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ivclass="kongwei"><div><divclass="ad250left"><script>adsyuedutxt;<script><div>

    <divclass="kongwei2"><div><divclass="ad250right"><script>adsyuedu2txt;<script><div>    异界。

    城外的大营里,面色刚毅沉稳的蒙珞看完面前刚刚送过来的密报,脸色瞬间阴沉得可怕。

    “这是怎么事?”

    他盯着分管情报事宜的军中校尉,冷冷地质问道:“不是说城里即将断粮、叛军士气涣散吗?怎么又变出粮食来了?还让那个赵元谨借机稳住了城中形势,你们究竟是怎么办事的?”

    校尉的脸色有些苍白,抹了把冷汗解释道:“标下也很困惑,我们进入城中的探子可不止一路,与我军暗通款曲的叛军官员也不止一个两个,还有那些城中的大户人家,他们送来的消息都是说叛军粮草告罄,覆亡指日可待,谁曾想”

    行军打仗,粮草最重。关于这方面的重要情报当然不可能草率定论,必须得综合各种渠道得来的消息,经过去芜存菁、分析汇总,再反复查证之后才可以得出最终结论,并汇报给统军主将知晓。

    所以校尉不觉得是自己这里出了问题,最大的可能应该是赵元谨在城中发现了秘密粮仓,所以才能够缓过这口气来。

    “哼!现在说这些还有什么用?”

    蒙珞重重地拍了一下桌案,心底愈发恼火,周边郡县的告急文一道接着一道,朝廷兵部那边的压力也是越来越大,自己还能有多少时间耗在这里?

    幕僚朱云泰看看他的脸色,咳嗽一声道:“大将军,既然事情出了变故,期望叛军内部自行瓦解,献城投降是不可能了。不如就立即出兵攻城,尽快将这座孤城打下来,大军好腾出手来去救援别的郡县。”

    前些天的围而不攻,是因为看到叛军颓势无可挽,又有内应暗中联络,为了避免麾下兵卒伤亡过多,蒙珞才一直按兵不动耐心等待。如今既然形势有变,那就只能另作打算了。

    “也只有这样了”

    蒙珞叹了口气,无非就是多死些人而已,这是没办法的事。

    旋即,一道道命令迅速发布下去,整个大营如同开了锅的沸水般翻腾鼓噪起来,沉闷密集的鼓点声中,一队队盔明甲亮的兵卒有条不紊地开出,推着各色攻城器械,向着城墙逼近过来。

    守城的义军立即觉察到了朝廷军的异动,登时警钟大作,成群结队的军兵涌上城头。滚木、礌石、金汁、沸油、灰瓶之类的守城器械纷纷准备,一场惨烈的战事即将爆发。

    一天之后。

    蓝白相间的客机在边境城市的机场上降落,一身清爽打扮的秦烽走出舱门,混在乘客群中下了舷梯,经过安检,最后徒步来到机场大厅外面。

    掏出手机看看时间,他也不停留,包了一辆出租车直奔边境小镇。

    经过数小时的折腾,秦烽顺利抵达约定的地点,找了家档次还算不错的宾馆开好房间,然后提着一个黑色的背包出了门。

    其实两国在这里的分界线就是一条河流,一座有了些年头的石桥对面就是百越国境内了,可以看到那边的街道上熙熙攘攘、喧闹无比,成群结队的游客络绎不绝地走过,并没有谁注意到他。

    两国的小商贩在河流两岸摆摊,百越国的商贩们摊位上多是当地的手工艺品,咖啡、白虎膏、香烟、糕点零食之类,还有着相应的华语标示牌,可以直接使用华夏币交易,价格都很便宜。

    值得一提的是那边街道上的摩托车特别多,是当地百姓的主要代步工具,走了一路,嘈杂的引擎轰鸣声不绝于耳。

    秦烽无心欣赏这里的风土人情,走进一家商店,装作浏览挑选商品,摸出手机开始发信息。

    虽然是边境地区,不过这里的信号状态良好,很快就联系上了对方。然后他便按照对方的要求,来到外面走了近百米,最后在一处不起眼的礼品店门口停住,左右观察一阵便走进去。

    到了现在,他明白自己可能已经被对方注意到不短的时间了。在确认他只有一个人时,才放心地与他联络。

    按照对方的说法,是百越国那边的人潜过国境线、来这边和自己交易,真假如何没人知道。当然秦烽并不担心对方使诈,真遇到难以应对的麻烦,大不了直接发动穿梭时空的能力,去异界躲避一阵子。

    有些狭窄的空间里,礼品店的店主正低着头在柜台后面玩电脑,一个抱着婴儿、其貌不扬的中年妇女过来冲秦烽使了个眼色,示意他跟着自己去后面的休息间。

    里面有些杂乱,光线略显昏暗,摆着一张床和几件简单的家具,还有不少未拆封的小商品,塞得满满当当。

    “东西带来了吧?”她淡漠地问着。

    秦烽默不作声地将手中的黑色背包放到桌上,拉开拉链,里面是成捆的红色百元大钞。

    中年妇女熟络地察看一番,点了点头,转身从旁边的床底下拖出一个灰扑扑的大皮箱,然后当着他的面打开。

    揭开两层气泡塑料垫,秦烽终于看到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两支伯莱塔92FS型9mm手枪,是米国海陆空三军列装数量极大的一款经典枪械。一支M16型自动步枪,流畅的金属枪身上泛着幽幽冷光,看起来都是崭新的货色。此外还有四枚军用手雷。

