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异界。

    宽敞的庭院里,一群丫鬟仆人正将桌椅、床榻、屏风、花瓶等各色用具往室内搬运,旁边还有管事模样的人在监督指挥着。

    片刻之后,一个青色长衫、面色严肃的短须老者带着几个随从走了过来,四处看了一眼,平静地问着:“都办妥了吧?”

    “总管大人,就快好了。”

    那个管事陪着笑脸道:“所有的陈设用具都是属下从库房里调出来,每件都是崭新的。一应房间也仔细修缮过,打扫干净,大帅亲口吩咐下来的差事,哪个不开眼的敢怠慢?”

    “嗯。”

    王总管对这答还算满意,略微点了点头道:“办妥之后,你再去挑几个手脚伶俐、模样入眼的丫鬟过来侍候着,还有外面听候使唤的下人。无论那位公子有什么要求,你都要答允。不能做主的就立即禀告老夫,决不可惹得公子不喜,明白吗?”

    “是是,属下明白。”管事忙不迭地道。

    这时候,旁边一个年轻的随从看看王总管的神情,略有几分不满地嘀咕道:“无非就是大帅的亲戚罢了,有必要如此厚待吗?”

    “混账!”

    王总管勃然大怒,几乎就要一耳光抽过去:“你小子懂什么?这是大帅亲口吩咐下来的事情,你一个不入流的门客,也敢质疑大帅的决定?”

    总管在府邸中平素积威甚重,这一发怒,顿时吓得周围的众人都战战兢兢、脸色惊恐不安。

    “舅舅父,外甥知错了。”那个青年知道自己闯了祸,赶紧跪下道。

    他本以为自己和总管沾些亲,在府邸中有点身份地位,因此就有些恣意放纵。以往总管也没说什么,不曾想今天一句抱怨却惹得他震怒。

    “哼!本打算看在你母亲份上,带你进府见识一下,给你找个好点的差事做。没想到你如此不知轻重,罢了,你这就田庄去吧,别留在府中给我丢人了!”王总管余怒未消,狠狠地道。

    “呃是。”

    青年嗫嚅着还想央求几句,可是一看舅父阴沉似水的脸色,终究没敢开口,灰溜溜地起身退了出去。

    好一阵,王总管才缓和了脸色,对管事道:“库房里新到了一批上好的锦缎和珠宝,都是外面的富户大族进献给大帅的,等下你随我去挑选一些,交给秋韵小姐处理。”

    “谨遵大人吩咐。”管事根本不敢多问,规规矩矩地道。

    外人都不知道那位神秘公子的身份来历,但王总管作为节度使的心腹,却是明白秦烽对于自家主公的大业有着何等重要的助力,那是任何良将贤才都无法替代的,所以这样的厚待半点都不过分。

    这时候的秦烽正在赵元谨的房里。

    五十只箱子摆在地上,箱盖都已开启,一堆堆崭新的银条在灯光下泛着淡淡的光泽,让节度使大人的眼神都有几分波动。

    “主公,下面的人已经检验过了,都是货真价实的足银,而且纯度比起官铸的雪花纹银还要高。”孙向青神色凝重地禀告道。

    限于技术条件,古代的银子纯度也是无法和现代相提并论的,纵然是朝廷的官铸纹银,纯度都只有90%多些,剩下部分都是铅、锌之类的杂质金属。

    “既然如此,这批银子就按三万两计数好了,以后的交易都按此标准办理,先生觉得如何?”赵元谨客气地询问道。

    “很好,我没有异议。”秦烽点头答应下来。

    按照这个世界的标准,一两银子约相当于5克,他带过来的一千公斤高纯度白银,差不多就是相当于三万两了。

    在华国,如今的银价才三块多钱一克,秦烽购买这批白银花去了三百多万,交给赵元谨之后却可以换来两千两黄金。他去后分批次脱手,扣除各种交易成本,自己还能够获得将近两千万收入,高达五六倍的利润。

    而赵元谨同样获利颇丰,这个世界的金银兑换比例是一比十,每次交易下来,他的手头就会多出上万两银子的外快。次数多了,就有了充足的资本来招兵买马、扩充实力。

    双方可谓互惠互利,皆大欢喜。

    须臾之后,几个亲卫抬进来一只华美的楠木箱子,打开之后,里面全是黄澄澄的金条,还有成年人巴掌大小的金元宝。

    “这里面一共是三千两,已经是目前主公府邸中的全部黄金库存了。”

    苏牧笑道:“不过在下已经出面和城中的大户家族、还有钱庄商行接洽,他们基本上都同意拿黄金和我们兑换白银,所以先生不必担心,我们会尽快凑齐下次交易所需的金子。”

    秦烽点点头,抬手将那箱子收进了次元空间。

    又说了片刻,他起身告辞,打算自己的宅邸休息,赵元谨亲自将他送出了门。

    有了时光激流的效果,如今在这个世界呆上三天,在原来的世界也只是过去了一天而已,所以秦烽现在留在这边的时间就多了些。

    “公子请。”

    门外,一个全身黑甲、英武挺拔的年轻校尉过来行礼,后面还跟着一队魁梧壮实的亲卫。

    这是赵元谨派给秦烽的亲卫统领,据说还是他的侄子。武艺高强,是赵氏家族中颇为杰出的子弟。

    “看来赵诚将军的伤势已经大为好转了。”秦烽微微笑着,向着自己的宅邸方向行去。

    他现在的官阶只是校尉,所谓“将军”是一种比较客气、带些恭维的称呼。当然以赵诚的家世背景,将来平步青云是完全可能的事。

    赵诚走过来跟在他的后面,落着一步的距离,压低了嗓门道:“确实快要痊愈了,说起来这还得感谢公子带来的灵药救命,不然标下这根本挺不过去的。”

    他在前几天的守城战中手臂被砍了一刀,由于照顾不慎,导致伤口化脓感染,连城里最高明的大夫都束手无策。本来家里人都已经在准备他的后事,是秦烽带过来的药品,有效止住了伤口恶化,将他从鬼门关前拉了来。

    这并不奇怪,在没有抗生素消炎药物的古代世界,一些普通的小伤口只要处理得不好,都有可能要了人的命。据说越王勾践的父亲允常,就是因为脚趾受了点伤,结果引发感染导致丧命。堂堂一国君王都是如此,其他人就更不用说了。

    一路行去,沿途的侍女亲兵在秦烽经过时纷纷行礼。

    他现在居住的院落其实也就在节度使府邸范围内,若是住在别处,他自己和赵元谨都不怎么放心,干脆就在府邸中划出了一处景致不错的院落,外面有着众多亲卫看守,不用担心安全问题。

    “公子,您来了?”

    精心打扮、娴静婉约的张秋韵带着两个明眸皓齿的丫鬟迎了上来,曲身行礼,温言软语地问候着。

    秦烽点点头,抬步踏上台阶进了厅堂。赵诚和亲卫们谨慎地守在外面。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