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郡城外的大营里。

    帅帐中,都指挥使袁峰面色黑得如同锅底般,阴沉沉地看着坐在周围的十余个同僚袍泽不说话,气氛极度压抑。

    大将军出征以来,攻无不克战无不胜,已经连着剿灭了好几路叛军。又将赵元谨所部逼得近乎穷途末路,眼看着胜利在望,也不知这伙叛贼究竟用了什么下作手段,竟然偷袭杀死了大将军还有多位将官校尉,逆转战局,导致气势如虹的朝廷大军士气近乎瓦解。

    这样糟糕至极、又弄不清缘由的局面,就连战报上都不知该如何写,恐怕朝中那群高高在上的大人们压根就不会相信他们的说辞。只会认为他们是作战不力、偷奸耍滑所致。

    “诸位”

    谋士朱云泰沙哑的声音响起:“眼下我军骤遭大变,得赶紧议个章程出来,可不能乱了阵脚,给那群叛贼以可趁之机。”

    一群将领沉默不语,袁峰吐了口气,闷闷地道:“如今军心已失,再战下去只会徒增伤亡,还能怎么办?”

    他倒不是贪生怕死之辈,只是大将军战死得不明不白,连遗体都未能抢来,这要是继续硬着头皮打下去,万一那群叛贼再度使出同样的手段来,朝廷军拿什么去应对?

    现在军中已经出现了人心惶惶、流言横行的不祥征兆,若是这种透着诡异气息的败局再来一次,几万兵马只怕就得当场溃散,他们这些将官即便侥幸不死,事后都免不了被朝廷革职问罪。

    一个卫将迟疑着道:“或许我们可以向兵部陈情,请求再加派援军”

    朱云泰苦笑着摇摇头,如今朝廷风雨飘摇、全国各地处处告急吃紧,哪还有多少兵力可供调遣支援?何况这里的情势,也不是加派几万援军就能够解决问题的。

    当务之急,是要设法弄清赵元谨所部拥有的隐藏手段,想出应对克制之法,这样才能尽快解决掉叛军。

    出于谋士的缜密头脑,他有一种令人心悸的预感,这事情不尽快处理周全了,赵元谨这伙叛军就会像脱开樊笼的猛虎,一发不可收拾,日后必定会成为朝廷的心腹大患。

    剩下的众将商议了半天,都未能议出个结果。蒙珞一死,军中根本没有第二个将领具备足够的威望资历与手段来掌控局面,因此谁也说服不了谁。

    最后朱云泰只能够提议让大军先行退往附近郡城待命,然后将战况上报朝廷,听候兵部与内阁诸位大人的命令安排。

    城门楼里。

    “先生来了?!”

    看到秦烽的身影出现,已经在此等候不短时间的赵元谨喜出望外。不管这位神秘年轻人来历如何古怪,但他所拥有的神奇手段帮自己解了围,这却是不容置疑的事实。

    周围的孙向青、苏牧、宋武等几位心腹重臣一起上前见礼,神色间不仅极为恭谨,还有着隐约的敬畏。

    举手投足间就能轻易格杀朝廷大将,吓退数万朝廷大军,让主公的大业转危为安,这种逆天的本事可不是什么人都能有的。

    “外面情况如何,朝廷大军现在何处?”秦烽问着。

    “朝廷军已放弃了城外的营寨,暂时退往邻近的阳城郡驻扎,据说是打算上表朝廷请求加派援军、并且请周边州郡的朝廷兵马过来协助支援。”赵元谨神色轻松地道。

    秦烽一笑,这位节度使大人自然看出来了,无论朝廷方面有什么反应,短时间内都已无法对他构成太大的威胁。所以他完全可以从容整顿兵马恢复实力,运气好的话还能够寻找机会继续攻略周边郡县。

    “看来大人已经有了主意,倒是不需要在下过多担心了。”秦烽道。

    “话虽如此,赵某需要仰仗先生帮忙的地方还是很多的。”

    赵元谨赶紧拱手道:“如今朝廷兵马虽然暂时退去,可是一旦得到后续增援,随时有可能卷土重来。我们必须得加紧修复城防、招兵买马、囤积军械粮草以图再举大事,还望先生不吝援手。”