    作为男生,秦烽以往对于军事领域也比较感兴趣,各国军方的常用武器装备都有着相当程度的了解,尤其是这些轻武器的资料都是耳熟能详。只可惜以前一直都没有机会摸到真家伙,直到现在才如愿以偿。

    他将那几支枪分别拿起检视一番,确认没有问题后才满意地点点头。

    “留个联系方式吧,以后还有合作的时候。”秦烽说道。

    中年妇女警惕地审视他一眼,想想还是没有拒绝。

    几分钟后,秦烽拎着那只大箱子出了门。

    除了三支枪和手雷,箱子里面剩下的空间都塞满了子弹,是以整个箱子的份量颇重,一般人拿着相当吃力。好在箱子下面有滑轮,拖着走倒还没问题。

    走了一小段路,见周围没有人注意到自己,秦烽闪身拐进旁边一条胡同里,再出来时已是两手空空,那箱子已被丢进了次元空间里面。

    他不是很担心被监视什么的,这里既然是对方精心选择的交易地点,自然不可能有什么监控摄像头之类的东西。

    接下来的事情就简单了,找家餐馆点了几个菜混饱肚皮,然后到宾馆洗漱完毕,将房门锁死。

    眼前一明一暗,视野恢复时,已经身处另一个时空中。

    奢华雅致的房间里静悄悄的,秦烽换好衣服,然后走出了房间。

    外面的隔间里,一位妆容精致、绮罗华裳的美丽少女正走来走去,幽黑的明眸里带着淡淡的焦灼之色,不时望一眼紧闭的房门,却始终不敢主动过来敲门。

    “秋韵,你在这里久了?”

    秦烽看了一眼,发现她是赵元谨送给自己的贴身侍女,略微放下了心。

    “公子,你终于醒了。”

    秋韵如释重负地松了口气,迎上来道:“大帅吩咐过,如果您出来了,就让奴婢带您马上去见他。”

    “哦,节度使大人现在何处?”秦烽问道。

    “在城上,外面的大军攻城正急,所以大帅亲自坐镇指挥去了。”

    秋韵眸中浮现出显而易见的忧色,如今的形势下,一旦城池被攻破,城内百姓会遭遇何等浩劫,不用想都知道。

    “行了,带我过去吧。”

    秦烽不再多说什么,城外的那位蒙珞大将军果然不是庸才,一察觉到事情不对劲,立刻就下令全力攻城。拼着多伤亡些兵卒,也要尽快将这支义军彻底剿灭。

    节度使府邸外,一队兵马同样等候多时,为首的居然是苏牧。

    “先生来了?很好,我们这就去城头上吧。您会骑马不?”他急急地道。

    秦烽摇头,他哪会这个?

    “既然如此,那就准备马车吧,快将大帅用的车驾调过来。”苏牧赶紧吩咐道。

    七八个牙兵飞奔而去,不一会便赶过来一辆装饰华丽的四轮马车,车辕上套着四匹高大健壮、神骏异常的白马。

    苏牧客气地请秦烽上了车,然后一声喝令,上百骑兵簇拥着马车向着城门口急速赶去。

    此刻的城墙上,血肉横飞,杀声震天。

    “放箭!”

    一员卫将嘶声怒吼着,身上的盔甲已然多处破损,战袍上血迹斑斑。正狠狠挥刀将冲上来的两个朝廷兵砍翻。二十几张云梯已经搭在城头,更多的朝廷兵正争先恐后地顺着梯子往上爬。

    城墙上箭如雨下,“噗噗”声不绝于耳,下面的朝廷兵惨叫连连,纷纷中箭摔下。一时间竟不得寸进。

    只是朝廷军也并非光挨打不还手,头顶一块巨石呼啸着砸下,震得城墙地砖一阵颤动,四五个协助守城的壮丁民夫闪避不及,直接被砸成了肉酱,殷红的鲜血混杂着内脏碎片溅射得到处都是。

    这种触目惊心的惨象,在场的兵卒们却都已习以为常,不远处的赵元谨依旧沉着脸调度指挥,眉头都不皱一下。

    当秦烽在众多甲士簇拥下登上城头时,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与人间修罗地狱无异的场景。

    &#x767E;&#x5EA6;&#x641C;&#x7D22;&#x3010;&#x4E91;&#x6765;&#x9601;&#x3011;&#x5C0F;&#x8BF4;&#x7F51;&#x7AD9;&#xFF0C;&#x8BA9;&#x4F60;&#x4F53;&#x9A8C;&#x66F4;&#x65B0;&#x6700;&#x65B0;&#x6700;&#x5FEB;&#x7684;&#x7AE0;&#x8282;&#x5C0F;&#x8BF4;&#xFF0C;&#x6240;&#x6709;&#x5C0F;&#x8BF4;&#x79D2;&#x66F4;&#x65B0;&#x3002;

    <div>

    <!--代码开始-->

章节目录

星临诸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天涯书库只为原作者暗狱领主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暗狱领主并收藏星临诸天最新章节