵势,弓箭手方阵已然发动,成片的箭矢如疾风骤雨般不断飞来。以至于城墙上的兵卒纷纷隐蔽,躲在城墙垛口后面以盾牌护住身躯要害。

    更远的地方还有投石机辅助,一块块石头在空中翻滚着,带着巨大的势能砸落在城墙上,震得城楼都微微震动起来。

    这就算是冷兵器时代的火力准备了,一时间城墙、城楼、垛口、过道上到处都是崩裂的石块、落下的箭矢,密密麻麻扎得如同刺猬般。还有不少石头和箭矢越过城墙,落到了后面的空地和民居区域。

    片刻之后,箭雨停止,在沉闷密集的鼓点声中,成百上千的兵卒推着各色攻城器械,不管不顾地向着城墙冲过来。

    城上的守将林恪神色平静,冷冷地盯着城下逐渐冲近的朝廷军一言不发,直到他们接近到了一定距离,才狠狠一挥手,下令放箭。

    顿时城头上箭如雨下,而且因为重力加速度缘故,导致箭矢落下时的穿透力道强了不少,许多来不及防护的兵卒中箭,惨叫闷哼声不绝于耳。

    没有中箭的兵卒不约而同地举起盾牌,继续闷头猛冲,部分动作较快的已经将云梯搭上了城头,然后拼命往上爬。

    守城义军居高临下,大瓢滚烫的金汁、沸油不停浇落下来,被泼中的兵卒们惨叫着纷纷跌下,摔得筋断骨折。

    城池攻防战,守方以上攻下本就具有天然优势,进攻一方带着攻城器械从百步外冲近,体能的消耗就已不小。然后还要自下而上、冒着上面敌人的密集打击爬上城头,半途上的伤亡十之四五。

    孙子兵法有云:“上兵伐谋,其次伐交,其次伐军,其下攻城。”

    “将不胜其忿而蚁附之,杀士三分之一而城未拔者,此攻之灾也。”

    意思是说两国交战,不战而屈人之兵才是最高明的策略,其次是挫败敌国的外交使之孤立,再其次就是击溃敌国的军队,至于攻打敌国的城池,其实是最下等、最不划算的做法。

    将帅按捺不住自己愤怒的心情,驱使麾下士卒像蚂蚁一样去爬梯攻城,结果士卒伤亡了三分之一,而城池依然未能攻克,这就是攻城的灾难。

    大唐名将哥舒翰领军六万余人攻打吐蕃战略要地石堡城,由于地势险要,区区四百吐蕃兵据城而守,就让唐军付出了伤亡数万的代价才得以攻克。

    南宋末年的钓鱼城之战,蒙古大军攻打多年都无计可施,甚至连大汗蒙哥都伤重死在城下。

    所以在冷兵器时代,城池攻防战中的伤亡率始终是居高不下,即便是名将领军都不例外。

    如今面对防御措施完备、粮草军械充足的阳城郡,又有秦烽暗中不遗余力地提供后勤支持,朝廷军想要攻下此城,难度可不是一般地大。

    连续三天时间过去,朝廷军伤亡惨重,却没有半点进展。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