    “我亦有此意。”秦烽点头道。

    当下两人便商议起来,如今郡城之围已解,赵元谨的人马已经可以自由出城,不过想要筹集军械物资,扩充兵马还是有些困难,毕竟周边的几个县现在都已经不是他的地盘了。

    郡城内可以招募到一批民壮补充进军队,周边临近郡城的那些村镇里面也可以征集一些人。不过满打满算,加起来都只有几千人而已,还要花费时间训练。

    想要快速扩军,就只能抢下更多的地盘后才具备这样的条件。

    “我打算先将临近郡城的青合县、沅襄县夺来,”

    赵元谨说道:“这两处县城不算太大,但百姓人口还是有些。而且根据探子收集来的消息,两县都只有数百朝廷兵驻守,拿下不会太费力气。当然,这还得仰仗先生助力,才能保证万无一失。”

    秦烽自然没有异议,朝廷军骤遭大败、一时缓不过气来,趁着这难得的机遇期,在休养生息之余、想方设法抢夺地盘扩充实力才是正道。

    两个普通县城的油水确实不多,可蚊子腿再小也是肉,绝大多数军阀诸侯的家底都是这样一点点积攒起来的。

    别的不说,拿下一个县城后,搜罗千余青年民壮充实新军还是不成问题的,反正有秦烽做后盾,如今的赵元谨可不缺粮饷了,养几万兵马都不是问题。

    “对了,城里还有多少伤兵?”秦烽忽然问道。

    赵元谨答道:“有三千余人,当然由于城中医官和药物匮乏,这些兵基本上是活不下来多少了。”

    秦烽蹙眉不语,这其实是正常现象。受古代条件所限,随军的医官数量都很稀少,通常只为有身份的人服务,寻常士兵是很少能得到及时救治的。重伤员当场就会被放弃,轻伤的只能凭着自身体质硬抗过去,运气好的话或许可以简单敷些药。

    自己所在时空的明朝初年,拱卫京畿重地的三大营精锐五军、神机和神枢营,平均17300人中才有医官一人,地方卫所驻军中的医官就更少了。

    而且这还是正规的朝廷军队才有的待遇,换成王朝末年天下动荡之际,那些没有稳定地盘的义军流民,各种资源都不充裕,哪个上位者会在医疗后勤方面花费太多的心思?能够让手下的兵卒有饭吃、有衣穿就不错了。

    最关键的是古代可没有抗生素之类的消炎药物,受伤士兵的伤口感染率是极高的,一旦感染也就意味着判了死刑,无法可救了。

    所以正常情况下,赵元谨手下的这几千伤兵最后能有一两成自己挺过去就不错了。如果最后城破,他们甚至有可能被朝廷军下令全部处死,省得成为累赘。

    “既然是这样,我可以为大人提供足够的疗伤药物,帮助这些伤兵尽快恢复。”秦烽说道。

    “如果先生有办法救活他们,赵某感激不尽。”赵元谨喜出望外地道。

    新兵快速成长的唯一途径就是实战,只要能够在这血肉横飞的战场上厮杀并且最终活下来,自然就是宝贵的精锐了。这些伤兵若是真能顺利恢复重归军伍,将来完全可以成为难得的精兵悍卒。

    而且只要秦烽以后能够持续不断地为他提供这样的救命药物,就意味着他麾下的伤兵死亡率会大幅降低,此消彼长之下,相对于其他藩镇义军的优势不言而喻。

    这个问题计议完毕,接下来是军械粮草问题,由于郡城内外一时间难以筹措到足够数量的粮食与肉类,因此还得向秦烽大量购买。

    当然现在不比前几天围城时,而且本着帮助盟友的原则,秦烽给出的价格便宜了许多,二两纹银换一石粮食,折合成黄金来交易。算起来自己依旧可以获得数倍的利润。

    最后,宋武试探着问及秦烽击杀蒙珞所用的神兵利器,被他委婉地拒绝了。枪械这种东西过于危险,他可不敢让别人染指,只有掌握在自己手中才是最安全的做法。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